【今天我开着法拉利回母校学校里的美女师生争着嚷着要向我献身】【完】

  我站在红色法拉利的后视镜前看了看自己这张英俊的脸庞,疏了一下油光的黑发,自己都忍不住赞叹:「哎,我怎么长得这么帅呢!」接着,我带上Bol on墨镜,拉开车门,一踩油门,酷车就象箭一般飞驶出去。

  跑车扬起的尘土散向街道两旁,吓得两旁的行人到处乱跑,我从后视镜中看到那些惊慌失措而又羡慕不已的行人,心中暗暗好笑:「这些SB,没见如此拉风的汽车吧,活该你们吃法拉利的尾汽。」

  离母校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我把车速降了下来,因为来学校的人太多了,多得都把路赌死了,我心里骂道:「这些穷鬼,连法拉利都买不起,还到学校来读什么书啊,」想到这里,我气愤不过,摇下车窗,伸出头向外面的人群大喊道:

  「快让开,你们没看到法拉利吗!」

  听到我威严的声音,前面,后面,左边,右边正在走路的人都忍不住望过来,紧接着惊叹声,嫉妒声此起彼伏,「哎呀,是法拉利耶,」「是啊,我一辈子还没见过耶,」烦不烦啊,每次我出来都要听到这样称叹的叫喊,我不屑地用力按了一下车喇叭,「嘟」地一声怪叫,吓得四周的人群抱头四窜。

  我得意地笑了笑,加起油门又走,突然前面一个高挑的背景挡在我车前,紧身齐B 黑短裙包裹黑丝袜一扭一扭地摆动。

  「妈的,好大胆子,居然敢在我面前不让路,」我怒了,探出我那经过高科技认证的,智商249 的脑袋,骂道:「没听到法拉利的声音,也要闻到它的气味啊,你妈生你出来就是让你扭屁股的吗,脑袋除开说话吃饭和替男人口交,也要想想问题嘛。」

  那女人可能被我骂晕了,转过头,瞪着大大地眼睛望着我,我看着她一脸茫然心惊的模样,心中怜花惜玉的情绪又上来了,声音放小但又不失威严的说:

  「算了,小姑娘以后注意点,走开吧。」

  这女人听完我说的话后,脸上的表情一下笑得象绽开的花朵,激动不已,语无伦次地跑到我车窗前,使劲地抓住我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说:「啊,真的是你,法哥,我可找终于遇到你了。」

  看着她又哭又笑,又蹦又跳的样子,虽然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但我还是淡淡地一笑,拿开她那还算漂亮的手,淡淡地说:「小姐,我们认识吗?」她激动得泪流满面,哭咽着说:「我是秀秀啊,你不记得我了吗,去年三月初八,我们两在旧金山一间华人开的餐厅里一起吃过汉堡啊。」「好笑,和我一起吃过饭的女人多得手指脚指加一起乘以2 的一百次方都数不来,我怎么会记得,虽然她还长得算可以,只比年青时的赵雅芝漂亮一点点,风情比玛丽连。梦露诱人一点点,」但我仍是淡雅地一笑,说:「抱谦,请你让开。」

  她见我要走,哭着整个身体伸进车内,搂住我的脖子说:「不,我再也不走开了,法哥,求求你让我留下吧。」

  我看见挡风玻璃前一个猥琐的男人不怀好意地看着发笑,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马上被我极具震憾得穿透墨镜的眼神吓得六神无主,一脸恐惧地扭头就跑。

  这个自称秀秀的女人的眼泪打湿了我这身廉价的只值3 万美金的衬衣,哎,本来想穿得低调点回母校,结果这么低档的衣服也弄脏了,我拍了拍秀秀说:

  「好了,别哭了,坐我车上来吧。」

  她不敢相信的望着我,我又有点生气了,怒道:「怎么,那我走了啊。」「哦,不,不,好,我就上来,」她都幸福得晕头转向了,急忙跑到副驾使位,坐了进来,坐稳后还一边高傲神气地看着外面那些羡慕嫉妒恨的人。

  我加起油门一下冲到校门口,该死,学校的电动大门居然是关的,我用力按了几下喇叭,引得一个守门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走跑来。

  「对不起,先生,学校有规定,不允许开车进校园,还是请你们下车走路进去吧,」他看似和气的语调后面隐藏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缓缓地转过头,望着他冷冷地说:「你妈贵姓?」他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你问这个干吗?」真为你的智商着急,正要开口教育教育他,旁边的美女秀秀帮我说出了口:

  「这也不知道,你长这么大了,什么事不好做,到学校来做门卫,你不羞,我们还替你妈羞呢!」说完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见我对她赞许的点了点头,她激动得两眼泛花,看我的眼神更加深情了。

  「我,我凭自己的努力工作,怎么呢?」他还想反驳。

  见他还在垂死挣扎,我从车上扔出一扎钱,说:「拿这个去孝敬你妈吧,」他大叫着捡起钱,赶紧把门打开,我的法拉利在旁边所有人的注目礼中缓缓开进校园。

  刚把车停好,没走两步,一大群人就围了上来,激动得哭喊:「法哥,今天终于见到你了,」「法哥,我真是三生有幸,能见到活着的你,」「法哥,你终于来了啊,」最后,他们居然一起唱起了歌来,「法哥,法哥,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走开,他们都被我霸气外露的气质所征服,纷纷让开一条路,我沿着这条路向教学大楼走去,两旁的男男女女不停地痛哭流泪地请求我放慢脚步,好多看我一眼王者之气的步伐,但在我散发出的高贵气质下,没一个人敢上前触碰我。

  突然,我听到后面一个声嘶力竭的哭喊:「法哥,别留下我,法哥,带上我!」原来是秀秀那个傻丫头被人群挤散了,不能站在我身边而伤心痛哭。

  我没回头,也没理会她,扬起高傲的头颅,一步一步向教学楼走去。

  走到我前两年上过课的教室,里面坐满了正在准备上课的学生,讲坛上的老师却还没到,我心里怒了:「上课这么久了,这个老师还没有来,怎么当老师的,等下我要好好地教训她。」

  突然一声尖叫,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这,一个女同学语无伦次地尖声道:「这,这不是法哥吗?」

  顿时,教室里象炸开了锅,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坐位,挤到了门口,掏出各自的钢笔、中性笔、圆珠笔、铅笔、太空笔、毛笔递到我眼前,「法哥,请帮我签个名吧,」

  望着同学们的一腔热血,我这么有爱心地人怎么好拂了他们急切的心意呢,我随手拿起面前的一支钢笔,说:「好,签在哪里?」那个男同学激动万分,把衣袖卷起说:「法哥,请你签这里。」这下可更是不得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猛地把上衣脱掉,露出刚刚发育完全,鼓挺挺地乳房,激动地说:「法哥,请在我这里命名吧,」当我用毛笔在上面写下「法哥」这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后,她激动得跳在讲台上又蹦又唱:

  「哈哈,我终于得到法哥的签字了!」

  又帮几个同学提名后,我突然发现课桌中间还有一个人没有起身,「居然还有不被我的魅力所吸引的女人,」我要他们让开道,走到了她课桌前。

  她长发飘飘,听到我的脚步后把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在她那娇美的容貌、秀气的脸庞上,一对闪闪发光,梨花带雨的眸子,深情地望着我。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她是故意的,为了就是把我吸引过来。

  「法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她娇声连连。

  好象是有点面熟,但是总是不记得在哪见过,但我仍然风度翩翩地说:「相逢何必曾相识,小姑娘。」

  她猛地的把抓住我的手,动情地说:「法哥,我是惠惠啊。」「惠惠,我见识过这么多名字带惠的女人,哪记得这么多,」但我没说出来,只是微微一笑,说:「好名字,」

  她突然哭了出来,「我们以前是同桌啊,你不记了啊,」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终于记起来了,可是我早两年就离开学校毕业了,怎么她还在这里。

  她看出了我的疑问,娇羞地说:「人家想你嘛,为了再次遇见你,我只好不毕业,每天坐在教室里,我知道你终有一天会再回来的,」说完又哭了起来。

  这个傻姑娘,我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她又激动又伤心地伏到我怀里不停地抽泣,边上围观的女孩子也为她的痴情而打动的流泪不止。

  这时,她突然把身体伏下,用手把我裤头解开,利索地扯下我的短裤,掏出我那大于常人的阳具,一口含住,动情地吞吐起来。

  哎,为了打动我的心,她居然如此不顾一切,为了不再次伤害一个女孩子的心,我也只得任由她了。

  她见我没有反对,更是卖力了,猛地,她把上衣脱光,用她那饱满结实嫩嫩的乳房夹住我的阳具,面色潮红,喘着热气,深情地看着我。

  旁边地女同学都看得热泪盈眶,为她的深情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

  看到这一幕,边上的男同学坐不住了,虽然他们一直钦佩我超凡的魅力,但雄性本能的动物竞争属性还是刺激了他们。

  不知是哪个男同学小声说道:「法哥,你,你怎么能这样子?」接着就象瘟疫一样流传开来,议论声此起彼伏。

  我知道了,惠惠是他们心中的女神,是一个他们平时只可仰视不可触摸的女神,而就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为了讨好我而如此不顾廉耻,激起了他们争夺雌性的本能欲望。

  我缓缓地转头从他们脸上扫视过去,他们感觉到我霸气淋漓的无形气息,都吓得禁若寒蝉不敢作声,只有忿忿不平的眼神出卖了他们的愤怒。

  终于有一个胆子大点的男同学猥猥琐琐地走出人群,打着发颤的语调说:

  「惠,惠惠,你,你怎么能如此不,不知廉耻!」见他不敢向我发问而把醋意发泄到惠惠身上,我怒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他双腿发软差点跪倒,我示意惠惠暂停乳房的摆动,把阳具高高举在空中。

  刹时,空气凝固了,所有的男女同学嘴都张得象河马的嘴,所有的男同学脸上都出现了一阵红一阵白的羞愧神色,所有的女同学脸上都出现了红润异常的渴望神色。

  我威严地对头这些男同学说:「你们,都给我出去,没叫你们不准进来!」这些男同学哪敢说半个不字,匆忙低着头,不敢回望一眼地逃了出去,惠惠好象没看到刚才的一切,深情地望着我的阳具,急忙脱下全身所有的衣裤,背朝我,把她砾大丰满的屁股对着我的阳具,主动往后一挺,让我高贵的鸡巴进入了她体内。

  才动两下,一丝鲜血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滴落在教室的地板上,她激动地哭着:「我终于把身子给了法哥,我好幸福啊!」旁边的女同学都被这温馨的画面感染,一起哭道:「惠惠,我好羡慕你啊,能让法哥接受你的身体,」「法哥,求你等会也接受我的身体吧!」「法哥,我好想要你那伟大的肉棒进入我的小穴。」哭喊声响遍了整个教室。

  「你们这都是在干吗?怎么不上课?」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进来,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我后本来满是怒气的脸显得无比震惊,原来他是学校的校长。

  见到他破坏如此浪漫的气氛,我威严地训斥道:「没叫你进来,你怎么进来了。」

  他有点不甘心,强装出校长的威严说:「我,我知道你是法哥,但即是如此,你也不该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啊!」

  如此不知好歹,我顿时大发脾气,脱掉一只皮鞋朝他脸上扔去,骂道:「还不出去,是不是要我再说第二遍!」

  他脸色大变,浑身打颤,唯唯嚅嚅的说道:「我,我,我走,法,法哥,别怪我啊,」说完在女同学的嘻笑声中仓惶而逃。

  突然,我发现惠惠用力挺的屁股放慢了速度,原来她累得没什么力气了,我笑了一笑,抱着她的细腰,主动用力插了两下。

  惠惠感动地说:「啊,法哥,让你费力了,你居然主动插我,我就算被你插死了也值了,」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

  真傻,这个时候了还撑什么强,我温柔地劝说:「别哭了,你用力我用力还不都是一样。」

  所有的女生都被我怜香惜玉的精神所打动,一个个崇拜而又深情地望着我,一齐为惠惠加起油:「没关系,惠惠,我们都支持你,」「惠惠,你是我们的骄傲。」

  终于在全班女同学的加油声中,惠惠的阴道紧缩,屁股绷直,她高潮了。

  我搂着她那瘫软得差点掉到地上的身子扶她到一旁的座位上休息,她感动得又流出泪来,所有的女同学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响声过后,我看到一个成熟丰满的女人站在中间,两眼直直地望着我,满脸又是害羞又是愤怒地说道:「你是什么人,敢到我班上胡来!」当她看到全班女同学鄙视地眼神集中到身上时,她也不知所措,但依旧不死心地说:「你,你赶快出去!」

  我优雅的一笑,说:「好的,老师。」

  然后缓缓的摘掉墨镜。

  教室里的女学生惊呆了!女老师惊呆了!在走廊上扫地的老大妈惊呆了!一只飞在窗户上的布谷鸟惊呆了!课桌上的书本惊呆了!黑板上的粉笔字惊呆了!

  很快地,惊呆蔓延到了整个校园,整条街道。

  顿时,女老师两眼泛红,突的一下跑到我面前,脱掉那代表高贵的老师职业装,成熟的女人肉体一丝不挂的贴在我身上。

  「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法哥,」她满脸红晕,带着与她职业完全不符的娇喘声说道:「为了弥补我刚才对你的不敬,请你享受我这具还算不错的身体吧。」听到四周「哧」的嘲笑声,她也毫不再意,身体反而贴得更紧了,柔软的乳头,光滑的腹部在我身上磨擦。

  我想:「这个女人发春了,」便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她。

  她被我看得更加不好意思了,扭过头娇声说道:「嗯——,别这样看我嘛,看得人家不好意思了啦,嗯——,你好怀呀!」她其实长得还不错,国内的什么范冰冰直流只佩给她提鞋子,虽然没完全达到我的要求,但为了不伤她的心,我也没推开她。

  我微微一笑,说:「这样吧,我站着,你自己想个办法插进去吧。」她一听,眼睛发亮,用力搂住我的脖子,用力一跳,双腿大大张开,小穴居然很准的对上了我高翘的阳具。

  我双手托着她极富弹性的屁股,笑着说:「想不到老师还有这样的本事!」她浪叫着摆头晃动着长发,哼哼地说:「嗯,还不是因为法哥你,让我一下有了超人的能力,嗯,啊,法哥的鸡巴好棒,我从来没感受过好些美妙的鸡巴。」我一听怒了,说:「怎么,你还用过很多男人的鸡巴?」她见我威严地眼神,吓得满面是汗,颤抖着说:「不,不是的,以前只有我老公的鸡巴插过我,我,对不起,法哥,我没有把完整的身子给你,呜呜,求求你不要责怪我,我以后再也不让我老公插我了,以后只让法哥你一人插,呜呜!」说完更加用力的抱住我,生怕我离开她。

  我神色缓了下来,说道:「算了,我不再追究了。」她感激地看着我,更加用力地卖力弄着。

  最后女老师在自己放荡的呼号声中,在我坚硬如金刚石的鸡巴下达到了高潮,全身湿透得象八爪鱼般紧紧缠绕着我。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下来,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的身体坐在边上休息。

  旁边的女同学见我那还高高的阳具,都尖叫着围在我身边,满眼渴望地请求:

  「法哥,我们自知没有让你操小穴的资本,不过,能让我们摸一下你这里好吗?

  这样我们一辈子都值了。「

  看着她们热烈乞求的眼神,我心中柔软的部分触动了,微微一笑,说:「好吧,那就一人摸一下吧。」

  她们都激动万分,一个个排好队,一人摸一下的走了过去。

  「啊,我终于摸了法哥的阳具了,我这几天都不会洗手了。」「什么几天,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洗这只手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啊!」

  我微笑着看着她们兴高彩烈的样子,为自己做了如此大的好事也暗暗高兴。

  在准备离开校园的时候,我把几十扎钱扔在校园中心,打开了法拉利的车门。

  全校的师生见此场景,纷纷鼓掌,我优雅的一笑,重新带上墨镜,在众人的掌声中低调的离开了,深藏功与名。

【完】
11882字节

上一篇:【翘臀美腿美女与公公】作者不详 下一篇:【钢琴师母亲】恋母禁果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