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子岑】1-38作者羽泠墨色

               白雪子岑




   作家:羽泠墨色
   字数:51482字
   txt包:   (54.84 KB)   (54.84 KB)下载次数: 388





             0医院内的父女欢爱

  在本市著名的岑星医院的一间高级护理病房里,宽大的皮椅上靠坐着一位身穿洁白医师袍子的男子。

  他面容非常俊美,长着一双会滋滋放电的桃花眼,眼角还泛起天然的微微红晕。鼻梁高挺,嘴唇稍显厚实,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鬓角乌黑,额旁垂下一小缕发丝,更衬得他面白如玉。但是眼角微微的细纹却暴露了他不再年轻的事实。
  洁白的医师袍下露出他修长健美的双腿,虬结的肌肉,白皙的肤色,魅惑得人眼睛无法移开。

  奇特的是他的裤子和腰带居然就拖拉在膝盖下的腿弯处,既没有完整地穿在腰间,也没有完全褪下去。形成一个极为奇异的场面。

  再看男人的白袍撩起的胯间,居然趴着一个小女孩儿,她的身材是那么娇小羸弱,就好像一只还没长大的小动物。

  女孩儿穿一件嫩黄色无袖连衣裙,裙摆已被高高地撩起到腰间,男人的一只大手托住小女孩的翘臀,轻轻地摩挲着,一只大手扶住女孩儿的背部。

  而女孩楚楚可怜的俏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她红艳艳的嘴唇里正包裹着男人红肿火热的龟头,慢慢地上下移动着。男人的阴茎过于粗长,现在还仅仅只能被小女孩的樱桃小口包裹住前端部分。

  男人的俊脸变得潮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漂亮的桃花眼也紧紧地闭上,嘴里发出低低的喘息:「雪儿,雪儿,使劲点舔,唔……唔……好舒服……好舒服……」

  他一边喘息着一边抬起臀部努力地靠近怀中女孩儿的嘴巴,把自己的粗大用力地往女孩儿嘴里塞。女孩儿的喉部被粗大顶弄着,忍不住发出干呕的声音,男人托住女孩的脑袋,让她勉力承受着自己的欲望。

  男人不再像刚才那样不愠不火地躺在大椅子上面,他的臀部开始像马达般剧烈抖动挺进,怀中的小女孩儿也随着他的动作被颠上颠下,她刚刚发育不久的胸脯也随着男人的动作起伏颠动着。

  终于男人的龙茎满满地塞入女孩儿的小嘴里,女孩儿忍不住不停地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哽咽声音。小脑袋也不住地摆动着。

  男人不得不抓住女孩乱摇动的小身子,手指轻轻抚慰着女孩儿私处的花核和凸起,修长的手指探入女孩儿窄小的甬道,轻轻地探进抚弄,女孩儿雪白的脸变得潮红,白嫩的皮肤上染上了一层胭脂色的红晕,小小的红舌加快舔舐着男人的龙头,牙齿甚至忍不住轻咬龙首。

  剧烈的快感从男人的尾椎传到腰颈,他一个不小心手指使劲插入了女孩儿的私处,怀里的女孩儿一个剧烈的抖动,源源不断的汁水流出染湿了男人的手掌。
  而男人的龙茎却依旧肿大,丝毫没有要射的冲动,男人双手扶起女孩儿的腰,从她口中拔出自己的欲物,光裸着下身站起来,高高地抱起女孩儿,自己一个挺身,把硕大的欲茎插入女孩儿的蜜壶。

  男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抱着小女孩儿,托着她的臀部,抽插起来,他不断抖动着臀和腰,甚至开始在病房里来回走动起来。

  女孩儿忍不住尖叫起来:「啊……啊……爸爸不要,爸爸放了我,小雪错了,小雪再也不敢了。爸爸……恩……恩……哦……」

  而男人听了女孩儿的叫声,似乎更为兴奋,走动的步子更大,腰部的动作更为剧烈起来,口里还喊着:「宝贝儿,宝贝儿……」

              1白子岑其人

  我是白子岑,既是出名的外科医生,也是岑星医院的院长。这家医院是在我们白家几代人的苦心经营下发展而来的,现在终于从一个小诊所逐渐变成了本省最大最著名的私立医院。

  我是在三年前从父亲白启那里接手这家医院的经营权的,说起来,这对我而言是个痛苦的经历和回忆。因为三年前,我最爱的父亲母亲到欧洲旅行,却在俄罗斯的机场转机时遭遇恐怖分子制造的爆炸事件,我匆匆赶到欧洲时,只能看到父母亲肢体不全的尸体遗骸。

  我想,我这个人大概就是那种天煞孤星的命吧,13年前我女朋友也离我而去,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她,对她冷淡了点,可她竟然敢一声不响地就走了,还留给我个刚刚1个多月大嗷嗷待乳的丫头片子。

  那时我才刚18岁,对着这个没了奶水喝,整日啼哭不休的小家伙实在是头疼又火大得不得了,还好那时有我爸妈帮忙照料,我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继续去国外念大学。

  7年后我从最顶尖的医学院的研究生院毕业后回到枫市,开始接手外科手术,经过2年的历练,我逐渐声名鹊起,成为了众人口中交口传诵的「天才外科医生」,「钻石王老五」之类的代名词,还有他们对我的溢美之词实在是肉麻到不行:「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之类之类的。

  追逐我的粉丝和花痴也蜂拥而至,实在让人头痛不已。坦白讲,我没有爱的女人,尽管我需要她们去纾解欲望,但是没有人能让我爱上,爱情这种飘渺无边的感情还是留给不懂事的小女孩儿好了。

  我好像天生就是个寡情又表里不一的人,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能让我留恋或想要施与感情的。可是我却最擅长伪装出一副情深意切的样子,对谁都是春风和睦,笑脸相迎,彬彬有礼的样子,结果引得更多人为我痴迷。

  哦,忘了交代我那个被我丢给我爸妈7年多的丫头片子了,从她出生,我就没怎么抱过她,因为刚出生的小孩子实在是很丑,皮肤皱巴巴的,浑身红彤彤,比猴子还难看。然后我在国外念了7年书都没有回过家,一方面是不想承认自己已为人父的事实和担负起父亲的责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国外的美女实在是热情,我根本就乐不思蜀了。

  等我学成归国的时候,那丫头早已从我走时的那个丑兮兮的婴孩儿变成了个7岁多的小姑娘,模样儿水灵灵的,长得和我很像,一点也不像她妈妈,其实我也早就记不太清她妈妈长什么样子了。不过那个小丫头挺怕生的,看到我一直躲在奶奶身后,不敢搭理我。

  我倒是也没什么心情去扮出慈父的形象,哄小孩儿的把戏我实在懒得去做,再加上刚刚回国,真的很忙,要忙着适应生活,忙着准备执业医师考试,忙着熟悉业务……倒把我女儿再次忽略了,就继续把她丢给爸妈看管好了。

  直到3年前,爸妈突然在意外中逝世,我才不得不把我女儿接到身边,和我一起住。这时候她都已经10岁了,好像还几乎没喊过我「爸爸」,看到我也是怯生生的,一点都不亲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女儿胆怯的小模样,想到我女儿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而我在过去的10年里一点都没有对她施与过做父亲应有的慈爱和责任,就突然对那个小家伙升腾起一种陌生的愧疚和疼惜的感情。忍不住想对她好一些,想要多为她做些事情,好好爱护她,保护她,永远让她受到伤害。
  我想,当一个男人有了想要保护的人存在时,就意味着这个男人成熟了。而我现在有了想要守护的宝贝丫头,就必须要肩负起做父亲应有的责任了。

[ 本帖最后由 tangshimin 于  编辑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不道德的秘密】三姨妈的肥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