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回忆】

               初恋的回忆


排版:zlyl
字数:21237字
TXT包:   (22.97 KB)   (22.97 KB)
下载次数: 10




             初恋的回忆(1)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不尽相同的,如今我已是人妻,可是还时时想到和他一起的日子,可以说那时的痛苦多过幸福,而如今回忆中已没有了苦与乐的分别,只是记忆中有这样一个人。

  我是个不漂亮的女孩,尤其是上中学时,人很胖,虽然时常想体会恋爱的滋味,可是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存在,上高三後人忽然苗条了,又开始会打扮了,好像女子18变一样,可是我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长久的自卑,又在应付功课,所以对当时的男士对我的好感都不知道,这是我结婚後才知道的,当时在高三有很多想跟我玩的,可是我表现的太高傲,别人不敢。

  终於上大学了,解放了,我真的希望有个男朋友。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学校的路上,那天汽车很挤,我在车上,他在车下,那时刚开学,大家还都不是很熟,我知道他是我的同学,但名字不记的。由於车子很挤,车门总也关不上,他在车下闲闲的站着,并不打算受苦来挤车,也没看到我,於是我有机会好好的看了他几眼。其实那时我对他还没有什麽感觉,只是他这个人,高个子,瘦瘦的,很有气质的样子,总可以引起人的注意。车子终於开走了,我继续着回忆他的样子,开始有些心动,这个男孩子还挺好的。

  该换郊区车了,等啊等,不见车子,到把他给等来了,当时车站的人很多,大家顾着各自的虚荣心,就当谁也没见谁。终於来车了,小小的车容不下这麽多人,我背着沉重的参考书,甭说抢门,就是上车也要宽松的慢慢上,只好作罢,车站空空的,只剩着老弱病残。

  天渐渐的暗了,我心中不禁害怕了,学校在郊区,下了车还得穿过菜地走很远很远,我一个人怎麽办。终於老天开眼来了个串车,我在最後一辆上了车,心中指望能砰上几个同学,状状胆,不然就在做车回城里,找个地方过,明天白天再回学校。

  下了车已是繁星满天了,除了车站的一点灯光外,几步外就是黑漆漆的,没有一个同学,没有一个人。我抱着书包,裙子凉凉的擦在腿上,身上一阵犯冷,心咚咚跳着。算了,回城吧。

  想过去对面,左右看了一眼,不远的路边好像蹲着个人,我心里这个怕,提脚就往对面跑,书包偏不争气,禁不住书的重荷,带子断了,像个大铁锤样砸在了我的脚上,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回头再看一眼,那个人竟然再向向我跑过来,我扔了书包抬腿就跑,庆幸自己穿了双平底鞋,平常坚持锻炼,跑步一般人追不上(我是国家中长跑二级运动员)。

  那人喊了一声∶「别跑,我来接你的。」还管你说什麽,跑吧!谁知没两步就被抓个正着,由於我死命的跑,什麽也听不见了,「嘶」的一声,真丝衬衫就从肩膀处裂开了,我简直就有点歇斯底里了,「啊!啊!」的叫着。挣脱後再往前跑,眼泪鼻涕全部掉了下来(我们学校以前有过在这被轮奸的,学校领导多次嘱咐不要夜归)。脚下一软,竟摔了个大马趴。

  这时一双大手扶在我的肩上,「是我。」我听到有人不断地大声喊着,回头模糊看到,是他!再也顾不得什麽了,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天黑的没个边,风不知何时刮了起来,我的衣服被嘶去了大半,人抖抖的,不知何时他已坐了下来,将我全部的揽在怀里。我停了哭,只剩下抽泣,整个人又是汗、又是泪、又是土,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虽然意识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也没力气再站起来了。

  他的手大大的,温温的揽着我,我好像已经被他溶进了他的胸膛。没有一句话,另一只手慢慢抬起我在他胸前的头,什麽也看不清,只见他亮亮的眼睛。
  「没事情的,我在这等了你很久了,还以外你不回来了呢!」

  扑簌簌一串眼泪从我红肿的眼睛落了下来。他深深的低下头,从我的眼角吻了下去,我开始心跳,第一次,虽然我已19岁。他的手开始慢慢移动了,在我裸露的背部,从肩部开始,慢慢向下再向下,他的唇落在我的上,他的舌头在开启我的唇、我的牙齿,探求着我的舌头,然後抓住我的舌头不再放开,我的泠意开始消失,呼吸变的紧促起来。他的手绕到了我的胸前,强行从我的胸罩下伸了进来,一只大手将我的乳房握了进去。

  我的呼吸更加紧促了,和着他沉重的心跳,我的下面也莫名的热了起来,蔓延到大腿根部,整个三角区呈现了酸麻的感觉。我的腰部被他硬硬的一块东西顶住,他的唇划开我的唇,让我能进去的呼吸一下,他的唇触到我的耳根,轻轻地咬了一下,低沉的声音∶「你的乳房好大,好结实,你的腰好细。」他的手已开始捏我的乳头,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的力反而更大。

  「你的乳头像个刺一样慢慢伸出来了。」我在他的声音中慢慢倒在他的腿上,任由他的手流浪在我的胸前。我的一件真丝衬衫已撕的七零八落了。他灵巧的解开我的乳罩,於是我的双乳就散落在他的面前。月亮爬出了云彩,我看到他欣赏的眼光。

  「你好白啊!」他的手继续行走着,解开我的裙扣,伸下去。啊!我的三角地带在颤抖了,他在我窄窄的三角裤外摩搓着,碰到我散落在外的毛,终於他进去了他的手,爱抚着我那浓密的毛,我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呻吟着。

  他似乎陶醉於我的呻吟和扭动,终於他的手轻轻的触到我的门,那里已湿了一片,他忍不住哧哧地笑了。在我的门口,他的手上下移动着,从下方分开我的下唇,顺着潮湿,向上走来,在我的核上停住,再呈圆形揉着,我内空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开始不自觉的抓他的脸、他的唇、他的胸,人也在扭动着。

  他将我的手引导到他的利器上,我惊讶於此,我并不知道男人可以如此的雄伟,我小心的握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第一次?」他有些吃惊的口吻问我,「唔。」我答道。

  他轻轻推开我,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泠风吹过来,我的感觉莫名的停止了。
  「我不能为你负责。」於是他站了起来,扶起了我,我不知所措的站在他的面前,他仍是那麽温柔帮我拢齐头发,尽量的将我的衣服隐住我的身体。仍是那只大手,温温的擦去我脸上的土和汗水、泪水,拉起我向回走去。

  我们似乎跑出了很远,走了很久才回到车站,我从里到外都是那麽累,我已无力抽回手,也无力想什麽,说什麽!书包仍在那里,他捡了起来,对於他,那书包的重量真的不算什麽!

  「你带了其他衣服了吗?」他已恢复镇静,并周到的问着我。我从包中拿出买参考书时顺便买的一身秋装,别进黑影中换了。找出一瓶水(预备路上喝的,没扔)和纸巾把脸洗了一下,用手拢拢头发。我的头发很长、很多,刚才一折腾早就没法看了,随便弄几下盘了起来,绑住。那身真丝衣服早就不成样子了,拿在手里准备扔了。

  他一直背对着黑影,一声不响。我收拾完後,身上轻松了很多,走出黑影,站在他的身边,这时已是夜半时分了,田里静寂着,我们没有一句话。很久,他转过来看了我一眼,吃惊於我这麽快收拾的这麽停当,竟然笑了。

  「你看上去真美!」然後他开始自我介绍,说他的名字、他的年龄、他的爱好,在这个小车站,他对我说他不可能为任何人负责,他没有那个能力,他不想毁了我的未来,虽然他有很多的性经验,但从不是和一个处女,他怕。再说,我们也没什麽了解,刚才实在是冲动了。

  他在这确实是等我的,怕我一个人回来太晚,只是尽学兄的责任等等,他说了很多,我只是听着,没有任何反应,我不知该说什麽,也许也不想说什麽
                ┅┅

  随後的在大学生活是多姿多采的,我参加各种活动,可我对男孩子始终提不起兴趣,我参加了学校的现代舞蹈班,因为身材好,以前有芭蕾的基础,成了领队,每天课馀时间我全情地投入在训练中。每个人的约会我全部拒绝,大家叫我泠感。看着其他的女孩子投入到不同的男孩子的身边我只能苦笑。

  我实在是忘不了他,忘不了那紧促的呼吸、酸麻的感觉、温热的手掌,每当想起这些我就急忙跑到训练大厅,穿着紧身训练衣,对着镜子疯一样的舞着。
  有时候在学校可以碰见他,身边有不同的漂亮女孩。他是学校出名的花花公子,可是学习好,会挣钱(在外面自己开了公司),我们擦肩而过时,我可以体会他的气息,像他的手包住我的乳房。我们仅仅点头而已。

  转眼一年过去了,他要毕业了,我总能从不同的渠道得到他的消息。我的心有说不出的感受,也许他走了,我可以好起来。我心里许愿着。

  学校要为他们开毕业典礼,舞蹈队要出节目,那种极现代的玩意,编舞的还是从其他什麽鬼地方请来的,总之那鬼编舞把我们整了个惨。舞的那天,他坐在前排(优秀学生代表)。我穿着肉色的舞服,在他的面前肆意的伸展、摇摆,彷佛没有了音乐、没有了灯光,黑黑的只剩他明亮的眼睛,像那个夜晚。我们互相凝视着、撕咬着,我知道今晚又将是个不眠的夜。

  舞蹈获得空前的掌声,惊醒了我,急忙撤回後台。编舞说,我今晚的表现最好,他要单独请我吃饭,我微笑着拒绝了。批上外衣,我缓步走向练舞厅,在大片的镜子前我看着自己高耸的胸、长长的腿,在一片肉色的舞衣中彷佛赤裸着,我突然好怕,关上所有的灯,我静静的躺下,任泪水顺着脸划下。我今天竟然看足他有10分钟,没人打扰。

  远处礼堂的庆典正在热闹着,我在极度身体和精神的紧张後竟然在大厅中睡着了。恍惚中,一双温热的手划过我额胸前,我的腹部,我的腿再划回,停在我的胸上,围住它。我知道我又在做梦了。我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他在叫我,仍是低沉的,我没有动,怕梦醒了。他轻轻的揽起我,像那晚,他吻我的泪吻我的鼻尖,最後落在我的唇上,很轻很轻。他这样很久,没有动一动。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梦,不是。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他浓密的头发,伸出手,我触到他由於长胡子而刺刺的脸。

  他证实了我的清醒,他的动作开始如此的粗鲁,他的手力气好大,他整个手掌揉搓着我的乳房,彷佛要将她捏下来,他的舌头侵略着我的口腔,无休止地向下探求着,他将我像个娃娃一样紧紧贴在他的胸前,我几乎有些害怕。他没有一句话,拉我站了起来,披好我的衣服,没命一样向外跑去,学校门口有辆奔驰,大概是他想今晚出去用的,我早知道他现在的身家不得了。

  仍然没有一句话,他是那麽的恶狠狠,我更是不敢说半个字。他将我扔在车上,高速离开学校,5分钟後他停在一个农民的小院门口,里面黑漆漆,他像个疯子一样,不容许我问问题。进了正房,关上房门,屋里什麽样我看不清,一片漆黑,倒是我的舞服显得格外的亮。

  这回他更加放肆,一横的将我抱起,我僵硬着没有反应,他将我扔在床上,不管我的推阻,不管我在他吻我时重重的咬他,他的手透过我光滑的舞衣,在我全身上下肆意地游走着,他的唇在我的耳边、颈边辗转着,他开始咬我、开始掐我,像是忍耐许久终於爆发的火山。

  我无力再与他挣扎,反而开始配合他的疯狂,他终於找到我舞衣的拉锁,褪下我的舞衣,我就已完全的赤裸在他的面前,他全身的压了过来,我更加的无从拒绝,我的呼吸开始急促,我开始莫名的呻吟,我开始扭动,我开始有湿润的感觉。他的手停留在我的下边,感受着我的湿润,并开始摩搓我的阴核,我的双腿已被他分开,他正在我的中间,我感到下面酸酸麻麻的,说不出的空虚。

  他加紧着捏着我的核,我开始大声的呻吟,开始不由自主的自己捏着自己的乳头,而且是非常有力的,已解除下面的痒和空。他停下了手。可我仍在扭动和捏搓着自己。现在他以他的利器停留在我的外面,上下的移动着,在我挺高腰的时候,他压了下来。

  「啊~~」我痛苦的叫了出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由下而上的传来,我整个下面已被他撑得满满的。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叫喊而停顿,他开始了他男人的征服,他上下抽动着,勇敢的进出着,而我在他的抽动中,流出更多的液体。
  在疼痛过後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我的腿高举着、分开着,不知如何配合他,他的汗水流了下来。

  突然他将我整个的翻了过来,再次顶进我,我的心一次次被他撞着,他的手在前面一只抓住我的乳捏着,另一只在我的阴核上揉着,我已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只觉得花心里不住的收缩着,分泌着,咕咕的流着,全身好像只有那是存在的,所有的感觉都由那而来。

  终於,我感到他的利器更加有力的震颤着,同时一股热热的液体,像发射子弹一样射向我的花心。

  我们瘫软在一起,他仍在背後压在我的身上,他沉重的呼吸响在我的耳边,他的利器软弱的滑出我的下面,我仍能感到下面的湿热。然而,我们都不再有力气,我们就这麽呆了很久,直至汗水全面落乾,呼吸平缓後,他无力的翻下身躺在我的身边。

  他的上衣还没有脱,我侧身看着他,虽然是在黑暗中,我仍能看到他明亮的眼睛,他的一只手开始拢我凌乱的头发,划过我的耳、我的肩,停在我的腰上,他将头埋进我的胸口,我发现他在颤抖,於是我抱紧他。

  阳光照在我的眼上,我觉得浑身都痛,哪都抬不起,尤其是下面,像火烧一样,口乾的不得了。我勉强睁开双眼,碰到他明亮的眼睛,提醒我昨晚发生的一切,我只能冲他笑一笑。

  他递给我一杯水,笑着说∶「你第一次就这这麽棒,除了我,别人应付不了你。」我坐起来喝了水,下床,才发现自己仍是一丝不挂的,急忙找被单遮住,单上一片鲜红。他温柔着笑我,然後轻轻将单拿在手里,撤开我的身体,他站在阳光里从上到下仔细的看我。我们从没在白天里互视过,我有些局促。

  「你真美!」他由衷地赞着。「别,别,快把衣服给我。」我有点儿挂不住了。他拥上来,手又开始在我身上移动着,停在我的胸上,仔细的抚摸着,用手将她托起,「好沉,你带着她走不累?」他几乎有些流氓地说∶「多大?」
  「不告诉你!」「38B,我能看出来。」「是38C,傻东西!」

  他的手开始用力了,两只手在我的身上开始移动着,他强有力的将我揽在怀里,手停在我的臀部上,开始细心的吻我,很小心的,像是怕弄伤我。他的舌头温柔的挑动着我的,我驯服的回应着,在他的温柔里,我们的呼吸都开始快了起来。

  我们退回床边,侧身躺下。我开始解他的衣扣,他结实的胸膛裸露了出来,外表看起清瘦的他,竟有这麽结实的肌肉,我的手触到他,如此真实的触到男人的身体,我的所有兴奋细胞全面动作了。他引导我的手向他的下体走去,并教我如何握住它,如何动。「上次,就是你一碰到它,你的反应不对,我才认为你是第一次。」他轻轻的告诉我,我使劲捏了他一下。

  我们赤裸的肌肤完全的摩搓着,我们的四只手在对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探索着,他教给我应该怎麽摸、摸什麽地方,并在我身上每个敏感的部位抚摸着。
  我开始忍受不了他的诱惑,我开始摇曳着我的身体。今次他很温柔,他将我放在他的身上,他告诉我如何慢慢坐在他身上,於是我有了充实的感觉,他的双手在我乳上撑起我,我则任性的将身体全部坐下去,并在原地旋转着,体会那在我花心上的挤动。然後我开始流了,我开始痉挛,我开始上下的挪动我的臀部,我开始呻吟,我开始不受控制,我开始疯狂的抽动,用我全身的力气压下去,他也开始配合我,配合我的摆动,并摸我的核。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他的呻吟,我感到液体的下流,我感到水柱冲上来,我知道,我们再一次在最高峰相见了。

  「你真棒!」他夸我。他又何常不是呢!

  我实在是累了,我们躺在那,我开始听他絮絮的讲这一年他看到我的感觉,讲他多麽的後悔,那天对我的伤害,讲他多少次在练舞厅外偷看我独子狂舞。
  讲他不敢再对我存在任何奢望,直至在昨晚我那麽迷乱的看着他。

  我幸福地笑了。

             初恋的回忆(2)

  当他回来时,我已享受完了一次乐趣,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微笑着开了灯,天已擦黑了,他拿了好几个大带子,放在门边,我突然觉得没话可跟他说,毕竟我们之间的了解太少了。他温柔的坐在我边上,看着我穿着他的衣服∶「还不错嘛,明天就穿着回学校吧!」我不语,他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饿了吗?」「快饿死了!」「我们出去吃饭。」「我没衣服,不去了。」
  他乐了,拿起那些大带子∶「给你的。」我翻开,哇!各种衣服,正规的、休闲的、吊带的裙子、黑色的高领衫,全部好式样、好材料、好颜色,我从没有过的。

  我的衣服只是那麽几件,而且都挺过时的。哪个女人不虚荣,尤其在那个年龄。

  「我不要。」不知为何,我开始耍小脾气了∶「你不用还人情,我也不用你负责。」我这一年的怨气突然的爆发了。

  他楞了一下,好脾气的说∶「别耍脾气了,看我给你买什麽了?」说着从一个粉红的带子里抓出一大把内衣,各种颜色的、蕾丝的、半透明的、全透明
                的、

       高带的、半杯的、全杯的、带托的、不带的┅┅

  「你那麽好的身材,不穿这些,可惜了。」

  「你在商场里买这些东西?」我的嘴巴张成了O型。

  「没有,我有个哥们卖这个的,不过这些可不是他那些冒牌货,我让他专门给我拿的正宗名牌,他说好的内衣是女人的第二层身体。」

  「看来,你常有女朋友到他那拿内衣了。」我克薄的说。

  「没有啦!」他有些不满∶「快来试试。」

  我站在那没动,他忽然火了∶「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呀?哪儿那麽大脾气啊!我这还是头一次碰上这号的。」他的脏话全都出来了∶「我算瞎了眼,想好好待你,安抚你的心。」他平静了许多,开始讲道理。

  我仍是不动,一副势不两立的表情。

  「爱谁谁。」他推门而出。我哭了,好伤心,其实我是想听他说他爱我,他要我,要我一辈子。哭过,他仍没回来,不知是出去了,还是在别的房间。我洗了洗脸,盘起头发,想了想,没什麽好留恋的,本来我们之间就没有了解,只是年轻人的冲动,我们不可能有未来的。

  我从他买的衣服中挑了身我认为最便宜的、深蓝色的A字连衣裙,细细的吊带,为了配搭,挑了身蓝色蕾丝内衣,捡了双黑色平底皮鞋。装好我的舞衣、舞鞋。出门时在裙子外套了件灰色的薄外套。

  我走出了他的小院,似乎走了很久,我才穿过那片菜地,到了学校的门口,他突然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我的背後,低声说∶「以後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不要一个人在练舞房,不要随便和男人回家。」我没有回头看他,继续的走进学校,走进宿舍。

  同屋的见了我大惊小怪的说还以为我失踪了,要报警呢!我微笑着看她们,她们夸我的衣服漂亮,她们看到我颈上的青紫,她们开我的玩笑,我微笑的看她们。她们停止了说笑,各自散开。

  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他赤裸的身体,梦见我赤裸的身体,梦见我们相互撕咬着,相互占有着。天亮了,床上留下两片湿,一片在枕边,一片在下边。
  以後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他不在校园里的日子,我很轻松,我离开了舞蹈队,开始应付大二繁重的功课,开始在校外找点工作,挣点钱花。我也开始接触各类的男孩子,但总找不到感觉,除了可以随便出去玩玩,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我吻过他们,他们也吻过我,总在第一次吻过,我们就成了知心的男女间的好朋友,没有下文。

  我在校外的工作主要是在一些大的公司干点文秘的工作,由於我的电脑好、英文好、人又勤快、嘴又严,很受老板的赏识,他同意我将一些可以带回学校的东西带走做,并给我配了个人电脑,平时公司的业务,我们通过电传就可以解决了。假期时,我天天在他那上班,开学了,没月报导两次,拿工作,拿薪水,相互的默契很好。

  一次他突然电传给我,要求我晚上到公司取一些必须马上处理的文件,我想也没想,反正我要进城买东西,正好一次解决了。

  6∶00我到了公司,老板正忙着,我习惯地坐在服务台等他完事,再给我交待工作。「好,我们下次再合作。」事隔一年,他的声音仍是那麽的熟悉,我不敢抬头,只希望他从我的身边走过,不要注意我这麽个小秘书。他走了出来,我心迅速的跳动着,他似乎在服务台前停留了一下,我的头皮都在发麻。

  老板出来了,礼貌的送走了他。老板看见了我,让我进去。今次他办公室所有的百叶窗全面低垂着,「也许是刚才谈商业机密的原因吧!」我心里想。
  老板随手关上门,屋里只剩我们。老板大概要有50岁了,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可惜现在有点中年发福,不过仍有一股风度,我一向视他为我的父亲。
  我再等他给我拿文件,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桌前,说要给我解释工作内容,平时多是他的秘书讲给我听。他让我站在他的身边,外边是寒冷的冬天,室内却由於空调的原因,温度很高,我没想到会在这停留这麽久,还穿着大衣,开始冒出密密的汗水。老板看了我一眼∶「把外衣脱了吧,我还要讲很久。」公司的人开始陆续的离开,我脱掉外衣,站在他身边。

  那天我穿着鹅黄的羊绒衫、白色的牛仔裤和鹅黄的软皮鞋。他看着我不禁愣了一下,开始继续讲解文件。天哪!这竟是有关和他做生意的文件,他现在已是初步成功的企业家,文件的皮上大大的放着他的照片。老板说要和他做生意,但是第一次想知道他的底细,知道他和我是同一间大学的所以才将这麽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不由得靠近老板身边,附下身,我想更清楚的看清他。

  我沉浸在他照片中明亮的眼睛,没有讲话。很奇怪,老板也沉没着,似乎没看文件。我突然感到有一双温热的大手从我的背部抚摸过,从上而下,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的手。我没有动,继续凝视着那双眼睛,好像那双眼睛已活生生的在我的面前。

  手的活动更加肆意了,在我的胸前、在我的臀部、在我的交界处,我闭上眼睛,彷佛这是他的手,他明亮的眼睛就在我的眼前,有人从前面紧紧的拥住我,我分不清是谁∶是他,还是老板。

  我的唇被熟练的分开,一条滑润的舌头抵住了我的口腔,缠绕着我的舌头,一双温热的大手开始在我的全身用力抚摸着,我不由自主的攀着对方的脖子,尽情的回吻着。

  屋内的灯光突然变暗,是大厦的总体控制关的,我开始扭动,开始前後的起伏。我的毛衣已扔在脚下,我的鞋早就不知去向,裤子也褪到了脚边,我几乎赤裸着站在那。我享受着,从离开他,我总在回忆我的高潮,但我再不能有感觉,他们仍称我泠感。

  我开始感到下面的变化,对方终於轻轻地脱调我最後一片羞衣。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我被推倒在大班台上,温热的手按在我的私部,开始运动着,一只长长的手指顺着阴道伸了进去,我不禁「啊~」的叫了出来,扭动着配合着手指的挑动,我已感到胸部在发热、心跳在加快、下面在跳动着,流淌着液体等待征服。
  他趴了上来,在我敞开的腿中央,他挺了进去,在滑润的管道中他挺立着,前後运动着、喘息着,他捏着我的乳房搓揉着,我不断配合挺腰,在大班台上、在他的照片上,我扭动着,我看到他明亮的眼睛。

  终於他放了,放在我平平的小腹上。他喘息着,我反而出奇的平静,没有因为流液体而感到不安或者快乐,我只是在生理上得到了满足。我推开老板,找了纸巾擦乾净,找到衣服穿上,坐在一边看着老板。他腼腆的站了起来,没有一句话,穿好衣服,打好领带,再弄整齐头发,又是我的慈父。

  我们没有就刚才的事再说一句,他想说,被我绕开了。我告诉老板∶「我不认识照片中的人,我上学的时候他都快毕业了,好像成绩很好。老板要做的这件事我帮不了,可以扣我的薪水。」

  我再去公司就很少能碰见老板,不过不论有没有工作,也没人要辞退这个临时工,薪水还在不断的长。

                ┅┅

  转眼已到了大学四年级,各自都在忙着找工作,各自使着心眼,使着手段。
  老板发来电传,说可以帮我介绍个好工作,职位高、薪水好、有发展前途。
  我很久没见到老板了,也没再去领薪水,我又没给他干什麽,只是电脑实在没舍得送回去。

  反正我的工作也没个着落,现在已是4月了,还不知怎麽办,而且也该把电脑还给人家了,於是和老板约了时间。自从穿过从他那挑的蓝色衣服,我就特别偏爱蓝色,尤其是在初春的季节,更是喜欢一身的蓝裙子。快成蓝精灵了。
  为了见工,我将头发好好的盘了起来,好显的老成一点,其实同学说我每次盘头一个式样,除了增加性感没什麽变化。我穿了深蓝色薄毛料的长袖连衣裙,是A字型的,我现在愈加的瘦了,整个脸只剩一双眼睛了,脸色已白的透明,同屋说我快成仙了,可以不吃不喝不交男朋友。裙子在我的身上几乎有点晃荡,连我一向自豪的胸部也小了许多,现在只能穿38B的了。为了显的健康些,我涂了点口红,擦了点红粉。

  与老板约好在办公楼的大厅见,我不愿再去他的办公室。见到他,感叹时间的作弄,才不到2年的时间,老板的头发又少去很多,背也开始弯了,很难想像那时他还那麽生龙活虎的。

  我们去那间公司谈吧,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他们老板。也许老板对我还是有歉疚的,竟要陪我去。我也推辞不开,只好由他。一路上他不停的向我介绍那间公司的情况,和他要推荐我做的职位、还有待遇。老板说没问题,两家的业务往来快3年了,双方信任,合作愉快。我沉默地听着。

  到了那,那家公司的老板还挺有谱的,只说先和我老板谈生意,让他的私人秘书接待并考察我,很快面试完成了,我相信我的表现还不错,秘书要了我的简历送进去,听了老板的介绍,我还真挺想在这家公司做的。半天我老板出来对我说,他要先走了,这家老板对我很有兴趣,要亲自面试,他不陪我了。

  秘书将我引进老板的办公室,并知趣的关上了门,老板面对着窗户,看着外面。他没有出声,我只好站在房间中央,静静的等他回头。屋里静默着,我不禁轻轻咳杖了一声,想引起他的注意。我的腿开始有些发抖,好像意识到有事情要发生。这几天为了找工作,我几乎没吃什麽东西,又从学校赶到城里,再到这、再面试,已经觉得有点头晕了,我的身体真的越来越差了。

  没有声音、没有反应,坐着的人彷佛睡着了,又彷佛再深深的思考什麽,我不得不打起精神∶「请问,您有什麽要问我的吗?您的时间非常宝贵,我希望能在短时间内回答您的问题,并能让您满意。」我轻轻地说。

  没有答复,於是我开始背我的简历,我已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我的脾气一向不好。我不断提醒自己要耐心,这是在求人家给你安排工作。

  突然,他的声音响起∶「你在大学交过几个男朋友?」大大的老板椅转了过来,我看到他明亮的眼睛,我觉得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你!!」我呼出,然後一切就变成了黑暗,很深的黑,像我们第一次见面,像练舞厅,像他的小院正屋,然後一切都亮了,我彷佛升上了云端,我没有一点重量,我在七色的世界中飘着。

  然後,我听到远远的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对我说∶「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不要┅┅不要┅┅」声音更近了,是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好几个人,很乱!我又回来了,回到有重量的世界,一切都是那麽沉,我哪也动不了。有人在我的人中上掐了下去,「啊~」我叫了出声,强睁开眼睛,我看到秘书的脸,还有好几个不认识的人。我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我知道是他的胸膛。

  「你们出去吧!」他说着∶「我来照顾这位小姐。」众人投下奇怪的眼光离开了。

  他缓缓的将我抱起,他看着我的眼泪流了下来,他慢慢的将我放在他的沙发上,他轻轻的擦去我的泪,他要站起来,我急忙抓住他的手,仍是那双手,仍是温热的,於是我的泪水肆意的流下。他任由我哭着,没有声音。

  握着他的手,我莫名的感到体温的升高,我的乳房开始膨胀,我的大腿内侧开始有感觉,我的唇开始吻在他的手掌,从手尖开始,我引导他的手停留在我的胸前,我引着他的手继续向下走去。他开始用力的抚摸我,我的每一寸,隔着衣服我仍能感到他手的热度。

  空气开始热起来,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他的手更加迅速的在我身上抚摸着,我的裙已被他掀到腰部,他的手已真正接触到我的肌肤,我感到他的颤抖,终於他吻了下来,似乎用进毕生的力气吻了下来。他紧紧的将我搂进怀里,我们已滚落在他厚厚的地毯上。我开始解他的扣子、摘他的领带,我探索着摸他的利器,用他教我的方法。

  没有过多的前奏、没有其他的花样、没有声音,除了粗重的喘息,他昂着头进入了我的森林,我再次陷入到深渊里,我再次感到猛烈的撞击,我再次汗水淋漓,我再次液体肆虐,我感到他的雄壮,我感到他强而有力的冲击,我感到他的饥渴,他像个征服者,在我的身上洒放所有的能量。

  终於,一切停止了,所剩的除了粘稠的液体还是液体,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永远留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我要为你负责。」我溶化在他的声音里。
  我们就这样躺了很久,他终於站起身,拉起我,双手扶在我的腰上∶「你怎麽瘦成这样,身体这麽不好?」我望向他,没有话,他埋头在我的肩头∶「我已不再年轻,我会珍惜你,在你面前我不再有个性。」

  我还有什麽要求呢?!我这一生的所爱,他就在我的面前。我抬起他的头,我看到他湿润的明亮的眼睛,我对他微笑着。

上一篇:【自慰自我】女生的自慰体验一个自慰女人的自白 下一篇:【逛街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