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关系之姐妹换夫】作者fenghaige

             淫乱关系之姐妹换夫

  
字数:5379字
2011/04/08首发于:性吧

  我是赵军,说起我老婆黄小梅和和她姐姐黄小霞这姐妹两个尤物,不但及其风骚,还经常玩交换老公的「换夫」游戏,我和小霞的老公徐亮更是乐此不疲,我们连襟两个都对对方的老婆怜爱有加,虽然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对对方的老婆有兴趣,她们姐妹俩对换妻玩乐这回事也都动了心,但严格的说起来我们第一次交换配偶还是在一次旅游中在无意的状态下发生的。

  那是一次去野外游玩,我们四个人结伴到云山风景区游玩,四人玩乐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去宾馆住宿,由于时值旅游旺季,山区又相对偏僻,走了几家宾馆都没有空房,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在最后一家宾馆最后的一个房间住下,这个房间原本不对外做生意,因为房里只有一铺大炕,因为实在太累了,只好委屈在这样的房间将就一下了。虽然有些别扭,总好过流落街头。

  晚餐大家喝了点酒,品尝了一下当地的野味,倒是非常的不错,吃饱喝足倒头便睡,我和徐亮一人睡一头,姐妹两个睡在中间,小梅挨着我,小霞挨着徐亮,不一会就先后睡熟了。我这人有个毛病,换地方或者喝了酒,神经就兴奋,睡不了多会就会醒,再想睡就难了,再加上我睡的一头是「炕头」,热的很,这对睡惯了床的人更是适应不了,果然,半夜就醒了,醒来一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脱了个溜光,被子也不再身上,身下的炕感觉很热,心道一定是睡热了才脱光了内衣,这一醒来,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迷迷糊糊的忙四处去摸被子,这一摸,却摸到身边光溜溜的一个人身上,此时已忘记了是出来旅游,还以为是在自己家里,想当然地认为身边睡的必定是老婆小梅,于是伸手自然而然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却摸到细腻光滑软绵绵、弹性十足的女性屁股,真个是滑不留手,奇怪她怎么也脱得一丝不挂的?

  想来必定也是炕热的缘故,当时却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就将身子贴了上去,把一个一个火热的身子搂入了怀里,鼻中传来阵阵女体幽香,不由得春心大动,就用手在那光滑的大屁股上来来回回的抚摸起来,四周静悄悄的,这时炕的另一头有人下地上厕所我也没察觉到,还在伸手去摸身边女人屁股,这时我的鸡巴也渐渐涨硬起来,我往她身后一凑,勃起的大鸡巴就顶在了她软绵绵的屁股上,来回的摩擦起来,她正睡得半梦半醒间被我猥亵,嘴里发出呢喃:「喔……恩……不嘛……老公……人家好困……」同时感觉到屁股上顶过来的男性硬邦邦的鸡巴头,回手轻轻的攥住了套弄,我听到声音犹自不觉,抬起她的一条腿,手抓着鸡巴就往她屁股沟处顶,试图从后面插进小屄中肏弄,也是活该有事,正当我的下身贴在她的屁股处耸动时,去厕所的徐亮出来时绊到了什么,「啪」地一声,打开了电灯,灯一亮人就自然的睁开眼去看,我一看是徐亮站在地上,又一看我身前抱着的女人竟然是大姨子黄小霞,这一下,小霞也醒了,抬头看见老公徐亮站在地上吃惊地看着自己,那身后摸自己的人……天啊!

  竟然是妹夫赵军!小霞这下真是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嘴里叫了声:「哎呀妈呀,这可不羞死人了。」推开身后的我,抓起被子蒙住了头,我一看搞错了,也羞得满脸通红,心里奇怪什么时候身边的老婆变成了大姨子小霞了?一定是半夜起夜回来迷迷糊糊的就串了位置,看到我连桥站在地上奇怪的表情,四目相对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时间尴尬不已。

  徐亮看到我和他老婆尴尬的样子,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怔了怔,看看我和小霞,又看了看睡在炕另一头我的老婆小梅,冲我暧昧地一笑,我俩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他就急忙关了灯。房间里骤然黑暗一片。我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心中充满感激,黑暗是一切羞耻的遮羞布,这样一来,大家都免了眼前的尴尬,徐亮在地上站了一会,就摸索着到了炕边,上了炕,却没有躺到我和小霞中间空出来的地方,而是躺到了小霞和小梅的中间,看样子,他也没有生气。我心中稍许宽慰,暗自感激连桥徐亮,尽力保全我和大姨子的颜面,不但没声张,还大度的睡到了一边,这样躺了一会,谁也没有做声,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大姨子小霞慢慢的拉开了蒙在脸上的被子,翻过身来看我,四目相对时,都觉得羞臊不已,她目光中有些娇嗔,也有些羞愧,还有点想笑的感觉,我看着她不由得呆了,此刻的大姨子小霞真是好美!她做了个瞪我一眼的表情,又低头笑起来,我看她并没有着恼,涎着脸,冲她吐了吐舌头,我感到下面伸过来一只脚踢了我一下,我忍住了疼,不敢出声。

  徐亮睡了一会,就假装翻个身,凑到了我老婆小梅的旁边,慢慢地钻进了他小姨子、我老婆小梅的被窝,小霞也发觉了,回头看丈夫钻进了自己妹妹的被窝儿,想要起来阻止,想了想,又睡了回去,心中估计是盘算自己和妹夫已经那样了,怎么还好意思管丈夫和妹妹,于是闭上眼装睡,只当不知。

  我看到这一幕,心里狂跳,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看来我幻想已久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一直以来我都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占有我那漂亮的大姨子黄小霞,也无数次的幻想过老婆小梅在连桥徐亮的胯下娇吟。今天尴尬的抱错佳人,没想到竟然无意中实现了换妻的愿望。看着连桥徐亮抱着我老婆小梅,我竟然在心里暗自欢呼!

  我慢慢靠近了小霞,拉过她的被子,钻进了她的被窝儿,小霞此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刚才和妹夫的肌肤之情,已经让她春情荡漾,此刻丈夫和妹妹也已经睡进了一个被窝,不论是生理上的需要,还是情势所迫都不允许她拒绝妹夫的拥抱了,只好把心一横,事情既然已是如此,索性就放开了狂荡一次吧!想到这里,小霞任由我爬上了她的身子,我压上了那渴望已久的肉体,两唇相接,亲吻起来,手在她软绵绵滑溜溜的肉体上四处的抚摸玩弄,小霞嘤咛气喘着迎接着我的爱抚,我在她的全身亲吻,舔她雪白细腻的肌肤,舌尖吸吮两粒饱满发硬的乳头,我置身于她分开曲起的两腿之间,小霞握住了我勃起的大鸡巴,鸡巴头顶上了大姨子小霞那已经湿淋淋的火热骚屄,龟头插入了一个火热、滑腻的肉洞,紧紧地攥住了我整根鸡巴,啊!我心里一阵呐喊!亲爱的!我的小霞!我的大姨子,我来了!我终于肏到你的屄了!一旦鸡巴进了屄洞,我就无比舒畅地来回抽送起来!

  小梅正在熟睡,感觉有人在摸她,慢慢地就醒了,开始以为是我在玩弄她,渐渐的觉得不对,等到醒来发现原来是姐夫徐亮在抱着自己,急忙低声斥责道:「姐夫,你干嘛呀?不要啊,我姐和赵军都在呢,不要啊,让他们看见?……」
  徐亮不肯放手,反而抱得更紧,在她耳边轻声道:「妹妹,姐夫想你好久了,今天你就给我吧,你姐不会不同意的,你看,她和赵军不也在快活呢吗?」小梅转头看向这边,果然姐姐正被老公赵军压在下面,两人一边肏屄,一边嘻嘻笑着,说着淫话呢!

  这下小梅有些愣神了,思路一时转不过来,徐亮乘机把小梅的胸衣和裤衩都扒了下来,拦腰就把个小美人儿紧紧搂紧了怀里,满是胡茬的大嘴在桃花腮上一顿乱亲,小梅满是疑惑任姐夫亲吻,嘴里问道:「你们……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我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姐姐,你怎么和我老公肏上了?」

  小霞听小妹这样问,笑道:「你问我呀?我也不知道啊,睡的好好的呢,你老公就钻人家被窝儿里来了,不由分说,就肏人家啊!他们……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恩……啊……啊……」

  徐亮听到老婆在连桥的胯下娇滴滴的呻吟着,看到赵军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老婆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做着活塞运动,早已爆发的兽欲急于发泄,紧紧地抱住小姨子黄小梅的光溜溜的雪白裸体,四处抚摸揉捏,恨不得自己全身都融化在把小姨子的肉体上,双手按住小梅的手腕,压在头部两侧,两膝盖顶进小梅的两腿之间,去分开小梅紧紧闭合着的双腿,小梅极力的反抗着,不让徐亮压下来的大硬鸡巴顶到自己湿滑的阴门,左右扭动屁股去躲闪,一边挣脱了一只手,攥住徐亮硬挺的大鸡巴,不让它肏进去,徐亮一时无法得逞,还不敢太过强迫,害怕弄伤了心爱的小姨子,竟然急的满头大汗,二人折腾了半天,小梅一再推阻,徐亮竟没占到便宜,心里不甘,却也不放手,就那么的紧紧搂抱着小姨子,却也不放开。

  那边赵军和大姨子小霞却干的热火朝天,二人都获得了巨大的享受,赵军看到老婆小梅不让徐亮肏,心想如果老婆不和徐亮搞上,以后会有矛盾出现,那样会影响了家庭和睦,于是在旁边劝老婆小梅道:「老婆,你看姐夫那么喜欢你,你俩就玩玩呗,何必那么古板呢,我都不管你们,你咋还这么不开事呢?」
  小霞听了,也接过话,笑着劝导小梅:「是啊,妹妹,你老公说的对呀,咱们都是年轻人,思想应该开放点才对,既然他俩想换着玩玩,咱们就换换嘛,说真的,这不换不知道啊,感觉就是不一样,嘻嘻,真好,真的很棒耶……」
  小梅睡梦中被姐夫徐亮偷袭,其实也是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内心倒是并不如何抗拒,特别看到了老公和自己姐姐在玩的欲仙欲死,其实早就动了春心,小屄里淫水泛滥,此时手里握着徐亮的大鸡巴,感觉到姐夫的鸡巴是那样的坚硬和粗大,心里早就痒痒的,想要尝试一下,暗想着姐夫的大鸡巴,要是肏进自己的小屄,会是怎样的美妙滋味呢?想着,不由得脸红心热,听到大家的劝说,再经姐夫一再的恳求,便不再抵抗,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唉,你们都这么说了,看来我今天想不让他肏也不行了,我就是不让我姐夫肏,他肯定也得强奸我,还有你们俩,都得帮着他强奸我,与其被强奸,还不如被顺奸呢,那你就来肏我吧姐夫,人家给你肏就是了,只是今天咱们这样,可千万要保密,别让外人知道啊……」

  众人都说那是一定的,给外人知道了对谁都没好处啊,约定好要严格保守秘密,小梅这下放了心,心理负担解决了,人就浪起来,徐亮扶着小梅坐起来,小梅岔开玉腿骑坐到姐夫的腿根处,二人重新紧紧搂抱,甜蜜地接起吻来,徐亮感到小梅的香舌在自己的嘴里四处游走,寻觅着自己的舌头,相互搅拌,用力地吸吮,暗道好一个狂野的小妮子!一旦放开了禁忌,真是热力逼人啊!二人啧啧有声地亲着嘴儿,小梅胸前一对软绵绵的柔嫩乳房贴在徐亮的胸前,发硬的小乳头在肉皮上来回的摩擦!撩拨的心痒痒的,徐亮手臂托起小姨子的玉臀,大手在雪白的大屁股上抓揉,大鸡巴挺得笔直,鸡巴头对准了小姨子火热多汁的滑腻阴门,扑哧,刺了进去!

  小梅感到那粗壮的大鸡巴棒子,肉蕾缓缓滑过自己的阴道壁,进入深处,涨的满满的充实感塞满了自己的阴道!自己阴道壁一阵收缩,夹紧了整根鸡巴!再也不想让它离开自己了。嘴里发出浪荡的叫床声:「啊……姐夫……你的……大鸡巴……好长啊……都顶进……人家的……子宫了,啊……来吧……姐夫……肏我吧……」

  徐亮终于肏进了幻想已久的小姨子的小屄,心里真是无比的满足,舒服地叫着:「啊……我的……小美人……小梅……姐夫……终于……肏到你了……啊……我爱你……我亲爱的……小骚屄,我的……好妹子,姐夫……爱死你了……啊……」

  那边赵军和大姨子黄小霞看到徐亮和黄小梅终于结合在一起,二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想着四个人的这种交换行为,虽是出于偶然,其实早已是憧憬已久了,此时得以实现,心里真是既害羞、害怕又有种狂野的冲动,想着这事何等的疯狂,今后各自的生活注定会发生改变,一种全新的、丰富多彩的生活扑面而来,甚至还来不及做好准备。

  听了小梅低声的叫床声,赵军感到脸上也在发烧,毕竟是自己的老婆,被连桥肏屄竟然如此的淫荡,在羞耻的同时,激起加倍的亢奋,插在大姨子浪屄内的大鸡巴涨的更加的粗大,扑哧扑哧加快速度的抽查,嘴贴在大姨子的耳边耳语着:「大姐……你听……你老公和我老婆……他们……也在肏屄呢……大姐……我今天……好快活啊……啊……大姐……你快活吗?……你也叫啊……叫吧……」
  小霞心里何尝不是同样的感受呢,小屄被妹夫的大鸡巴肏干着,一阵阵的酥麻,而炕的另一头,自己的老公也正在肏着自己的亲妹妹,这样狂野的事情真的是不敢想象,然而此刻真的在发生着,仿佛是在做着一场春梦,索性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沉浸在性爱的漩涡里吧!听着妹夫赵军让自己叫床,心儿一横,浪态毕呈,嘴里娇声呻吟着:「啊……好妹夫……亲老公……用力呀……用力……肏大姐……的小屄呀……我的……好妹夫……你肏的……大姐……美死了,啊……啊……啊……」

  赵军听了大姨子的配合,更加的给力,肏干的更加卖力,问道:「大姐……你说……我和……姐夫……谁的……鸡巴大呀……谁肏的……你的……小屄美呀……」

  黄小霞知道男人的心思,就是爱听女人称赞自己的鸡巴大,肏的美,于是顺着意思往下叫:「是你呀……嘻嘻……是我的……小妹夫……鸡巴大……牛子硬啊……比你……姐夫的……鸡巴大……还是你……肏的……人家……小屄美……浪了……嘻嘻……」

  这么叫着,忽然听到那边厢妹妹黄小梅也在含含糊糊的叫着:「是……姐夫你……的……鸡巴大……姐夫你……肏的美……」这样的话,不由得心中好笑。
  一时间室内春潮四起,玩乐多时,男人们在女人体内放出了子子孙孙,两下鸣金收兵,小梅疑惑尚在,再次追问根由,小霞便将前事说给她听,小梅一听,不由得「扑哧」一笑,道:「看来还真如姐夫所说,真是天意呀,不过我睡下就没再动过了,肯定是姐姐你起夜后睡错了位置。」小霞奇道:「不会吧?我也没动过呀!」我和徐亮面面相觑,大家一问只有徐亮一人起了夜,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觉得不可思议,既然如此,小霞怎么就会串到了我的身边呢?这件事看来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如果不是闹鬼,就是她们姐俩有一个人说了谎,到底是谁在说谎?

               (待续)

上一篇:【在公车上惨遭国中男生轮奸】作者nyc1960 下一篇:【极品女儿】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