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部曲系列】1-3

排版:zlyl
字数:23175字
TXT包:   (25.29 KB)   (25.29 KB)
下载次数: 14






        《两小无猜的游戏》(我的第一次性趣)

               【代序】

  本文是凭藉我懵懂的记忆拼凑起来的故事,它有真实的影子,更有幻觉的烙印。岁月如歌,人生如梦,小凡在闲暇之馀将以前纷杂的记忆理出点头绪来敲出这篇文章,希望有类似经历的同好与我联系,共同回忆那「美好」的岁月。
            【一】※乱世催早熟※

  本应上小学三年级的小凡却因处在革文化之命的「十年动乱」时期而无学可上,贫乏的知识,空虚的头脑却并未影响这小家伙身体的发育。小凡的身体在变化,他的头脑更是在往男女那事儿上想,其实这也不能说他是性早熟,试想想:一个精力旺盛的小毛头,没有人给他灌输有益的知识,他那枝杈不长到别处才怪呢?

  小凡所居住的小城本是极具江南景色的妩媚和秀美,可因「统联」双方造反派的争斗,把个宁静的小城搞的是狼烟四起(生在五六十年代的人,对那时武斗的情景可能还记忆犹新吧?不过现在年轻的网友对此却是少有知晓,这一段历史回去问问你们的父母就会知其一二了)。小凡的家因与县革委会紧临,所以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最後竟在武斗中被毁之一炬,无奈,他们逃往城外一所停课的商业学校暂住。

  这里倒是片世外桃源,校园内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校园外是片片农田,蝶飞虫鸣。只是那伟人的雕像和墙上的「最高指示」在告诉你所处的时代。
  小凡随同几件简单的家俱和生活必需品住进了一间用床板隔成小间的教室,从此那间空旷的教室就常常回响起了小凡背乘法九九乘法表的稚嫩童音……
  和小凡他们同时逃往学校暂住的有小城各处的「难民」,静谧冷清的学校也顿时热闹了起来。和小凡「家」隔室而居的是一户姓蔡的普通工人之家,蔡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是上中学的年龄,长的白白净净,她很少与还时常流着鼻涕的小凡讲话。不过那个与小凡年龄相仿,皮肤黝黑,头上扎着两把刷子的小女儿蔡小娥却是小凡的密友。

  小孩子整天打闹嬉戏,不到天黑得摸不清东南西北是不会回家的,大人们除了政治学习丶静坐游街也是无所事事,所以他们常常会因为孩子之间的摩擦而大动干戈。

  这天晚上,小凡和几个小朋友在校园里疯跑着玩打游击,突然从一间教室里传来的异常响动和哭嚎引起了他们的好奇,来到教室门前一看,这是小毛他家,一堆大人正在拉扯着劝架。几个小家伙你推我搡地拥了进去,可里面的架势唬的他们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只见小毛他爸在几个人的阻拦下,气急败坏地撸胳膊挽袖子,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日你妈的,小娃子打闹,我骂两句咋了?你个臭婆娘就闹到我床上来了……」

  小凡这才看清,在昏暗的灯光下,丽娟她妈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嘴里也是不依不饶:「娃娃打架,你搀和啥?骂的那麽难听,你不是要日她妈吗?我现在就躺在这让你日……」

  「你以为老子不敢?有能耐你别起来,看我不日死你!」小毛他爸吼叫着又要往前冲,身边的几个人硬是把他给拽着。

  「我不起……你来呀!横日竖日随你便!」丽娟她妈仍在火上浇油。

  小凡和蔡小娥挤在一起,小娥说:「不看了,咱回去吧,我怕……」

  小凡拉着她的手:「怕啥?这麽多大人在这呢。」他开始是觉得这要比站在操场看什麽《地道战》丶《地雷战》热闹多了。可是渐渐地他就盼望着该发生点什麽。平时吵架嘴里老是「日你妈日你妈」的,其实小凡根本不知道这「日」是怎麽一回事,现在见小毛爸和丽娟妈的架势,是不是要真的日一回了?

  小凡拽着小娥的手,他在急切地盼望着屋里这两个象斗鸡似的大人更加疯狂起来,果然,那个被邪火和欲火冲昏了头的小毛爸爸挣脱了阻拦他的人,冲到了躺在床上的丽娟妈跟前……

  丽娟妈平时就是个爱?街的主,此时见有人在拉扯着小毛爸,她就更骂的来了情绪,嘴里一边横日竖日地不停,手上也就不知是有意挑逗还是无意地显摆,反正是她居然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冲着小毛爸亮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小凡只觉得暗淡的灯光下有一片耀眼的白肉,仔细一看丽娟妈的下身只剩了一条粉色的碎花内裤……从小就远离父母,只和孤独的外公相依为命的小凡,很少有机会能见到成熟妇人的肉体。此时,在这样的场合,初解人性的小凡被眼前的情景搞的有点魂不守舍了,他只觉得腿跨间那个尿尿的玩意随着一股热流在蠢蠢欲动……

  其实丽娟妈也是仗着有人拽着小毛他爸,她才敢如此地放肆,她觉得这样才能好好地羞辱小毛爸爸一番,哪知道她的这一举动却引来了一场天大的祸事……
            【二】※性事起疑端※

  前面说到丽娟妈肆无忌惮地在小毛家的床上脱下了自己的长裤,她以为这样可以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小毛爸爸是个无能之辈。可她哪里想到,当她亮出了自己雪白的大腿时,连未经人事的小凡都有点眼热心跳了,更何况那几个拉架的大老爷们和怒火中烧的小毛爸爸呢?

  在那个崇拜红色的年代,人们的衣着却是一片灰色,再热的天女人的身上也是衬衣长裤,哪象现在的姑娘们,穿着吊带背心和超短裙就满世界乱跑。所以那时候别说看见一个女人赤裸的大腿,就是想看到女人浑圆的小腿肚子也是一种奢望了。由此可以想像,当一屋子平时除了斗批改就无聊透顶的老爷们,此时看到丽娟她妈那白嫩的大腿时的情景了。

  那几人一看,丽娟妈居然自己把裤子都脱了,嘿嘿……咱还拉的什麽架呀?
  这出好戏不看白不看,他们不但松开了小毛爸,而且还有意无意地推了他一把,小毛爸爸就象一头发怒的雄狮般扑到了丽娟妈的身上……

  「呀……」还没待丽娟妈喊出来,身边的小娥就先惊叫起来,她觉得这两个大人一定是要拼命了。而小凡此时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他只觉得自己的小鸡鸡在跳跃着要把裤子顶起,无意之中拽着小娥的手就捂了上去……

  小娥的尖叫似乎提醒了大人,他们这才觉得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是绝对不能叫这几个小孩看见的,於是他们不约而同地过来把小凡他们毫不客气地轰了出去。
  小凡气恼极了,他甩开了小娥独自往教室後面走去。小娥象个跟屁虫似的踩着他的脚步:「小凡……小凡,干嘛不理我了?」

  「还叫,还叫,好烦人!」

  「咋了吗?人家说了害怕,是你非要叫看……这会儿又来凶我。」

  小凡回头看着可怜巴巴的小娥,他也觉得是自己不好,便站住等着小娥走到了近前:「好了,胆小鬼!那有啥怕的?」

  「你没看他们都要打架了?」

  「打架?我最爱看打架了,走,跟我去看吧?」

  「他们把门都关上了。」

  「笨蛋,跟我来!」

  小凡又牵着小娥的手,两人转到教室後面,蹑手蹑脚地来到小毛家的窗户下面。很久未用的教室,窗户玻璃没有几块是完整的,小毛家住进去後,小毛爸爸将有玻璃的地方刷上了油漆,没有玻璃的地方则钉上了木条。

  此时从屋里传出了丽娟妈更激烈的叫?声,还有男人的低吼及嘻嘻哈哈的起哄声。小凡急头绊脑地扒着窗台,想寻找一处能看进去的地方,找了几处宽一点的木条缝隙,贴上眼睛一看,都是离那张床太远。上半截窗户倒是没有遮掩,可小凡的个头是望窗莫及的。

  「小凡,过来……」还是女孩子心细,在小凡抓耳挠腮之际,小娥冲他招招手,悄声地唤着。小凡奔过来一看,果然有一处高低合适丶油漆剥落的玻璃正在那张床前。

  小凡将眼睛贴上去,即刻就有一团白肉映入,小凡的心「咚咚」跳起,可仔细一看,那并不是丽娟妈的身体,啊!原来小毛爸爸把自己的裤子也脱去了,嘴里还在狠着:「你个嘴硬屄软的臭娘们,老子今天不日死你!」

  小凡急於想看到两人下身操作的部位,可是窗台里的一堆书报挡住了他的视角,他只能看到丽娟妈的两条手臂被人抓着,可她嘴里仍是吐着唾沫地叫?着:「死东西!你来真的呀?啊……你们这些帮凶!啊……疼……」

  小毛爸爸的屁股开始一起一伏地动作起来,旁边几个男人的手也不老实地在丽娟妈的身上到处揉捏:「哈哈!这娘们身上还挺嫩呢。」

  「还骂呀,这下该舒服了吧。」

  「嘿!老李,感觉怎麽样?」

  「那还用说,看他卖力的样子,我都想上了。」

  「啊!你们这夥流氓,我不……唔……唔……唔……」

  「现在哭了?来不及了!我日……我日死你!」

  屋里那些在小凡听来疯癫和无序的对话,让他觉得新奇而又刺激:「嘿嘿,日就日呗,干嘛要把人家给日死呀?」他冲着小娥笑笑,不解地嘟囔着。

  「你看见啥了?」小娥仰着脸问他。

  「在日呗。」

  「流氓。」小娥气鼓鼓地转身要走。

  小凡努力地踮着脚想再看到点什麽,可除了小毛爸爸那精光的屁股在丽娟妈身上起伏,其他景色是一无所获。小凡觉得这番模样还不如那些疯癫癫的话来得刺激呢。可此时屋里除了小毛爸嘴上「日死你!日死你!」地发狠,就剩下丽娟妈的哭声了。

  小凡一看在这儿也瞅不到什麽新花样,而那些吵闹声只能让他象个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不宁,於是他就紧跑几步撵上小娥离开了这块阵地。

  回到自家的教室,外公已然睡下,呼呼地打着鼾声在和周公对话。小凡悄悄地坐在自己的木板床上,被子懒得拉,灯也懒得开,两眼盯着自己模糊不清的脚尖在呆楞楞地发傻。这也难怪,今晚那豹窥一斑的意外所获不仅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反而越发勾起了他的胡思乱想。

  「呀——」屋门推开处,映出了小娥那单薄的身影……

            【三】※无师欲自通※

  「你咋不睡?」小凡憋着嗓子悄声地问。

  「我听见丽娟妈还在哭叫呢。」

  「你顺风耳呀,我咋没听见。」

  小娥没有理会小凡的挖苦,她看看鼾声如雷的外公,悄悄地移到小凡的床沿边挨着他坐下:「小凡,你说他们……怎麽在……日呢?」

  「我也没看清。」

  「那你还看的那麽起劲,原来啥也没看见呀,傻瓜!」

  一听小娥在奚落自己,小凡不服气地说:「只是没看清,我看见小毛他爸压在丽娟妈身上的。」

  「随你咋说,反正我又没看见。」

  「你不信我?」小凡急了,他把小娥扳倒在床上,自己翻身压了上去:「就这样的。」

  小娥并没有把他推开,她承受着小凡没有多少分量的身体,依然悄悄地说:「我也见过我爸妈在床上这样压过呢,可他们是没穿衣服的。」

  「是呀,小毛他爸就是光屁股的呢。」

  「哪是不是很疼呀?」

  「噢?」

  「我听丽娟妈又哭又叫的。」

  「我不知道,要不咱试试?」

  看小娥没有反对,小凡翻起身率先脱着自己的衣服,小娥见状也坐起来,一边解着衣服上的纽扣一边说:「你别把我弄疼了,要不我一哭会吵醒爷爷的。」
  「娇气包……可我也不知道疼不疼,你要疼了就咬我,别哭就行。」

  小娥在黑暗中点点头,脱光了自己躺在床上,然後拽着小凡:「来吧。」
  小凡就赤条条地压了上去……

  小凡压在小娥身上,除了小娥那温热柔滑的肌肤让他觉得舒服有趣外,他并没有感到奇特和刺激,更别说是疼了。

  「你是不是要动一动……」小娥在身下提醒他。

  小凡这才想起小毛爸爸那激烈起伏的屁股,於是他也依葫芦画瓢地耸动着,果然没几下他就觉得疼了……

  原来在他蠕动时,那小鸡鸡已不知不觉地有了反应。所以在他不得要领地起伏时,那根此时已成小棒状的玩意儿不经意地抵在了小娥的大腿上,小娥当然是没有反应,可那鼓起的肉棒却因无处可去而向他提出了抗议。

  於是小凡摸着黑把手移到了小娥的大腿上:「你这儿应该给我的牛牛留个地方吧。」嘴里说着,手已摸到了那处凹陷的三角。

  「你的牛牛咋了?」

  「你摸摸,和平时不一样呢。」

  小娥的手果然摸到了一根如同手指一样的肉棒:「呀!长骨头了……那咋办呀?」

  「我也不知道。」

  「那你放到这儿,我给你暖一暖,看它能化了不……」说着小娥把腿分开,给他的肉棒腾开了一处巢穴。

  小娥的腿缝里湿湿热热地使小凡觉得舒服了许多,他又试探地起伏着,让那肉棒在小娥的腿缝里滑进滑出。

  小娥乖巧地承受着他的滑动,只是不解地说:「你老这麽动,它啥时候才能变回去呀。」

  「你觉得疼了吗?」

  「没有。」

  「那可能要等到你觉得疼了它才能变回去呢。」小凡想当然地说着,小娥也就信以为真地由着他去折腾了。

  许久,小凡对这索然无味的起伏感到了乏味,他想不通那些大人为什麽会对这把戏乐此不疲呢?对了,一定是有什麽暗道机关。小凡琢磨着就停止了起伏,把手伸到了下面去想探个究竟。

  别说,这手和牛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那小肉棒胡戳乱捣地不得要领,可这手一摸就探出了许多奥妙。小凡开始只是觉得那湿热处光光滑滑,比自己那地方清爽了不少,可没想到待他将手往那深处摸去,竟惹得小娥叫了起来:「呀!真的有点疼呢……」小娥的腿不由得夹紧……

  小凡正要继续去探究时,教室外传来了小娥姐姐的叫?声:「娥子,死哪去了!还不回来睡觉。」姐姐的叫声使小娥一激灵,推开小凡,急速地套上衣裤,待姐姐的声音远去了,这才匆匆地溜了出去。

  这几天,小凡老是惦记着那件未完成的事业,在玩乐中疏远了其他小朋友,每日里都和小娥厮混在一起。

  这天,他和小娥沐浴着明媚的阳光,来到校园外那片彩蝶飞舞的油菜地里,金黄色的油菜花在飞蝶的映衬下把大地点缀的格外香艳美丽。两个孩子嬉笑打闹着在田间地垄捕捉蝴蝶,当两人气喘吁吁丶汗湿颜面的时候却依然是两手空空丶一无所获。

  他们跑到一条乾枯的排水沟里,小娥喘息着失去了捉蝶的兴趣,她懒散地靠在地沟的土坎上对小凡说:「累死了,不跟你跑了……」

  「我也累死了,蝴蝶比你难抓多了。」

  「玩点别的吧。」

  「玩啥?」

  「嗯……昨晚我又看见我爸妈在床上压摞摞了。」

  「是吗?咋压的,看清了吗?」

  「当然,那时我爸已经睡下了,我妈洗澡回来以为我也睡着了,她就和我爸闹开了。」

  「怎麽闹的?」

  「你来……」小娥把他拉到地沟里,让他躺在土坎上,然後说:「现在你来当爸爸,我来做妈妈。」

            【四】※初尝性滋味※

  小凡很听话地点点头,闭上眼睛佯装是睡着的爸爸。

  「哎,娃们睡了?」小娥过来摇了摇闭着眼睛的小凡。

  「我不知道。」小凡愣愣地看着她。

  「讨厌!不是这样的。」

  「那要咋样?」

  「你还没睡醒呢,要我叫你醒的时候才能说话,知道不?」

  「这麽麻烦……」小凡嘟囔着又闭上了眼睛。

  小娥开始很认真地把他的裤子往下脱,小凡这会儿生怕哪里再做错了,所以在没有得到小娥的指令时,他一直都乖乖地闭着眼睛,由着她脱去自己的裤子。
  小娥很费劲地拽去小凡的裤子,伸手把他那缩成一团的小牛牛扑簌了几下,然後她伏下身子,张嘴把那团肉疙瘩吃了进去。小凡吃了一惊,他不知道小娥要干什麽,可又不敢言声,只是眯缝着眼睛看着埋头在自己胯间的小娥要怎样处置嘴里的玩意儿。

  小娥把那团肉含在嘴里揉挛了一会又吐了出来,然後嘬着双唇专心致志地对付那根要伸腰抬头的小肉棒。

  小凡没想到小娥会来这一嘴,这一系列动作也着实让他消魂,心想这小娥爸爸好福气哩,玩这种把戏他早该醒来了吧。

  果然,小娥见他的小牛牛已经有了不小的动静,便松了口,拍着他的脸说:「小凡起来,该你舔我了。」小娥一边脱去自己的裤子,一边躺在了沟沿的土坎上,并且冲小凡分开自己精赤的下身。

  「让我舔你尿尿的地方?」

  「那当然了,我爸就是这样嘛。」

  小凡一想也对,人家小娥都吃自己尿尿的牛牛了,那我也该还人家呀,这才扯平呢。於是他撅起沾满土渣的屁股,扶着小娥的两腿把嘴贴上了那个裂着一条缝儿的小蜜桃上。

  小凡以为这平时不为人所见的鲜桃定然有一种神奇的美味,谁知那处看上去鲜艳粉嫩的所在却有一股子淡淡的馊味。小凡吸了一口气,这才伸出舌头在那光洁的两处隆起上舔了舔,似乎没有什麽不适。小凡放开胆用手扒开那条裂缝,那里面的红嫩和幽深使小凡感到了真正的神奇。

  小凡先将鼻尖抵上去,迫使自己适应那里浓重的小便味,然後才用舌头将缝隙里的起伏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地来回扫动着。他的动作可能触动了小娥敏感的神经,小娥开始扭动着身体欲把双腿合起来,可刚刚品出点滋味的小凡哪肯依,他执拗地压紧小娥的两腿,用力把那象软骨一样隆起的两片嫩肉扒开,伸长舌尖在那鲜嫩红润的缝隙里用力地舔舐起来。

  当小凡的舌尖在加紧动作时,他明显地感到小娥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嘴里发出呻唤的声音。小凡撤了舌头,小心地问:「咋了,是疼了吗?」

  小娥把他的头往下按了按:「不是……是有点痒呢……」

  「我又没挠你咋会痒呢?」

  「讨厌,人家想嘛……你再往深里舔舔……」说着她又把腿朝外分了分。
  小凡依着她把舌头在那湿湿红红的深邃里努力地掏挖着,小娥扭着身子把屁股往上拱着,嘴里嚷道:「小凡,舒服……」

  小凡可没觉得有多舒服和刺激,不过他对那缝隙里的深不见底倒颇觉好奇。
  他顾不得舌头根的酸痛,仍旧想往深处探去,似乎要突破那层阻挡的隔膜……

  就在两个小人的游戏渐渐走入歧途而趋於失控时,小娥突然推开了埋头苦干的小凡,匆匆起身去寻找自己的衣裤。小凡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儿,小娥一边套着裤子一边催促他:「快穿呀!爷爷来了。」

  果然,只见外公一路采摘着土坎边的鲜蚕豆正往这边走来,小凡这才惊慌失措地拾起裤子往腿上套起来……

  跟在外公身後的两个小家伙一边偷笑着,一边还在窃窃私语地交换着刚才游戏的心得:「小凡,你玩的舒服不?」

  「有点,你呢?」

  「我好舒服,痒痒的……酸酸的,怪不得妈妈叫美呢。」

  「可我只吃到了一嘴的尿臊味。」

  「嘻嘻……你那还不是一股子尿味……」

  两人手拉着手,一路留下他们唧唧喳喳的嬉闹声……

  此後的岁月变化突起,在小凡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父母不由分说地把他接回省城上学去了。只有朦胧记忆的小凡,对和小娥的分手并没有什麽痛苦,只是现在的小凡忆起当年那段往事,仍留有些许遗憾:当年怎就没用那小鸡鸡破了小娥的处女之身呢?如今嫁为人妇的小娥定然是个淫浪的女人吧。

  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小凡却再也没有了小娥的音讯……

               【後记】

  读惯了直露情色描写的网友,对我这篇文章的清淡可不要有意见哟。其实此文我在写作伊始就没打算浓墨重彩,因为那时的小凡还没见过五彩世界呢。所以请你不要将它看成一篇色文,那其中的童心童趣应是另有一番芬芳呢。

  文中的一些故事不存在理性和感情的因素,它只能算一些性启蒙的感受吧,不知诸位朦胧的性体验是如何的呢?

  【敬请期待】我的三部曲之二《突如其来的高潮》(我的第一次自慰)

上一篇:【真夏夜迷离】作者幕后师爷 下一篇:【ㄚ头】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