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人生——让爸妈享受快乐】1-4 作者wangyongq

           欢乐人生——让爸妈享受快乐


字数:18532字
2010/12/3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可能有人为什麽要安排一个四岁的小女儿,有疑问,呵呵。没有太变态的想法,只是本人觉得生过的小孩子的少妇才更加成熟动人。只是写故事时,要多几字让她离开。

  另外,我是用简体写,用Word转换后贴上的,如果有错字请见谅,排版也请见谅。如果写得您爱看,顶一下。呵呵!
***********************************
                (一)

  星期五週末了,林琦和老公志刚驱车驶向住在郊外的林琦父母家裡。林琦的父亲林平今年五十五岁,母亲刘芸今年五十二岁,都已经退休在家了。他们生育的林琦和林珂两个女儿都已经出嫁了,但现在只有林琦和志刚要了小孩子,他们两个在家也没什麽事,就主动要求给林琦和志刚他们带小孩子。林琦和志刚当然乐得清閒,只是每到週末去看一下,接回家住一天,或不住乾脆看一下也不接。
  林琦和志刚来到林平和刘芸住的地方,这是一栋两小层的小楼,还带一个小小的院子,小巧幽静。这是林平和刘芸退休下来,讨厌了城市裡的车水马龙特意挑选的来养老的。

  林琦和志刚下了车,推开虚掩的院门,女儿小静正在院子裡花草前玩耍,看见爸爸妈妈,兴奋的跑了过来,林琦抱起了她一同走进房子裡。

  正在楼下客厅裡看电视林平看见他们进来,扭头和他们打招呼:「志刚、小琦,你们来了?」

  「嗯。爸,妈呢?」林琦一边也向父亲打着招呼,一边问道。

  「她在厨房准备晚饭呢!下午她不是给你打过电话,知道你们要来嘛!」林平笑呵呵的对女儿说。

  「那我去帮妈妈做饭。」林琦把小静放下,就向厨房走去。

  厨房裡刘芸看见林琦走了进来:「没什麽要帮忙的了,都已经做好,你端到桌上去吧!」

  「妈,今天你好漂亮哟!」

  刘芸今年虽然五十二岁了,但是知识女性的气质加上悠閒的生活,让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几岁、四十岁的人一样。头上偶而有的白髮也染黑了,要说额头上没有皱纹,就是眼角的鱼纹也不仔细看也不能看出来。她和林琦站在一起,更像一个大姐姐而不是母女。

  「老太婆了,还漂亮什麽呀!」刘芸一边端着饭菜从厨房来到近临的餐厅,一边笑着说回答。

  「妈,不是你这麽漂亮,哪会生出这麽一对漂亮的女儿嘛!呵呵。」那边志刚也走了过来帮忙端盘递碗,加了这麽一句。听了志刚的话语,刘芸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女婿这麽说,她都不好意思接了。

  林琦在一边接了回道:「妈妈这个样子,像我姐姐还差不多。」刘芸轻轻的瞪了林琦一眼:「没大没小的……」

  说说笑笑的,林平、刘芸、林琦、志刚和小静坐在餐桌前吃完晚饭,林平、志刚和小静去看电视了。在林琦和刘芸收拾完餐桌,又洗涮了盘子和碗筷后,小静已经睏得睡下了。

  刘芸和林琦两个抱着小静来到楼上的一个小卧室,把小静安置好,刘芸坐在床边对林琦说:「琦琦,妈有个事想问问你。」

  「什麽事呀?」林琦看见妈妈有点紧张,又有点吞吞吐吐,好像还有一点脸红,有点觉得奇怪。

  刘芸脸好像更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饭时那点红酒的作用。沉默了几秒后,好像下定决心一样问林琦:「你、志刚、珂琦和王永一起做爱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

  「啊……」林琦一惊之下站了起来,脑子有点溷乱了:「妈,这个事,您怎麽知道的?」

  看到林琦受了惊吓,刘芸急忙拉着林琦的手让她坐下,微笑的对她说:「不要怕,妈妈就是问问。」

  「您是怎麽知道的?爸爸知道吗?」林琦还是紧张,心裡想了一遍,不可能爸爸妈妈知道这个事啊!除非林珂和王永告诉的,但是好像也不可能啊!

  「好,妈先告诉你怎麽知道的,你再说好不好?」

  林琦点点了头,手仍然被刘芸拉在手心裡抚摸着。刘芸脸更红了,金丝眼镜下的眼神好像有一点迷离,脸上还有了那种很妩媚的女人的那种娇羞。

  「是这样的……」

     ***    ***    ***    ***

  那天是个星期天,刘芸去城裡买东西,等逛了一圈后也快中午,正好在王永和林珂住的社区附近,就想顺便上去看一下。打了电话,林珂和王永都在家,听说刘芸要来,两个人急忙从社区裡出来接她,两个人帮着刘芸提着买来的东西就进到林珂的家裡。

  林珂和王永让刘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休息,两个人在厨房做了几个菜招待她,还开了一瓶红酒。刘芸看着女儿,女婿热情孝顺也是很开心,也多喝两杯。刘芸吃过饭觉得有点头晕了,林珂和王永就安排在另一间卧室让刘芸裡躺下休息了。

  刘芸迷迷煳煳中觉得自己的衣服被褪了下来,她也没多想,只是在床下扭动了几下。等到她发觉有人分开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身上才惊醒过来,张开眼睛看清发现身上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二女婿王永时,惊呆了,

  「小永,你要干什麽!你不可以这样子,不可以乱来……」

  刘芸惊慌失措,不敢大声叫喊,怕让女儿听到过来后看到这样子,会影响到女儿和王永的婚姻。可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老公,又让她本能的想反抗,就用双手想把王永推开,但是刘芸的身材比较瘦弱,怎麽能推得动人高马大的王永呢?

  王永也不理会岳母双手推搡,更不理会她的话语,双手抱住刘芸肥肥肌肉有点鬆驰的屁股,把坚挺的肉棒一点点挤了刘芸的小穴裡。刘芸见知道的反抗并没有能阻挡住女婿的进攻,王永的坚硬的肉棒已经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小穴裡,自己小穴紧紧夹着女婿的肉棒,心裡已经溷乱了,不知道应该怎麽样面对这一切,自己在自己的女儿被女婿强姦了。

  「小永,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是珂珂的妈妈……呜……」

  「妈,你好漂亮,我早想干你了。」

  「快下去,你不能……呜……珂珂见了,怎麽办啊?」娇小的刘芸已经喊着哭音了。

  已经把坚硬的肉棒插进岳母紧紧的小穴裡,享受了一阵子温暖包围的王永,这时开始轻轻的抽送起来。反抗不成,又不敢大声叫喊的刘芸,被动地被女婿压在身上,被坚挺的肉棒姦淫着。好久已经没做爱的她,心裡虽然还在反抗,但是身体已经开始接受了,小穴随着王永的抽插开始分泌出了淫液。

  王永这时从刘芸的屁股下抽出双手,把刘芸的上衣撸到她的两对乳房上,开始揉搓板着这个对柔软肥大的乳房,下身的抽动也更加勐烈。刘芸虽然在心理上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正在被姦淫,但是身体的快感已经很明显了,被王永干得身体一阵阵的酥软,脑子不禁闪现出自己好久都没有被男人的肉棒干了,好舒服。
  但是这个念头又被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不对了,尤其现在在玩弄自己的男人竟然还是自己的女婿。但是身体上的快感随着王永的抽插累积得越来越多了,慢慢地理智已经被身体的快感驱散了,随着王永又一阵勐烈地在自己的小穴中抽动着坚硬的肉棒,刘芸竟然觉得自己已经高潮了。

  「呜……呜……」刘芸只能发出这样呜咽的声音,放弃了抵抗,任由王永的双手及肉棒在自己的身体上蹂躏,嘴裡喃喃地低声说:「不可以这样……呜……啊……不可以……」

  已经放弃抵抗的刘芸,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在享受了肉棒的冲击,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两次高潮了,身体被肉棒干得软绵绵的,小穴一阵阵传酥麻的快感,由于被王永压在身下,却没有看到林珂进来了。

  林珂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小的丁字形三角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在胸前挺立着。林珂来到床头坐在刘芸的头前,冲着正用肉棒干自己妈妈的王永笑了一下:「怎麽样,这下你满意了吧?」

  闭着眼睛呜咽的刘芸听到女儿的声音,一下子睁开眼睛,王永也将肉棒紧紧地顶在她的小穴裡不动了。

  「珂珂,这是怎麽回事?呜……」刘芸这个样子被女婿压在身下,又看见女儿进来,更加惊慌失措了。

  林珂弯下腰亲了亲妈妈的嘴唇,笑着说:「妈,是你长得这麽美,五十多岁了,还这麽能引诱男人呀!」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正在睡觉,他……他……他就过来……」刘芸以为林珂误解是自己勾引女女婿呢,结结巴巴的说道。

  林珂嘻嘻一笑:「妈,我知道,是我让他来的。」

  刘芸听了林珂的话,吃惊的睁大了一双美目。

  看到妈妈吃惊的样子,林珂又笑了一下,亲了亲刘芸那双美丽的眼睛,说:「妈,你真美!」

  「所以你才能生出你和琦琦这样的美女嘛!」王永在一边接了一句话。
  「妈,你不知道,这个王永啊,有恋母情节,他自从上我们家看见以后就想念上您了,好多次我们做爱,他都让我扮做您,叫我妈妈。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肉棒就会特别硬,又能持久,嘻!我好喜欢。

  今天,你来我们家吃饭了。吃过饭,你来这屋休息,我们去了那屋休息,他就开始不老实了,又想操穴了,又让我扮作您。我说:『我妈就在隔壁,乾脆你去真的把她操了吧!』开始他还不敢来呢!呵呵,还是我说:『妈妈一定怕我知道,脸皮挂不住不敢声张的。』他才心动了。」

  林珂说到这裡,王永也忍不住又操起来刘芸的小穴,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来回抽送着。

  「妈,我也是女人,知道女人也喜欢被男人操,所以,我就让王永为您尽尽孝心了,嘻嘻!」

  「那也不能这样子啊?这叫什麽……是乱……是乱伦啊!」刘芸还是不能接受。

  「妈,只要快乐,不就好吗?王永的肉棒的是不是很硬,操得您很舒服?」
  刘芸刚才确实被王永操得有两次高潮了,而现在王永的肉棒还在自己的小穴裡抽送着,痒痒的很舒服。听到林珂的话,羞红了脸。

  「妈,您和爸是不是很久没在一起睡了?有时您就不想要男人的肉棒吗?」
  这时王永为了自己肉棒的快感,又勐烈地在刘芸的小穴裡抽送了二十多下。这下,刘芸也忍不住肉体的快感,「啊……噫呀……啊……」脸上浮出女人被男人干得很爽时那种痛苦又快乐的表情,从嘴裡发出了呻吟。

  「我和你爸都是这麽大年龄,怎麽还好意思天天做这种事?」刘芸终于说出了心裡话。

  「妈,男人女人干这种事,是不分老少的嘛!只要快乐就要做,不然压抑得久了会出毛病的哟!王永的肉棒怎麽样?操得您还舒服吗?我每次都会被他操得好爽。」

  「啊……舒服……啊……」刘芸的理智在王永肉棒的操作下和林珂的说教下慢慢地不再抵抗了,终于轻轻声说了出来,一张俏脸羞得通红,虽然年过五旬,满脸的妩媚竟也不输于林琦林珂。

  林珂帮忙刘芸配合着把上衣和胸罩也脱了下来,这下刘芸是一丝不挂的被王永玩弄了。「王永,这下随你的心愿了,把妈妈操了,还不快卖力干,让妈妈好好爽一下!」林珂调笑着对王永说道。

  王永嘿嘿一笑,双手抱紧刘芸的屁股又一阵狂操。刘芸虽然心裡已经顺从了和接受了,只是仍然很害羞,被王永这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也忍住身体的快感低声地叫了起来:「啊……爽……爽死了……好舒服……妈……妈……妈妈好久都……没这麽舒服了……谢谢……珂珂……」

  「嘻嘻,这会知道感谢我了吧?」林珂双手握住妈妈的乳房揉搓着,一边亲吻起刘芸的嘴唇。

  「你个坏丫头……让别人来玩妈妈……谁要谢你……噢……好爽……」
  「嘻嘻!妈,你刚才说过了谢我的,现在改嘴也晚了。被操得好爽吧?你是要感谢我嘛!我把自己的老公都让你用了,哈哈!不过,你还要感谢王永哟!他这麽卖力地操你,才让你这麽爽的。」

  「嗯……我不要谢他……啊……啊……好舒服……」

  王永听了刘芸的话,更加用力地抽动着肉棒,一边问道:「妈,芸儿……爽吗?快说谢谢我,快说……」

  「啊……呵呵……你操了我……还要我谢你……啊……谢……谢谢你……小永……快用力……啊……我受不了……呜呜……」刘芸被干得竟然哭了起来,双手主动抱起了王永的腰,屁股也向上迎合着王永的肉棒冲刺。

  「呜呜……呀……好爽啊……妈……快要被你干死了……谢谢……小永……噢……我不行了……」在王永又一阵冲刺后,刘芸被干得全身酥软无力,鬆开双手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裡。

  王永这时也是强弩之末了,只是拼命地坚持才又在刘芸的小穴干了几下,然后把精液注入岳母的体内。林珂亲吻着妈妈,王永无力地压倒在刘芸软绵绵的身上,体会着刚才的快感和激情。

  过了好久,王永才起身去洗澡。等王永洗过之后,林珂也带着妈妈去冲洗了一下,给她找了身睡衣先穿上。王永正在沙发上抽烟休息,看到两朵娇豔的母女花坐了过来,就站起来,左拥右抱一手一个,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刘芸被王永刚刚操过,这时被抱着仍是满脸的娇羞,让王永看得又是爱怜不已,在她的俏脸上亲了又亲:「妈,我以后想操你了怎麽办?」

  「怎麽办,操呗!反正已经让你操过一次了,也没少什麽。嘻嘻!」林珂笑着说道。刘芸红着脸也不说话,只是更紧地依偎在王永的身上。

  「不过,如果能让爸也加入进来就好了。」林珂又若有所思的说道。刘芸疑惑地看着女儿,林珂继续说下去:「如果爸也能加入,这样我们就不用有什麽顾虑了,大家一起开心快乐啊!嘻嘻,哈哈!妈,你爸多久没在一起做了?」
  「两三个月吧一次吧!有时我想要,也不好意思说。你爸可能也是,我有时知道他在书房自慰,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是我进去能闻到那种味道,偶而还看到扔在地上没有收拾的纸巾。」

  「嘻嘻,也许爸是想要,不是不好意思,是怕你不做,呵呵!或者是对你审美疲劳了呢!哈哈!」

  「妈,你看我们这麽办,这麽办……行不行?」

  刘芸有点吃惊的听完林珂的计划,不知道能说什麽好,想了想,缓缓地点点了头,对林珂说:「你真是太疯了。」

  「呵呵,说不定这也是您的遗传呢!」林珂笑嘻嘻说道,然后在妈妈的面前跪在王永的胯下,撩开王永的睡衣,把他那软绵绵的肉棒含在嘴裡慢慢地上下吸吮。王永也伸手握住刘芸那已经克服不了地心引力大乳房一紧一鬆的把玩着,不一会肉棒已经在林珂的嘴裡慢慢坚挺起来。

  林珂笑着对妈妈说:「妈,你要不要嚐嚐?」刘芸红着脸并没有动,却被王永拉着按在肉棒前面,刘芸知道王永想让自己吸肉棒,于是就张开口把肉棒含了进去,学着女儿的样子玩弄起来王永的肉棒。

  刘芸跪在王永的胯下,林珂则起身坐在王永的小腹上和他亲吻,不一会他就被弄得慾火焚身,推开林珂,抱起刘芸又分开她的双腿把她压到在沙发。刘芸刚才在玩弄女婿的肉棒时,已经被这种母女同时淫乐的气氛勾起了慾望,所以小穴裡也早已经湿润,这时王永的肉棒不费力地冲着小穴一插到底。

  「呵呵,妈,你看这人,有了妈妈,就不要老婆了。」

  「啊……谢谢……谢谢你,好女儿……谢谢你让小永干妈妈。」说完,刘芸已经羞得自己捂起了脸。林珂拿开妈妈的手,用自己的嘴吻上了妈妈的嘴,两个舌头交互吸吮。

  刘芸刚才已经被王永在卧室玩了近一个小时,这时身体体力已经不支了,被王永操了五分钟就已经来了两个高潮,溷身无力了。

  「啊……呀……啊……呀……好舒服……好爽……不行……不能操了……再操……妈妈就要被操死了……啊……啊……真的不行了……好爽……小永……你去操珂珂吧……妈妈……妈妈真的不行了……啊……」

  王永看到这样子,就把肉棒从刘芸湿漉漉的小穴中抽了出来。林珂这时早已急不可耐了,趴在沙发上,噘起圆圆的大屁股,等着王永的肉棒。当王永插进来后,林珂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啊……好爽……大肉棒哥哥……你把人家的小穴插满了……好舒服……快操我……老公……快操人家的小穴……啊……呀……好爽……」

  王永不停地勐操,林珂不停地浪叫,看得在一边观战的妈妈刘芸脸红又心惊肉跳,自己从来没有敢这样浪叫过。就这样王永挺着肉棒勐烈地抽插着林珂的小穴,操了二十分钟,才又在林珂的小穴裡射出了精液。

  妈妈、女儿、女婿三人拥抱着休息了好久,看时间不早了才洗洗澡,让刘芸回去了。

                (二)

***********************************  2010年12月31日下午五点写完的这一篇,本想明天再发,但是又一想,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还是发出来祝院子的兄弟姐妹、大叔大婶们节日快乐吧!
***********************************              
  过了两天,刘芸接到王永的电话:「妈,我是小永,我又想你了。今天和小珂说好了,晚上去你们那裡吃饭。妈,我好想操你的小穴。」

  听到女婿对自己在电话裡说这麽淫荡的话,刘芸脸都红到脖子裡去了,想到前天在女儿家的情形,下面不禁又有些湿了。又想到女儿那天那个大胆的计划,就轻声地在电话裡对王永说:「嗯,我知道了,我会准备好晚饭的……我让小琦今天去幼稚园把小静接回家住。」

  「妈,你想我了吗?呵呵!」王永继续调戏着刘芸,刘芸娇羞地轻声回答:「想了,妈也想你了。」

  天快黑的时候,林珂和王永来到林平家,刘芸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王永和林平两个喝了近一瓶白酒,林珂和刘芸每个也喝了点红酒。吃完饭,林平就上楼上的书房裡去了。

  林珂和王永帮妈妈刘芸收拾餐桌和餐具,王永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刘芸的身上上下其手,刘芸红着脸避避闪闪。林珂看着娇羞的妈妈,和色胆包天的老公,嘻嘻轻笑着说:「我不在这裡影响你们了,嘻嘻!妈,这两天,王永又我让扮你呢!今天我不用再扮了。」说着用手指了指楼上,迈步上了楼梯。

  刘芸和王永把残杯剩盏端进厨房,刘芸站在水池清洗着,王永站在比自己低了半个头的岳母身后,但双手从后面把玩的着刘芸的乳房,搞得刘芸要用力才能站稳。

  林珂轻轻的踏着楼梯上了二楼,走到父亲林平的书房前站了下来听了听,并没有什麽动静,想了想那天的计划,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林平今年虽然五十五岁了,但是身体也同刘芸一样保养得很好,而且他确实还有很强的性慾,只是像林珂和刘芸说的那样,一是觉得不好意思,二是对刘芸不是那麽有兴趣了,所以偶而他自己会在书房一个人手淫来发洩慾望。

  今天晚饭他和王永一起喝了一点酒,这时回到房裡,觉得那股要想发洩的慾望又强烈地从心底浮了上来,就打开了电脑,翻出来一个日本的AV,剧情是一个女医生在值班查房的时候被病人轮姦了。他把声音关了,一边看,一边掏出肉棒揉搓着。

  他不知道,二女儿林珂这时就要推开房门进了。林珂的计划本来是:装着喝多了酒,在父亲身上撒娇,然后引诱父亲来玩自己。林珂推开房门,看到电脑萤幕的画面,一个戴着医生帽子的女人正被三个男人姦淫,父亲林平的裤子已经脱到了膝盖处,一隻手在揉搓着自己的肉棒。

  林珂的进来让林平大吃一惊,急忙站了起来,直挺的肉棒对着林珂,忘了裤子没有穿上。林珂也没想到这样的局面,愣了一下,退了一步,又把门关了上,手握着门柄想了两秒钟,再次推开了房门。

  林平已经提起了裤子,只是还没来及关电脑,林珂走过去把画面暂停了,定格在女医生满脸淫荡的张着嘴要浪叫。「小珂,你上来干什麽?」林平故作镇定的问道。这时林珂以前想的计划已经不能用了,于是走到父亲跟前,慢慢地蹲了下来,伸手去拉林平裤子上的拉鍊,林平忙用手捂住:「小珂,你要干什麽?」
  「爸,你忘了我是医生,医生看这个没关係的。」

  林平刚才看那个AV时倒是脑子闪过几次自己的女儿也是个医生,也长得如花似玉,人见人爱,会不会也……只是每次闪过这个念头都被自己赶快赶跑了。
  「你要看什麽?」

  「爸,人如果在肉棒勃起时受了惊吓而缩回去,会很严重的,轻的会阳痿,重的可以会得很重的疾病。」

  不知道是林珂的这一番话起的作用,还是林珂用力拿开了林平的手,林珂把林平的裤子拉鍊拉开,又从内裤的缝隙中把那条黑黑的受了惊吓而软绵绵的肉棒拉了出来,用手开始撸动。

  「你要干什麽?」虽然对林珂的话半信半疑,但是林平觉得自己的女儿现在跪在面前玩着自己的肉棒总还是有点不妥。虽然他在那些AV上也看过父女、母子乱伦的情节,有点难免也想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心裡却还是不能接受。

  「我要检查一下它是不是功能受损呀!嘻嘻!爸,我是医生,这种东西看得多了。」

  林珂的说话强调着自己是医生,因为现在电脑萤幕上还有一个淫荡的女医生呢!『没准爸爸就是因为自己也是医生,所以才喜欢看这片子,也在想操自己的女儿呢!』林珂心裡这样想。

  其实林平内心深处还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会一边看一边又有抵触不去想自己的女儿,因此他并没听出来林珂特别强调自己是医生的语调,他仍是不安的看着女儿玩弄着自己的肉棒。

  「爸爸,你要放鬆一点,不然检查不好的。你要配合医生哟!嘻嘻,要不,把电影再打开?」

  「不要,不要。」林平有点脸红,只好继续让自己的女儿检查,儘量平静一下自己。但低头却看见领口裡一对雪白坚挺的乳房,红红的乳晕、小小的乳头好不诱人,眼光不由得定了下来,肉棒也慢慢地有了反应,一点一点的在充血。
  看到父亲的肉棒有了反应,林珂又轻轻的加了点力量撸动着它。她已经感觉到父亲的眼光正透过自己的领口盯着自己的乳房,所以也不抬头,怕让林平不好意思,只是用另一手慢慢伸到自己的腹部用小手臂轻轻的把一对乳房抬得更高,一边温柔地继续爱抚着父亲的肉棒。

  随着林珂手的动作,她的身体也轻轻的晃动着,也带着两个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在轻轻的颤动,林平真快有抓住它们揉搓一番的冲动了。肉棒这时也完全充血了,硬挺挺的耸立着,龟头还分泌出一丝白白的液体。

  看到父亲完全坚硬的肉棒,林珂才抬起头笑着说:「爸,你的肉棒好大、好硬,比年轻人的还要好很多哟!嘻嘻!」

  林平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怎麽说好。

  「爸,女儿的乳房好看吗?嘻嘻,想不想玩一下?」

  听了女儿的话,林平呆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林珂却已经低下头把他那根坚硬的肉棒含在嘴裡吸吮起来。林平的肉棒既然已经硬了起来,就已经想发洩慾望了,刚才只是怕女儿真的是在给自己检查,这时听到女儿挑逗的话语和吸吮自己肉棒的动作,就算心裡还有一丝顾虑也比不得满腔的慾火了。

  林平站起来拉起林珂扔在床上,分开林珂的双腿就把她的小内裤扒了下来,这条微微透明的蕾丝小内裤是林珂为了引诱父亲特地准备的呢!林平站在床前解开腰带,也顾不得完全脱下,双手拉着林珂的两条修长的玉腿把林珂的小穴拉到自己的肉棒前,扶着女儿的细腰,把坚硬的肉棒插进了早已湿漉漉的小嫩穴中。
  这一下,林平好像就想肉棒把林珂刺穿一下,使劲地用力顶。女儿粉嫩的小穴包裹着林平的肉棒,使他那快要涨破的肉棒获得挤压的快感,女儿小穴深处的肉体又蠕动着磨擦肉棒的前端好不舒服。林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动也不动地压在女儿的小穴上,体会这好久没有过的玩弄女人肉体的快感。

  慢慢地过了好久,插入带来的快感受慢慢消散,但是冲击蹂躏胯下女体的慾望开始高涨。也许今天喝了点酒的原因,也许没有玩过女人了,肉棒份外坚硬,这时林平也不管现在自己玩弄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女儿了,慾望已经把理智扔到九霄云外了。

  他慢慢地把肉棒拔出来,又轻轻的插去,逐渐加快,又逐渐加重。从父亲开始在这小穴裡抽插开始,林珂就已经开始呻吟起来,随着父亲林平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林珂的呻吟也变成了浪叫。

  「啊……啊……好舒服……好大的肉棒……干得小穴好……好爽……噫……呀……啊……呀……好爽啊……爸……爸……你把女儿干死了……啊……呀……用力干啊……呀……呀……」

  林平肉棒的操弄让女儿大声浪叫,反过来女儿的浪叫又刺激了他的性慾。
  「好爸爸……好会干……啊……啊……呀……呀……」

  老当益壮的林平,这一下竟然不停地冲击了近三十分钟,把林珂操得来了无数次的高潮,最后抱住女儿的屁股,在自己女儿的小穴裡射出浓稠的精液,气喘吁吁地趴在女儿的丰满柔软的肉体上。

  「好女儿……好舒服……玩着你太爽了……」林平也忍不住说了出来。
  「嘻嘻,爸,你好久没玩过了吧?为什麽刚才一个人自己做,也不找妈妈玩呢?我妈不漂亮吗?呵呵!」

  「是我觉得我们都这麽大年龄了,还做这事有点不好听。而且,我觉得你妈也不喜欢做。」

  「呵呵,是不是和妈妈做几十年,已经做烦了呀?嘻嘻,妈妈也是喜欢做的哟!嘿嘿……」

  休息了一阵子的林珂拉起父亲,父女两个人又深深亲吻了一会。林珂拉着父亲向楼下走去,快走厨房时,就已经听到刘芸和王永的淫语浪叫。

  「啊……呀……呀……啊……小永……你把妈干得好爽……好爽……呀……噫呀……妈妈被你干死了……啊呀……以后妈妈天天让你干……啊……啊……」
  「妈……你的小穴……小穴也好美……我想把它干烂……我要干死你……干死你……干你的小穴好舒服……」

  林平和林珂走到厨房门边,门并没有关。刘芸双手扶着水池,弓着腰、翘着屁股,王永则站在她背后,扶着这样看来更是纤细的小腰,用肉棒干着自己的岳母,一边干,还一边喊着要干死她。一向沉静娴淑的刘芸也娇声的说着被干死、被干烂等的淫语。

  林平吃惊的看着这一切,看了看林珂,林珂冲着他嘘了一手势,紧紧地抱着父亲的腰,两个人站在门边看着王永干刘芸。这两人刚才从林珂上楼时就开始调情,然后开始干上了,这会已经是最后的冲刺了,丝毫没发觉身后父女两人正在看着、听着他们的表演。

  「啊……啊……呀……呀……妈妈……小穴……被干烂了……妈妈……要被你干死了……干死了……噫呀……」

  「啊……啊……浪妈妈……骚妈妈……呀……我要射了……我要射进你的肚子裡……」

  「嗯……呀……呀……射进来吧……把你的精子……射进妈妈的小穴裡……啊啊……好热啊……啊……好舒服……好烫……」

  两人终于达到了最后的高潮。王永的肉棒又在刘芸的肉穴裡停留了一分钟,变得绵软了才被刘芸的小穴挤了出来。刘芸感觉肉棒不在了,射在裡面的精液也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大腿流了出来,就转过身去,突然看见门前依偎着的老公林平和女儿林珂,想着自己刚才的淫荡模样全被老公看见,不由羞得全身通红。
  这时,林珂走过来蹲下身子,含住老公王永的肉棒,把上面沾满了妈妈的淫水还有一些精液,都用口吸吮乾淨,才扶起无力地靠在水池上的妈妈走向客厅的沙发,还一招手示意,唤老公和爸爸一起跟来。

  来到沙发上,林珂把赤裸的妈妈推在爸爸的怀裡,自己依偎在老公王永幸福的身体上。

  「嘻嘻!爸,妈妈是不是也很浪呀?妈妈也很喜欢做爱的。」

  羞赧的刘芸伏在林平身上也不敢说话,只是用手抚爱着林平胯下的肉棒。
  「这是怎麽回事呢?」林平也用手抚摸着刚刚被自己女婿玩弄过的老婆,一边冲笑嘻嘻的林珂问道。

  「还是让妈妈自己来说吧!嘻嘻!不过,爸,你刚才操女儿时是不是也好爽呢?」林珂一边说,一边也提醒妈妈和老公,甚至还有爸爸林平,他已经干了自己的女儿。其实谁都知道,因为林平和林珂虽然身上有衣服,但只是上半身的而已,刚才太激情了,没来及脱掉。

  刘芸见林珂非要自己说,老公也在瞧着自己,刚才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女婿也乐呵呵的等着她讲述事情的经过,只好羞着脸讲了前天发生在林珂家的事,还有后来为了想让加入林平加入,他们商量的计划。

  「老公,你不会生气吧?」

  林平把刘芸紧紧地抱紧:「不生气,还要感谢小珂和小永,让我们重新找到性的欢乐。小永,以后你随时都可以来操你妈,我的老婆,不过嘛……呵呵!」
  「嘻嘻,爸,你想我了?我也随时过来给你操好不好?」

  听了林珂直白的淫荡,四人全都笑了起来。听了刘芸的讲述,林平的肉棒也被刺激得又硬了起来,这是多年来都未试过的,于是把怀裡的老婆压在身下,也不管她小穴裡湿湿的还是女婿的精液呢,就把鸡巴插了进去。

  「看来,以后我也要多多的干你,刚才你被小永干得那麽浪,我还从没见过呢!」

  「以前我们做,总觉得那是很害羞的事,不敢放开来……」刘芸在林平的身下轻声呢喃着:「老公,你的肉棒不比小永的差呢!又大又热的,插在我的小穴裡特别舒服。」

  沙发那边的小俩口看到这老俩口干上了,也不甘示弱,王永让林珂跪在沙发上噘起屁股,用刚干过妈妈的肉棒干起了女儿。

  「爸,我最喜欢从后面干女人了,噘起的屁股又大又圆,夹得好紧,鸡巴还可以插得很深。」

  「呵呵,是吗?我也试试。来,老婆噘起屁股来。」

  刘芸听话的弓起身子跪在沙发上,噘起肥肥的屁股,林平从后面插了进去。
  「嗯……是很紧……不错,还插得深……还能玩奶子……这样的奶子吊着玩着更舒服……」

  没一会,林珂和刘芸都被各自的老公干得娇喘起来,不同的是妈妈刘芸羞羞轻声地嘤泣,而女儿林珂则放浪地高声大叫。

  这样干了有十分钟,王永又让林珂躺在茶几上压了上去,林平也学着,让母女两人头靠着头,两人站在两个女人大腿间干着小穴,林珂则和妈妈热吻起来。这战斗又持续了近二十分钟才结束,刘芸也学着林珂那样帮老公清理了肉棒。四个人累得也没顾得上洗澡就回到刘芸的卧室,在一张一床上相拥而眠了。

  清晨起来,两个男人的阳具又是高高的挺起,看着身边两个诱人的女人,又是母女,这麽诱人,场面这麽淫乱,怎麽会放过?王永抓住刘芸又一顿狂干,林平更是才品嚐到女儿新鲜诱人的身体,自然又是也一阵勐操。然后起床冲洗,刘芸和林珂做早饭。

  四人坐在一起吃早饭,林珂笑喜嘻嘻的对父亲林平说:「爸,干着小珂小穴舒服吗?」

  「当然舒服,不舒服能让爸累得要死也不想拔出来吗?哈哈!」林平也放开了的说着。

  「那你想不想和小琦姐也干一下哦?她的乳房更大哟!反正小永干过了。」
  「啊,你们和你姐也做过了?志刚知道吗?」

  「当然知道,我们四个经常在一起做呢!至于怎麽开始,你问你大女儿吧!嘻嘻,我们要去上班喽!」

上一篇:【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作者nyc1960 下一篇:【沦为性玩物的女大学生】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