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女人偷偷玩】

              别人的女人偷偷玩

2003/05/23发表於:风月大陆


              (一)幼狼觉醒

  从小我就对异性相当有兴趣,记得小时候寄住在叔叔家裡时,和大堂姊相当好,每天都跟著她跑东跑西的,不瞒各位,小萍姊在那时虽然只有11、2岁,但在同村的小孩之中,也找不出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女孩了。

  在那时晚上要洗澡的热水都要用烧的,所以热水不是很够,常常要两个人一起洗,而萍姊总是喜欢和我一起洗,对我来说,每晚和萍姊相处的浴室是人间的第二天堂,至於第一则以后再说。

  而每次洗澡时,我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脱好,进去泡著,并看著萍姊脱下她的衣服,看著她那从内衣露出来还在发育中粉嫩的乳房及拉下内裤后在两腿之间那尚未长毛的小肉缝。

  当她脱完之后都会说:「小色狼,看完了没有?」

  每次听她说完这句话,我都会说:「哼!谁是小色狼,妳才是小色女呢!」说完之后,我便会将水顺便往萍姊身上泼,泼得她全身湿湿的,而她每次都会故意生气要来打我,说再也不跟我洗了。

  在嘻闹的过程之中,我也会趁机偷打回去,不过都是偷捏一下奶或偷摸一下她那迷人的小穴,而且还会发现萍姊的奶头会硬起来,纷纷红红的好可爱。在摸到她下体时有时也会摸到一些滑滑的液体,在那时还以为是水,现在知道那是爱液。

  原来萍姊也是有兴奋,我还以为她真得在生气,因为每次都以为她是气得脸红,现在想想,她应该是兴奋得脸红。所以,每次隔天,她又会和我一起洗。
  有一次,天气有点冷,所以萍姊想和我一起泡澡,但浴缸有点小,所以她便说:「小杰,我抱著你一起泡好吗?」

  我当然说好囉!可以躺在美人的怀裡,用我的背去感受她那可爱的胸部,软软的感觉好好哦!但是那时我却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就是由我去抱著萍姊,不是可以模到更多地方吗?

  所以我便跟她说:「姊,好冷哦!换我抱著妳泡好吗?」

  萍姊犹豫了一下才说:「你抱得动我吗?」

  我说:「当然没有问题,妳那麼轻!」

  最后萍姊只好答应由我抱著她,我趁机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并利用和她说话时用手臂去触碰她的胸部,一隻手也有意无意的在小腹和两腿间来回地摸来摸去,弄得萍姊的脸越来越红。

  而我那时的小鸡鸡也还没长成现在的大鸡巴,不然,一定趁机插进她又湿又滑的小穴,去感受一下她那处女穴的紧凑感。只能大约地去感受两股之间肉缝偶而和小弟弟碰触的感觉,也还算不错,和萍姊每次洗完之后,便是睡觉时间。
  在叔叔家的床是双层的双人床,因为我会黏著萍姊,所以便和她睡在上层,而我有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习惯,就是半夜两、三点的时候会自动醒来,就彷彿是在半夜清醒的狼一样,流著口水地看著眼前的美肉。


            (二)夜半幼狼初行

  在半夜睡不著觉的我看著一旁熟睡的萍姐,可能睡得有点闷热,所以棉被让她给踢到只盖到小腹而已,看著她那没穿内衣,只隔著睡衣随著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使我忍不住的再一次的将手伸出,隔著睡衣轻轻的抚弄著,并找到乳头的位置,轻轻的捏、揉、按、压。

  后来发觉不过癮,便将萍姐的上衣轻轻的从短裤中慢慢地向上拉,等拉开一道缝后,便将手贴著小腹向上模,搓揉著那对又软又圆的乳房,敏感的双乳受到这样的剌激萍姐不禁「嗯嗯~~啊啊~」的呻吟了一声,害我手停在那,不敢乱动。

  过了一会,见她没什麼动静,便用手将她左边的乳房轻轻的握著,不敢太大力搓动,怕把她吵醒就不好了。而手中传回来少女乳房的感觉,实在不错,让我兴奋得一直发抖,好不容易将心平静下来,才想到那迷人的溪谷,今晚还没去光顾呢!

  想到便做,轻轻的手抽出来,隔著短裤外抚摸她那耻骨微突的小穴,但只是隔著裤子摸我是不会满足的,於是我又将手顺著短裤与大腿间的缝隙摸了进去。从手指传回来那仅仅隔著内裤的小穴所散发出来的热度,竟是那麼的温暖,而且虽然只是隔著内裤,也开始感觉到萍姐的那裡慢慢地散发出湿气,然后是……
  我看了萍姐的脸一下,也发现到她正杏口微张,发出似有若无的喘息声。儘管萍姐已经开始微微地喘气,而我只是用手指在她内裤上面按动而已,并没有进入到萍姐的阴部。但即使如此,萍姐也已经受不了,小小的嘴巴中也开始低低地呻吟了起来。

  不过她本人应该是还没醒来,所以我便轻轻将内裤拉开,用手指在她那又湿又滑的内缝之间来回抚弄,后来更是直接按在阴蒂上。只是这样的动作实在太刺激了,所以萍姐有点醒过来的样子,害我敢快将手伸出来。我紧张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臟在狂跳,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只是每次这样做都会很兴奋。
  每当早上一起来时,萍姐好像也不知道昨晚被我偷模的事,所以我也一直在夜晚享用她年轻的肉体,直到叔叔的房子加盖,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我才离开了那个第一天堂。

  后来我回到了台北读国中,反而和萍姐没那麼熟了,直到有一次萍姐被车撞住进了医院,而我刚好放假去照顾她,才又发生了……


              (三)狼转大人

  当我进入到病房之后,便看到刚开完刀的萍姐,脸色苍白的躺在病房上,我便向一旁的婶婶问说:「婶婶,萍姐她现在的情况是怎样?」

  婶说:「还好只撞断了小腿,接上钢钉,休养一阵子就会好了。」

  「那兇手有抓到吗?」

  「幸好前村的叔伯兄弟,帮忙将人给拦下来,不然他就跑掉了。」

  我说:「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撞了人就想跑,太过份了!」

  当我在暗骂那人祖宗十八代时,才发现除了婶婶和二堂姐晓芳及小妹晓芬外还有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对人很客气的男生在。在婶婶的介绍后,我才知道他是萍姐的同学叫明哥。

  明哥给我的感觉很好,而且我还发现他不只是萍姐的同学那麼简单,因为他的眼神之中的担心超过了一般同学关心的界线,他喜欢萍姐。虽然我只是一个国中生,但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只是我没想到在若干年后,他真得成为了我姐夫,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我在和他们閒谈时,突然觉得,这一个双人病房,人一多就有点挤,所以我便建议婶婶说:「我们为什麼不把萍姐转去单人病房?这样也比较好照顾她,反正费用是由那撞到人就想跑的混蛋出,干嘛去帮他省这个钱。」

  婶婶听完我的话,觉得还蛮有理,便去办换病房的手续。

  等换好病房时,萍姐也刚好醒过来,看著她苍白又痛苦的表情,真是让人不捨,我赶紧问她:「姐有没有觉得哪边不舒服?」

  她说:「不知道,现在全身都没力,还有点想吐。」

  我一听,便赶快去跟护士说,结果护士说:「她现在的麻醉还没退,所以才有这种现象。」她要我们不要太担心,有什麼状况再跟她说。

  听完护士的话,我们才比较放心。

  没多久,萍姐就又昏睡了过去,等到晚上时婶婶说要回去帮萍姐再拿一些更换的衣服,要我在那帮忙看一下,我一听当然二话不说的答应了。

  而明哥看萍姐没什麼大碍了,也放心的说:「我明天还要上课,看小萍己经没什麼事了,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的先回去了,等有空再来看她。」

  结果他也和婶婶她们一起走了,在单人病房之中只剩下了我和萍两人,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不停地有精血向脑冲去,不停地唤醒我小时候的回忆。

  那个可爱的姐姐,如今也是长得亭亭玉立,坚挺的双峰及成熟的蜜穴所散发出来的处女香,正不停在诱发出我的狼性,要我去撕裂她的衣服,去侵犯她的身体,用我坚硬的肉棒去捣毁她那迷人的处女穴。

  不行!我要冷静,护士大约再十鐘就要来了,到时被发现就不好了,而且算算时间,萍姐应该快醒来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待下一次更完美的机会,才是明智的。

  不过手头上的豆腐却不能不吃,趁著还有点时间,便用手从病袍的V领口伸进去感受一下这几年来她的发育如何。当手握著那两粒丰滑圆润的乳房时,藉由手掌所传回来萍姐的心跳,好像变得更快,不知是不是也有人在她梦裡对她做著这轻薄的动作呢?

  手指更是肆无忌惮地玩弄她樱红的小乳头,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吸过萍姐的奶,便心急拉大衣领的距离,让我能好好的品嚐这一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嫩乳。

  当拉开衣领时,我才发现原来女人用胸罩集中起来的乳沟,竟然是那麼的迷人,而且那阵阵的乳香,更是令我心乱情迷,再也忍不住地不停亲吻那白皙的胸部,并将那乳晕吸得又红又紫。

  而当我用舌尖来回地乳头上舔来舔去时,萍姐也发出了阵阵呢喃:「嗯……嗯……啊啊……」的声音,就好像在回应我说:「哦!好舒服!小杰,你弄得姐姐好舒服……」一样。

  有了回应,我当然更加地卖力,最后萍姐整个胸部几乎都是我的口水。不过我可没笨到在乳晕之外的地方留下吻痕,那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哦!(给想偷香的人一点小建议。)

  原本想再探探小穴时,却发现护士查房的时间就快到了,只好将萍姐的衣服赶快弄好,等查完房再好好地来姦淫这具年轻的肉体。

  没多久便开门进来了一个年轻的护士,长得还蛮漂亮的,本来想说她查完就马上会走的说,只是没想到她还蛮尽职的,除了基本的检查外,还会帮萍姐调整床的高低。原本她是出自一片好心,却没想到让我意外地看到了一些镜头,你们说,我有可能放过这些机会吗?那是不可能的。

  原来当她在调整床的时候,由於要弯著腰转把手,所以护士服的V领设计,便让她两颗饱满的乳房露出来让我好好欣赏一番。看著那被黑色蕾丝胸罩包著的美乳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发现我的下半身有著充血的快感,正不停地放大、放大、再放大。

  这时美丽的护士也发现到我的眼神很奇怪,顺著我的目光才发现到自己的春光外洩,一下子脸就红了起来,还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小妮子。

  她马上想改正自已的姿式,却有点用力过度,身体反而向后倒,我马上一个箭步向前抱住她,让她站稳,不过我却故意将手伸到前面,直接握著她的胸部,肉棒更是直接隔著运动裤和短裙顶在她屁股上。

  这个动作让她整个人呆住了几秒,只到我故意顶她屁股两下,她才回过神,满脸通红的跟我说:「谢谢!谢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完之后头也不敢回地跑出病房。

  护士跑出去之后,我先确定门已经关好之后,便马上将我那硬得发痛的老二从裤子掏出来,一边回忆刚刚她的奶子和屁股被我轻薄的意外收穫,一边套弄起来。

  没想到这时萍姐发出了「嗯~~」的一声梦囈,害我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后当我看著她微张的小口时,心裡泛起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我拿著那吓一跳后变得有点软的肉棒,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左右滑动,慢慢地龟头滑了进去之后,便在萍姐的嘴巴中抽动起来,享受萍姐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口交。

  看著龟头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的,心裡的得意和兴奋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只能用「羽化飞仙」来銓译它。

  同时我的手也没閒著,一隻手按著萍姐的头,一隻手拉起她的长袍,隔著她粉红色的内裤去感觉阴唇和阴蒂的位置,也发现到她的阴部比小时候更加饱满。
  渐渐地,只隔著内裤已不能满足我,当我将手伸进内裤时,我发现到自己的心跳是那麼的快速,有一种旧地重游的感觉,只是当年平滑的小腹,如今也和我一样长满了阴毛,只是萍姐的毛好柔好软,模起来好舒服。

  在这同时我也加快了腰部的运动,让肉棒更深入萍姐的喉咙,手指更按在她的阴蒂上不停地磨来磨去。看著萍姐渐渐潮红的脸,以及越来越湿的阴道口正流出大量的淫水把内裤都弄湿了,我知道她就快要高潮了,而我也已经快到临界点了。

  除了加快手上的动作,龟头所传回来的感应也让我头皮越来越麻,终於初次口交和有如迷姦一样的效果,让我的精关把持不住,在萍姐的口中射出大量的精液,出来的量之多,竟让她的口中都装不下,从嘴边流了出来。

  而在我射出的同时萍姐也突然一阵惊鸞,阴道口射出了一道水,把我的手都弄得湿淋淋的,看来她也在我之后高潮了。

  后来我更将一些在萍姐口中的精液抹到她的阴道裡面,让阴道熟悉我精液的味道,以便於我下次体内射精做好準备。

  在我处理完善后后,过没多久婶婶就回来了,她一回来便对我说:「小杰辛苦你了,早点回去睡,你明天还要上课哦!」

  「哦!好!婶婶妳也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帮顾萍姐。」

  「嗯!小杰你真乖。」

  听到这句话,我心裡却在想,如果妳知道了我在妳女儿口中射精的话,妳可能会说:小杰你真是贱。

  当然这些只能放在心裡,所以我心裡想著,嘴巴却己经说出:「婶婶我先回去了,再见!」

  当我要搭电梯时,顺便看了一护士站裡,刚刚那位护士正好在裡面,当她看到我在向她礼貌性地点点头时,她除了向我回点头之外,脸上也浮出一丝红晕,便不好意思地转头去做其它事,我想她大概又想到被我捏奶顶屁股的事吧!所以才会有不好意思。

  在回家的公车上,我心裡边回忆刚刚的事,边暗自盘算,要如何才能顺利地干到萍姐。一路想,一路不停地计划著,在到家之前,终於给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过还有一些事前计划要做,等一切準备好,就可以进行我的「去青头计划」。

  等我越想越得意,回到家进房间时,才发现晓芬竟然在我房裡,我便问说:「妳怎麼没和叔叔一起回去,反而到我家来呢?」

  「哥,我们班明天要到故宫校外教学,我和老师联络过了,他要我明天再坐车去跟他们会合。」

  「那妳今晚要睡哪?」

  晓芬突然勾著我的手说:「当然是跟杰哥你一起睡,我知道你从小就是最疼我的,不是吗?」

  当小我一岁的晓芬的用她那刚开始发育的胸部磨著我的手,我才发现从前最疼爱的妺妺,也慢慢地在变成一个女人。望著那鼓鼓的双峰以及那日渐肥渥的双臀,想著如果等会和她同床共枕,想必又是一番春色。

  这一个发现,让我的肉棒又开始不安份起来了。

  晓芬见我都不说话,便又问我:「哥,你在想什麼?怎麼都不说话,还是你不想和我睡,你不再疼我了?」

  没想到她才刚说完这句话,眼眶便开始泛著泪光,害我赶快安慰她说:「哥不疼妳,要疼谁?」说完顺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害得我们小妮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直说:「哥最坏了,都偷亲人家。」但她的眼神却在告诉我,对於我的亲吻,她是喜欢的。

  我看著那有点像是在发情的小妮子,心想上天真是对我太好了,才刚在医院玩过萍姐,现在又送来一个小处女,心裡开始浮现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打定主意之后,我见晓芬好像也还没洗澡,便说:「好了,赶快去洗澡,我可不想和一个脏小孩一起睡。」

  晓芬说:「又不是我不想洗,只是我没带换洗的衣物。」

  「那还不简单,哥先拿一件大T恤给妳穿,而妳把换下来的衣服拿给我,我帮妳拿去用洗,再用烘乾机烤烤明天就可以穿了。」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说完晓芬便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

  当水声开始从浴室传来时,我便趁机走到浴室门外,假装问她水够不够热,实际上是从通气孔往裡面偷看。

  只见一具含苞待放的女性肉体,正一丝不掛的呈现在我眼前,小巧的椒乳、发育中还没什麼毛的私处及白皙的肌肤在热水的冲洗之下渐渐地泛红起来,而那颗花生米大的奶头,也在热水的刺激下向上凸起。

  看到这样的镜头,我再也忍不住地将肉棒掏出来不停地上下套弄,而晓芬也用沐浴乳十分仔细地洗净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但每当她的手碰到胸部或私处时,呼吸总会急促一下,显得有些兴奋。看她后来更是将手停在私处不停地搓揉、脸颊潮红、娇喘吁吁的,害我的差点就要撞门进去,将我涨得都发紫的大龟头狠狠地插入她的小穴裡去。

  这时有人上楼的声音(PS?我家是三层楼的透天厝,而我的房间在三楼,每一层都有卫浴设备),把我的理智拉了回来,快速地将老二收好赶紧回房裡。
  当我才在书桌前坐定时,便传来老妈的讯问声说:「阿杰,你回来了,小萍没什麼大碍吧?」

  我说:「应该没事了,开刀还蛮顺利的。」

  「没事就好,等明天再和你爸一起去看她。对了,阿妹在洗澡是吗?」
  「对呀!她应该快洗好,等她洗好就换我去洗。」

  老妈又说:「原本是要她和我们一起睡的,不过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黏著你,硬是要和你睡。」

  我说:「没关係,反正我的是双人床,够大,不怕。」心裡却在想,有美少女侍寝,当然什麼事都不怕和没关係。

  老妈看我不反对就好便说:「没事早点洗好早点睡,明天还要上课,不要太晚睡。」

  我回答「知道了」之后,老妈便下楼去了。

  一会儿之后,晓芬便洗好出来,看著她穿著那只到大腿一半的T恤及洗后头髮未乾湿淋淋的模样,就好像一朵出水芺蓉一般,真是性感极了,害我看口水都流出来,连才消下去的老二又硬了!

  而晓芬看到我的呆样,反而没有感到厌恶,她的眼裡还儘是得意。但当她看到我搭帐篷的模样,马上又害羞的脸红,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糗样,马上拿了吹风机给她后,自己便跑去洗澡。

  在浴室裡的我,被熊熊的慾火刺激得就快爆炸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晓芬换下的衣服,急忙从衣篮裡找她出水手服,想闻闻她的体味,暂时慰藉一下,却意外地发现压在水手服下的水蓝色内衣裤。难道说刚刚在我面前的晓芬竟然是真空的?一想到这裡,我差点就要射出来。

  看著手裡的内衣裤,感觉上还有一点餘温,闻完她胸罩裡的乳香之后,又将内裤靠著阴部的地方翻了出来,虽然有点泛黄,但我还是忍不住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没什麼味道,反而有股浓郁的处女香使我激动不已,更坚定了心中的计划。
  洗完澡后,晓芬己经躺在床上睡著了,看她侧躺在床上,雪白的双腿交织在一起,使我再也压不下心中的衝动,走到床边由下往上看,以证实她没穿内衣的假设。

  当我将目光慢慢地移到衣服和大腿之间的缝隙时,只看见了一片雪白的臀部及两腿之间的小肉缝。看到这种春色,我用最快的速度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后,扑到晓芬的身后,一隻手隔著衣服盈盈的握住她的胸部,一隻手直接往两腿内侧摸去,下体则是不停地向她的阴唇顶去。

  而晓芬则是被我的动作吓醒,一见到是我,便问说:「哥!你干什麼?放开我啦!」说完便激动的挣扎著

  我一方压制她一方面对她说:「好妹妹,救救哥,哥快受不了了!」

  晓芬一听我这麼说,便停下挣扎问我说:「哥,你怎麼了?哪边不舒服?」
  我则顺势将晓芬的手拉到肉棒上让她握著,并对她说:「就是这边又硬又涨的不舒服。」

  晓芬一开始不知道握的是什麼,等她想起来之后,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地说:「哥,你好坏哦!叫人家去摸你的小鸡鸡。」

  我一听有点生气的说:「什麼小鸡鸡,叫它大鸡巴,不信妳看!」

  晓芬还真的老实地看了一下说:「真的,好大哦!怎麼会这样?」

  「那是因为它想带给妳女人最大的快乐,才会变得那麼大。」

  「可是它顶在人家的屁股那边,感觉好奇怪,怎麼带给我快乐?」

  我这时则对她说:「小芬,妳相不相信哥?」

  「嗯!」

  「那让哥教妳怎样快乐和舒服好吗?」

  晓芬有点犹豫之后才对我说:「哥,我会怕!」

  我心裡想:『这小妮子大概也知道我想做什麼了,但她没有拒绝我,那……可能表示她应该是愿意,我要打铁趁热。』於是便说:「不用怕,哥会很温柔,不会让妳受到伤害的,因为哥可是很喜欢妳的哦!还是妳不喜欢哥?」

  「好吧!我相信哥,因为我也最喜欢哥你了。」她说完之后,整个脸都涨红了,那害羞的模样真是可爱。我忍不住的向她吻了下去,她除了「嗯」的一声之后,也开始回应我的吻。

  我们从浅吻到后来激烈的舌吻,她都努力地配合我,而晓芬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我给脱掉了。

  我顺著她的脸颊、脖子、锁骨一路向下吻,她则是说:「啊~~嘻嘻!哈哈好痒哦!嗯……啊……啊……呀!啊……不要啦!」原来是我直接吸住她的奶头并用舌来回地舔弄,弄得她好像触电一样叫个不停。

  而当我再向下亲吻到桃花源时,却发现她的阴唇己经有点湿了,想不到第一次的她竟会那麼有感觉。於是我便直接的吸吮她的阴蒂,她则是「啊……啊……啊呀!不行啦!喔……不要了啦……哥~~好麻哦!哦……啊啊呀……我感觉好怪哦!啊……啊……啊……你的手……啊……不能……啊啊喔……进去啦!」地叫嚷著。

  此时我趁著小穴够湿了,便试著把中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弄得她一下子就快要高潮了:「啊~~快停啦~~~我快尿出来了啦!」

  我则对她说:「没关係!妳是快高潮了,把它射出来才舒服。」

  我才讲完没多久,她便「啊……啊啊……不要看啦!喔喔呀……要洩了……要洩了……啊啊啊……不行了……」的说著,一说完便有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连我的脸都给喷湿了。

  「感觉舒服吗?」

  晓芬气喘吁吁的说:「嗯!好舒服……比自己弄的……嗯,还舒服……全身都没力了……」

  我说:「妳舒服完了,也该换我爽了吧?」

  我扶著肉棒在阴唇上来回滑动,让龟头充份地弄湿之后,又在阴道口上绕圆圈,不停地摩擦,弄得晓芬有些受不了的说:「哥,我想要……小穴……嗯~~好痒……嗯……我要!」

  「想要什麼?说出来我才能给妳呀!」我故意地说。

  「啊!讨厌啦~~要人家怎麼说啦?」

  「妳说不出来的话,那我要停了!」我说完故意放慢肉棒摩擦的速度。
  「啊啊……不要停……我说!我说!我要你的大肉棒……」

  「要我的大肉棒干麼?」

  「要哥的大肉棒……插小芬的淫穴。」看来她己经放开了,连「淫穴」都说出口,我也不再玩她了,腰一用力,一隻6吋长的肉棒便插了进去,一举突破了她贞洁的处女膜。

  不过可能事前的前戏做得够湿,晓芬并没有太大的痛苦,只「啊!痛……」了半声便没叫了。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她小穴的紧凑度,让我一插进去就差点射了出来,所以赶快调整呼吸,可不要第一次就早洩。

  过了一会,我没有插动,想让晓芬适应我的大肉棒,结果反而是她忍不住地自己摇动起来,并对我说:「哥~~我裡面好痒……你帮我止痒啦!」

  我一听完,当然没让她失望地开始立即抽动起来,她也跟著「嗯……嗯……啊……啊……」叫起来。随著抽送的力道越来越大,晓芬也更乱叫起来:「啊!干我……用力地干我……快!大力一点!嗯……啊啊……小穴……烂了……被大鸡巴哥哥……干烂了……」

  我说:「妳个小骚货,第一次就那会叫,以后不怕大家都来干妳?」

  「喔!好啊!我要大家都来……啊……干我……我的小穴……啊啊……要让大家……干!」

  「那哥哥以后天天来干妳,好不好?」

  「好啊!喔……大鸡巴哥哥……啊啊啊……我……要你……嗯……天天……啊……来干我!啊啊……呀!我又要死了……要来了……快用力……用力……」
  突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就好自动在吸吮我的老二一样,使得原本就快射的精液,再也忍不住地在我将肉棒用力顶入她的子官时射了出去。而晓芬也在同时达到高潮,而我们则这样相拥而睡。


            (四)痴汉护士女病人(1)

  隔天一早,一阵敲门声将我和晓芬吓醒,门口传来老妈的声音:「小杰起来了,没事锁著门干麼?快起床了,吃完早餐好去上学了。」

  我马上回说:「好了,起来了啦!我们待会就下去了。」

  老妈听完之后,也没多问就下楼去了,害我和晓芬这才鬆了一口气。晓芬马上跟我抱怨:「哥,都是你啦!害人家!」

  我马上安慰她说:「好啦!不要怕了,只要妳跟我都不要说,没人会知道昨晚的事啦!」

  一想到昨晚的事,晓芬马上一阵脸红,抱著我说:「可是哥,我们是兄妹,这样不是乱……啊嗯……」

  我没等她说完便一口吻了下去,一直吻到她有点飘飘然之后才对她说:「不要想太多,只要妳喜欢我,我也喜欢妳不就行了?」

  晓芬听完之后便紧紧地抱著我说:「嗯!杰哥说什麼,我就听什麼,因为我最喜欢你了,你以后可不能不要我哦!」

  我说:「妳放心好了,哥怎麼捨得放掉妳这个小美人。」说完又在她的额亲了一下才又说:「哥去帮妳拿衣服,妳穿好之后,我们一起去上学。」

  「嗯!好!」

  和晓芬一起出门之后,我先带她去搭公车,然后才坐车去学校。

  一上车便发现车上好多人,好挤哦,所以我只好挤到中间去。这时我看到了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小琳,正想跟她打照呼时,却发现她的表情有点怪,而且整个脸红红的,一副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我心想:『难不成……』於是看了一下她背后的那个男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只看见一个大约165左右、四十出头的男的一隻手在小琳的校裙裡动来动去,正享受小琳年轻又有弹性的屁股;另一隻手则伸进制服裡玩弄著我们班素有「大奶妹」之称的小琳的32D大咪咪。

  我看小琳著急而又不敢叫,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时她竟「啊」的叫了一声后,便满脸胀红。原来是那男的竟将她的内裤给拉了下来,手则直接伸进了两腿之间,看来小琳的屁眼和小穴大概都被他给摸光了。

  我看到著,再也忍不住的过去拉出那男的手,并狠狠的给了他一拳,再踹了他一脚说:「不要脸的东西!」

  那男的被我打倒之后,在眾人怪异的眼光下急急忙忙地爬起来向我呛了句:「臭小子,给我记著!」但当我想再给他补一拳时,他却挤到前面下了车。
  而小琳则是在叫了我一声「小杰是你!」之后,突然双脚一软,就要跌倒,我赶快一把的将她抱在怀裡,并对她说:「没事了。」

  谁知她一听我说完,便在我怀裡大哭特哭起来,害我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只能将她抱得紧紧的,让她哭个够。

  只是没想到她这样和我抱在一起,那傲人的双峰,随著车子开动不停地在我胸口磨来磨去,害我一阵心猿意马,小弟弟马上充血。而小琳好像有感觉到我的变化,也慢慢地停止了哭泣,抬起头跟我说了一声「谢谢你」之后,反而更用力地抱紧我,使得我凸起来的地方和她的私处更紧密地靠在一起。

  看来她不反对我这样顶著她,於是我便随著车子的晃动,轻轻的隔著衣服干著她,而小琳也渐渐地有了感觉,也慢慢地在配合我。后来我更是直接将拉鍊拉下把肉棒从裤子裡拿出来,掀起她的裙子,让肉棒和她的阴蒂及阴唇相互磨擦,并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问她:「舒服吗?」她回答:「嗯!你坏死了。」下半身也自动地摆动以迎合我。

  当我们正沉醉於肉体上的欢愉时,公车却快到学校了,我也只好先将肉棒收了回来,而小琳则是一脸不依地看著我,我只好跟她说:「快到学校了,我怕被别人看到,我们先去上课好吗?」

  听我这麼一说,她只点了点头之后,便害羞地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小杰,你能不能帮我把内裤拉好?」说完脸已经红得像苹果一样,看起来好可爱哦!

  上课时,小琳突然换位子坐到我的前面,还不停地传纸条给我,如「早上的事谢谢你。」、「我们的事你不可以和别人说哦!」、「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女孩?」……等。

  说真的,小琳不但身材好,也长得十分清纯可爱,所以早上的意外,我觉得是一个不错收穫。但小琳这样亲热的举动,却让我有点怕被小琳的好朋友美婷看见,因为早在一年前的那件事之中,我便发现到自己有点喜欢美婷,尽管她没有小琳傲人的身材或太出眾的外表,但当我每次和她说话时,心跳总是不自觉地加快,喜欢听她说话、喜欢看这她的一举一动。

  但我和小琳热络的画面,还是被她注意到了,尤其是一下课,几个和我还不错的同学也跑过来亏我和小琳说:「小杰,什麼时候和大奶妹这麼好了?也不跟兄弟说一声,真是不够意思。」说话的是和我号称三剑客的伟仔,就我所知,他好像有点喜欢小琳,所以说话有点酸酸的。

  而小琳却像是故意一样的说:「我们早就很好了,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伟仔则有点吃味地说:「对啦!你们最好了。」

  也是三剑客之一,长得有点像阿诺的小志听到伟仔的说话有点吃醋的样子,便赶快出来打圆场说:「小琳和我也很好,大家都是好朋友不是吗?」

  我也赶快说:「伟仔,把牌拿出来,我们来玩大老二。」

  「好啊!我也要玩。」小琳兴奋地看著伟仔说。

  伟仔一看到小琳在看他,马上笑嘻嘻的拿出牌来玩。而我也注意到美婷,从一开始就好像有意无意地在听我们说话,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

  到了快放学时,因为快考试了,小琳便约我这个星期的假日去她家看书,同行的有三剑客和她们四才女。


             痴汉护士女病人(2)

  下课到医院时,萍姐已经醒来了,只是身体有点虚,但气色还不错。我心裡想,可能是昨晚吃了我特製的补品的关係,有点窃窃得意。

  和婶婶聊了一会,昨天那个年轻的护士便又来查房,她一进来看到我,脸上有点高兴,但一下又脸红了起来,便赶快帮萍姐作检查,以免被我发现自己的羞意,只是从一进门,她的一举一动便一丝不漏地被我注意著,只是很可惜,今天她都没有走光的镜头,害我觉得有点可惜。

  但在她要走时,突然说:「大婶,因为今天病人比较多,妳们能不能请一个人跟我去领轮椅?」

  婶婶说:「小杰,你帮婶婶去领好吗?」

  「好啊!护士姐姐,我们走吧!」

  当我和护士姐姐走过器材间时,却发现轮椅被领完了,要到大器材室拿,护士便对我说:「不然你先回病房好了,等一下我拿回来再通知你们。」

  我原本想说也好,却在听到别的护士向护士姐姐说:「器材室没什麼人,妳自己一个人去拿要小心一点哦!」

  听到这段话,我心裡马上浮出了一个计划。嘿嘿嘿!

  我先假装回病房,事实上是偷偷跟著那个护士,当她走到器材室那一层时,我先确定都没有其它人时,便将门轻轻上锁,并顺手在门口旁的架上拿了几条三角巾,然后无声无息地走到她的身后。

  当她觉得有人在靠近,想回头问:「谁」时,我便给她一记手刀,弄昏了她(忘了告诉各位,小弟学过几年的空手道,不然痴汉也不会让我给打倒在地),用最快的速度将她给抱到机电房,因为那裡有点吵,就算她突然醒来唤救命,也没人会听到。

  为了不要弄脏她的护士服,我特地又拿了一件手术袍,把手术袍铺在地上,将她的眼睛幪住及绑著她的双手后,又将钮扣一个个的打开。不一会儿,一具雪白、只著粉紫色内衣的女性裸体便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这时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这女的叫什麼,看了下名牌『林诗涵』,我说:「希望待会她真的又湿又会含。」

  我首先隔著胸罩玩弄著那两颗昨天看得到吃不到的奶子,光是摸还不够,我将胸罩掀起来,直接吸吮起她那34C的奶子,同时双手也不停地在诗涵的身上游走,最后直接将手伸进内裤裡搓揉她的小豆豆。

  也许是弄得太舒服了,诗涵慢慢地醒了过来,嘴裡更是发出了「王医师……不行啦……嗯……你这样弄……小诗啊……会……嗯啊……会洩出来……嗯……好舒服哦!」的呻吟。

  我心想:「靠!真是个小淫娃,还真看不出来,那个王医师又是谁?嗯……对了,萍姐的主治大夫,好像叫王什麼的……啊,想起来了,叫王铭达,不过那个王医师看起来也有五十几了,难不成……又是一个不伦之恋?嘿嘿!看来有利用的价值。」

  我直接脱下她的内裤之后,也将自己那不算大、但还在发育中的六吋长肉棒拿了出来,对著她的阴户,并利用她分泌出来的淫水,将龟头慢慢地插了进去。
  小诗也感觉到了,迷迷糊糊之间又说了:「达哥,嗯……不要啦!啊啊……进来了啦……喔……不要……嗯……」

  但当龟头整个进去之后,我便不动了,一手拉开了她的眼罩,对她说:「看清楚,是妳家少爷我在干妳,叫杰哥。」

  诗涵一听到陌生的声音,马上吓得清醒过来说:「这麼会是你?你绑著我干什麼?」

  我说:「小姐,妳看我是要干什麼?」

  看了一下我和她的样子后,她马上激烈地反抗起来说:「快放开我!你这是强姦,你……如果不马上放了我,我就……我就去告……啊……痛!」

  不等她说完,我直接将六吋长的肉棒一插到底,哦!她虽然有经验,但我的肉棒还是感到她的小穴是那麼的紧,所以她也有点吃不消的痛出声来。

  我一插进去之后,便快速地抽送,每一下都很用力的插,她则「不要啦!啊啊……好痛!啊……求求……你啊……快停下来!」的叫著。

  我则说:「哦!好紧哦!妳看,妳的肉穴紧紧把我的肉棒咬著,真是太舒服了!喔喔……又来了……」

  「啊啊……不要说了……啊啊……嗯……好……好丢脸哦!」

  「妳看,我们两人的毛都交织在一起了。」

  「啊……求求你……嗯……不要再说了……哦……不行啦!啊……啊……再用力!嗯……我快不行了……啊啊啊……」

  我说:「真是一个贱货,被强姦会一副舒服样,小穴还越来越湿,真是不要脸!」

  「啊……不是啊……那样的……啊……不行了……」随著我抽送的时间越来越久,小诗也渐渐地跟著我配合摆腰。

  「说妳是贱货!一个欠干的贱货!」

  「快!快!我是贱货……啊啊……干我!我是欠干的……啊啊……欠干的贱货……啊……用力干我!我……啊……快来了……」

  这时我突然停了下来,将肉棒插在裡面,「啊啊……不要停啦!快!快!我要……我要啦!」小诗边说边自己摆动腰,不停获得满足。

  「想要是吗?可以!求我!」

  小诗毫不犹豫地立即说:「亲哥哥,求你快插小诗!啊……小诗快疯了,求你……啊……求你啦!」

  「那妳还要不要去告我啊?」

  「不了,大鸡巴亲哥哥……啊……干得小诗好爽……嗯……小诗捨不得去告你了……啊……对啊!用力……快!大鸡巴哥哥,嗯……小诗……啊……爱死你了……」

  「要不要我天天干妳呀?」

  「嗯……要!啊……我要……我要亲哥哥……嗯啊……天天……啊……干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嗯……要天天……啊……被你干。」

  听到小诗叫得那麼淫,我感到十分兴奋,自己也快射了。

  「小诗,我要射了,要射到妳的裡面去了哦!」

  「啊!不行……快抽出来!我今天啊是危险期,啊啊……不能射进去啦!」
  但我并不理会她,反而更用力地抽送,将再也忍不著的精液射了进去,在射精的过程,还不停地抽送。而小诗的花心被我的精液一烫,也射出了阴精,跟著高潮了。

  完事后,我解开小诗手上的三角巾,抱著她温存了一下,并问到了一些我想知道的事之后,便一起像没发生什麼事一样的将轮椅拿回去。

  对於自己这一次能干到小诗,自己想想还真是太走运了,刚好遇到了一个淫货,不然自己这辈子大概就完了,以后一定小心一点,要强姦也不能留下证据。

             痴汉护士女病人(3)

  接下来的几天裡,一有机会,我便和小诗躲到电机房去胡天胡地一下。而晓芬则在隔天的学外教学之后,便回新竹去了,临走前我当然又狠狠地把她给干了一次。

  等叔叔载她回去要上车时,她那红潮未退的样子真是可爱,但却没人会注意到清纯外表下的她,正有一道白白的精液从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我想她一辈子大概都忘不了我的肉棒,要做我的性奴了。

  晓芬回去的第三天晚,我父母去看完萍姐之后,看到婶婶那麼辛苦,便约了她一起去北投泡温泉,而我当然马上在鼓吹婶婶去,并跟她说会留下来帮她照顾萍姐。

  最后婶婶也只好和我爸妈一起去,又留下我和萍在一起,不过这一次我可不敢碰她,因为她没有打麻药,随时会醒来。

  果然在婶婶出去没多久,她便醒来了,问我说:「小杰,我妈呢?」

  「哦!婶婶和我爸妈去泡温泉了,晚一点就会回来。」

  没想到萍姐这时突然跟我说:「小杰,我好痛哦!帮我叫护士好吗?」
  我急忙地叫小诗进来帮萍姐看,小诗问说:「小姐,是不是开完刀的地方在痛?如果是,我帮妳打止通好吗?」

  萍姐说好,我则偷偷要求小诗加打镇定剂。小诗在看完了萍姐的花容月貌之后,趁萍姐不注意时偷打了我弟弟一下,偷偷跟我说:「小色鬼,她才刚动完手术,你就要上人家,要记得温柔一点。」

  我偷捏了小诗屁股一下之后,跟她说:「知道了,还不去帮我顾门?」
  回头继续和萍姐聊天,过没多久,萍姐便昏睡了过去。我先把小诗叫来帮我把老二吹得又粗又硬之后,便掀起她的护士裙、脱下她的内裤后,直接从后面插进她的穴裡,插得她娇喘吁吁。好险,这是单人床,不然她那淫贱的叫声一定会被听到。

  我一直插到她洩了才抽出来,小诗虽然高潮了,却又一副还没过癮的样子看著我,我只好跟她说,等干完萍姐,再好好把她干个够。小诗这才心花怒放地跟我合力将萍姐脱得一丝不掛之后,又帮我将萍姐的小穴舔得湿湿的,让我待会比较好进去。

  当我骑在萍姐的身上时,心裡竟有著无限的感动,终於要和心中从小到大的女神合体了,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动得流泪的。

  当我将萍姐的阴唇分开,把龟头想顶起去时,一边感觉阴唇正紧紧地包住我的肉棒,一方面又感到她的小穴真的是又湿又暖,就像每次用手指插进去一样,不过这次我用的不再是手指,而是我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

  但当龟头只进去了三分之二时,便受到了阻碍,我知道那是萍姐的处女膜,幻想她是为了我才保留到这一刻,心裡真是好感动哦!为了不让她失望,我便一点一点地用力将肉棒插了进去,一方面是为了要享受那破处的过程,一方面是为了不要在阴道裡留下太多的创伤,万一萍姐醒来发现就不好了。

  在穿破了萍姐的处女膜,将肉棒直顶到花心时,萍姐的嘴也微微张开了,轻轻的﹁啊﹂了一声,看来她还是有反应的。我低头看了一下两人紧密地接合在一起的地方,有一些血流了出来,我知道我终於得到萍姐了。

  而她在睡梦中,好像也感动得流下了两滴眼泪,任由无助的身子给我任意地姦淫。

  我等萍姐的小穴能适应我肉棒的大小之后,开始轻轻抽送起来,双手各握著一个大约有C罩杯的乳房;嘴也没閒著,在个奶头之间忙碌著,将那粉红色的小乳头吸得硬了起来,所以虽然她是在昏迷之中,但原始的生理反应还是很配合地分泌出不少淫水,让我进出越来越方便。

  而在一旁的小诗则吃味地说:「臭小杰,平时都那麼粗鲁地对人家,现在却那麼温柔,你好偏心哦!」

  「妳还意思说,每次都不知是哪一个叫小诗的要我大力一点,再插深一点的啊!」

  只见小诗满面通红地说:「不理你了啦!」但还是站在一旁看著我和萍姐做爱,而手觉不自觉的往胸部和私处摸去,偷偷的呻吟了起来。

  看到小诗那副淫样,及插在萍姐小穴中偷姦的快感,再加上刚刚干小诗的小穴时已经累积了不少快感,所以我在萍姐那处女的紧凑之下,没多久腰部一酸,再用力一顶,顶开萍姐的子宫口,大喊了一声:「萍姐,我要射给妳了!」便在她的子宫裡射进了大量的精液,足足射了十几秒之久,大概将萍姐的子宫都射满了哦!

  多年的心愿得以所偿,我不由得多抱著萍姐的全裸身躯一会之后才进行善后工作。不过萍姐的阴户除了处女血和她的淫水之外,我的精液倒没流出半滴,看来都被她的子宫给吸收了,希望不会一次就中奖,不然那麼多的高蛋白质,我想对她的復原可能会有很大的帮助。

  才帮萍姐将肉裤穿好后,而一旁的小诗则又心急地把我的肉棒含进嘴裡,一点也不怕血腥味的,想把我弄大了好再来一次,所幸年轻的我有的是本钱,没多久便又硬了,於是扶正肉棒对準小诗的洞口便狠狠地插了进去,而小诗也发出了满足的叫声。

  而我则将手放在萍姐的胸部上,趁著她还没醒再偷玩一下,最后当我快射出来时,快速地抽出小诗的身体,将还带著小诗淫水的肉棒直接插进萍姐的嘴裡射精。

  等萍姐醒来时,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特地避开我,问护士说:「护士小姐,我的阴户怎麼会有点痛痛的?而嘴巴也常常有种腥味,为什麼会怎样子呢?」
  如果萍姐问的是别的护士,也许我就会穿帮,但小诗早就是我的人了,当然会替我处理得很好。

  小诗回答说:「妳可能有些药物过敏,过一阵就没事了。」

  尽管萍姐还是有些怀疑,但护士小姐都那麼说了,她也只好相信了。


              (五)友情背叛

  好不容易上完课了,明天就要放假了,伟仔和阿诺(小志)约我下课一起去打球,才刚出教室门口,便听到小琳的叫声说:「小杰,明天的事,不要忘了哦!」,我才想起她约了我们三剑客明天要去她家看书的事,便顺口说:「好,我们明天都会去啦!对不对伟仔、阿诺?」

  「有美女陪,当然会去啊!」伟仔高兴的看著小琳说。

  阿诺:「我也没什麼事,应该会去。」

  小琳:「都会来就好,这样人数就可以确定了。」

  说完之后,我们便去打球了,但打球休息的閒聊时,伟仔突然问我:「小杰,你最近跟小琳好像蛮好的哦!」

  「那有,还不是和平常一样。」我心想(靠!总不能跟你说老二和小妹妹都见过面了,那能不好。)

  伟仔不死心的又问:「可是,她最近好像常常有事没事的就去找你,你们是不是有什麼事,没跟我们说?」

  我说:「拜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常常去医院照顾我姐,那能跟她发生什麼事啊!」

  伟仔:「也对,可能是我多想了」

  我心想这小子,只要是小琳的事,就会特别注意,便问了一个早知答案,但从没得到正面回答的问题:「伟仔,做兄弟的问你,你这次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什麼问题?」

  我说:「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小琳,不能骗我们哦!」

  在一旁一直都没说话的阿诺也说:「问得好,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伟仔你一样要老实说。」

  在我和阿诺的逼问下,伟仔也只好从实招来的说:「没错啦!我是很喜欢她,可是她对我一直都是冷冷的,但对小杰就很好,所以我觉得她喜欢的是小杰。」

  我马上说:「怎麼会是我,就算是,我也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会去喜欢她。」

  没想到我这个回答,一开始只是籍口,却不由的引起了俩人的好奇心,一直问我是谁、是谁,最后我只好将脑中的女孩一个一个想一下,(萍姐:虽然从小就很喜欢 她,但其中有很多只是因为对她肉体上的迷恋,自从偷玩过她之后,感觉也没那麼强了;晓芬:我的初体验,但没太多的回忆;小诗:和她算是发生性行为到目前为 止最多的一个,但我也只有在老二想打洞时,才会想到她;小琳:好像也不是,虽然有点喜欢,但总觉得少点什麼...)

  随著脑海里的女人一一被我删掉之后,一张宜喧宜嘻的脸浮上了我的眼前,让我脱口就说出了她的名字:「是我们班的美婷啦!」

  听到我的话,阿诺没太大的反应只说了「哦!原来是她!」

  但伟仔在听到美婷的名字之后,却吓了一跳,面有异色的说:「小杰,你喜欢的人,真得是美婷吗?」

  「对啊!有什麼不对吗?」

  伟仔赶紧说:「没什麼!没什麼!」

  看到伟仔这个样子,我想他应该是想到一年前的那件事,才会有点失常,只是他不知道那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週六一早我还没出门之前,小琳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我早一点去她家,陪她去顶好买东西,我想想反正也是要去她哪,只是早一点而以,便答应了她。
  当我们在逛顶好时,小琳跟我说:「小杰,我爸妈这两天回乡下去了,我因为要看书,所以留了下来。」

  我说:「那妳家不是只剩妳一个人。」

  「对啊!所以我有点怕...嗯!小杰...你晚上...可以留著陪我吗?」我看她害羞的把这段话断断续续的说后,脸都红了,真是有够可爱的,我便牵起她的手说:「我要向家里说一声,应该没问题,但是妳不怕我对妳做坏事吗?」

  她趁机靠在我怀里说:「你最坏了,从那天之后,便对人家好冷淡哦!害我伤心了好几天,今天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不到你就想跟人家做坏事,一点也不关心我。」

  我想小琳应该是喜欢上我了,所以才会那在意我,我也只好在心里跟伟仔说对不起了啦!接著便对小琳说:「在学校里,我不想害妳被人说閒话,才会对妳冷淡一点,妳也知道班上的人最喜欢说一些有的没有的。」

  小琳说:「也对,难怪我想说那天你那样对我之后,怎麼都不来找我,老是要我去找你,害我以为自己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好啦!妳放心,以后只要像是这样,只有我们俩人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冷落妳,好吗?」

  「嗯!」

  接著我们就像是小情侣一样的走在起,小琳更是勾著我的手,一直用她那32D的大奶压著我,让我去感受它的份量,裤子里的肉棒也自然的硬了,害我一路上遮遮掩掩的。

  当我们都买好要走时,刚好看到有酒,在好奇而又好玩的心理下,便买了一打,原本未满18是不可以买的,但店员看我们就像是一对小夫妻,便没过问了。
  等大家都到齐之后,我们便开始用功看书,中午时,则由四才女中的明月和琪琪煮水饺和玉米浓汤给大家吃。

  明月:一个乖乖女,就像小家碧玉一样,很会做家事。

  琪琪:四才女中最娇小的一位,个性有点呆呆的,和阿诺有点配。

  吃饱之后,大家也不想看书了,因为明天还有一天,所以伟仔便提说:「反正大家都不想看书了,不如就来玩现在最流行的『国王的游戏』你们说好不好?」

  而大家也都还蛮有兴趣的,便开始玩了起,一开始大家还玩得蛮正常的,但一久之后,什麼1号亲6号、5号抱4号的命令,便开始出来,玩到后来什麼摸胸部、亲 下体的游戏都出来了,有一次琪琪被害说要让阿诺将手伸进内裤里摸10秒,急得她一直直说不要,但最后大家说玩游戏就要有运动精神,她只好将阿诺拉到一旁 去,而当阿诺一脸爽样,琪琪满脸通红的回来之后,阿诺告诉了大家他真得摸了,还一幅意由未尽的色样,气得小琪捏了阿诺一下,大家看到更是笑翻了,而日后他 们俩人会交往,大概也和这件事脱不了关係。

  等她们俩人打情骂俏完了之后,又开始了新的一局,真是风水轮流转,竟让小琪拿到国王,她便说:「哈哈!你们完蛋了,这把我要报仇,国王说拿著2号的人要帮5号的人...嘿嘿!要帮5号舔下体30秒。」

  结果刚好我拿5号而小琳拿2号,看著她不好意思的脸,和一想到等会的事,我的老二竟硬的发痛,而伟仔的脸色也有点不太高兴。

  而因为这个命令真得太过份了,虽然小琳很喜欢我,但在大家面帮我吹喇叭,她可是做不到的。

  而其它人也觉得好像不好,便要求小琪说,换一下命令,小琪见大家都怎麼说了,也只好说:「刚刚人家还不是给阿诺摸,不然你们最少也要一样。」
  看著大家一幅也对的样子,我和小琳也只好到一旁去,只是当我将手伸进去时,却意外的发现小琳竟然已经湿了,看来刚刚她想到要当眾帮我吹喇叭,就已经在兴奋了,真是一个小淫娃,而我也趁机按在阴蒂上,给她揉了几下,害得小琳差点叫了出来。

  后来大家发现有点玩过头,便提意玩点别的,我便说来玩九九,输得人要喝半罐啤酒。

  大家一听到这个建议,马上同意,因为大家以前也玩过,只是我留意到伟仔在看了美婷一眼之后,两人都有点怪怪的,我才想起来,一年前也是玩输得人要喝酒,才发生那件事。

  【在一年前,有一次帮一个同学过生日时,大家也玩得很疯,最后连同学家里的酒都拿来赌,所以有不少人都喝得有点醉,而我则假装喝一杯就倒了,所以我是喝得最少。

  当大家都有七八分醉意时,过生日的那个同学,竟拿出他老爸珍藏的A片,要大家一起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大家便在小房间里看起了妖精打架,看了一下,美婷由於刚刚也喝了不少,所以跑去上厕所,但人有点醉了,竟忘了锁门,从连身裙里拉下内裤后,便坐在马桶上睡著了。

  而伟仔看到一半,跟我们每个男的一样,肉棒都硬的跟什麼一样,再加上有点尿急,所以便跑去上厕所,而我在他之后也想上厕所,便也来到厕所外,原本看到门没锁便想进去时,却让我听到了一些声音。

  原来是伟仔一进厕所之后便发现美婷的样子,原本他是想要叫醒美婷,但在刚才A片里的情节中,有段便是迷姦,让伟仔在理性与慾望之间争扎之后,竟偷偷的将手 往美婷的胸部摸去,而美婷只是「嗯」的一听并没有醒来,这样一来更加大了伟仔的胆子,另一隻手从衣领伸进去握著了美婷那才发育没多久的乳房,在门外的我, 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心里可是兴奋不已。

  而可能是伟仔的手太大力了,将美婷给吵醒了,一看眼前的伟仔正握著自己的胸部,下意识的尖叫了出来,但她只「啊~~」了半声,便被伟仔的手给呜住了嘴巴,从马桶上抱了起来,,粉蓝色内裤更在腿的踢动中滑落到右脚的小腿上,整个还没长毛的小穴的露出,更是刺发出伟仔的兽性。

  而口被呜住的美婷,只好不停的反抗,但深受刺激的伟仔,竟一把撕开了美婷的连身裙,而美婷奋力的争扎,只会带伟仔更大的快感,看著那将近全裸的肉体,伟仔 竟将他那硬的像石头的肉棒拿出来,向美婷的屁股顶去,感到伟仔意途的美婷,更是大力的扭动臀部,不要让伟仔得逞,但女人的力气总是比男人小,渐渐的美婷也 没力再反抗了,而伟仔也在一阵乱顶之下,由於都找不到洞口,便用一隻手扶著肉棒将美婷那迷人的阴唇分开,这时无力的美婷,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伟仔慢慢地将肉 棒插进自己的小穴,而留下不干的眼泪。

  这时在门外,看到美婷那伤心泪水,突然发现自己是干什麼啊!心里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让美婷就怎样在自己的眼前被姦淫,赶急在门唤了一声说:「厕所有人吗?我要进去了哦!」

  伟仔一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差点做错事,那原本坚硬的淫根,一下子便吓软了,忙对外面的我说:「先不要进来,里面有 人」,一边将无力的美婷推进了浴室里,一边又将她的衣服及内裤丢给她及整理了一下自己,便赶快将浴帘拉起来,冲一下水后便走出厕所。

  走进厕所的我,很从容的上著厕所,并在浴帘那有点透明的情况下,看著几乎全裸的美婷,背对著我在穿衣服,心理想著,好家在,差一点点她的清白,就被伟仔给毁了。

  回到房里,看到伟仔一脸不安的样子,我知道他是在担心刚刚的事,不知有被我看到,不过在看到我一脸好像没什麼事发生的样子,他心想大概没被发现吧!

  过了一会美婷也回来了,身上除了原本的连身裙外,又加了一件外套,一进来便说:「各位不好意思,我人不舒服,要先走了。」她向房里的每一个人说再见,但当她的眼神看到伟仔时,马上害怕的把脸移开,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看她那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令我一阵心疼。

  於是我也不知是怎麼的也站起来跟大家说:「我也想走了,不然我陪妳一起走好了。」说完向眾人说了声再见后,便送她回家去了。

  在路上她没说什麼话,但一上公车,她那泪水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我在一旁一见到她流泪,便一把的将她搂在怀里说:「哭吧!吧完妳会舒服一点!」
  她一听我讲完,便在我的怀大哭特哭起来。

  之后我便将她给送回家之后,自己也回家,但是自己的一颗心,却也沉沦在她那里了,那种感觉很奇怪,只是自己有一种发自内心想去保护她的衝动,心里有一个影子,直到最近,才渐渐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

  在看美婷的脸色之后,我便对她说:「美婷妳如果不想玩,就和我一组好了。」

  美婷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后说:「好啊!」便来到我身边坐著,跟我一组开心的玩了起来,看著开心的美婷,我心里突然想到,这好像是我知道自己喜欢她之后,第一 次和她那麼的靠近,轻轻的闻著她身上的处子之香,及由於我是让她玩,输得算我的,所以我是坐在她的左后方,和她微微的靠在一起,我的右手手指,更是轻轻在 她的臀部上有意无意的来回摸著,而她正专注於牌局,并没有发现到我正在吃她的豆腐。

  但我们这样亲蜜的动作,看在小琳的眼里很不是味,她只玩了一下子,便说她不想玩了,一个人跑去喝起了闷酒,而我正沉醉在爱河之中,也没空去陪她,弄得她是越喝越兇,但小琳的一举一动,却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在注意著她。
  结果小琳没多久之后便醉了,看她摇摇晃晃的往自己的房里走去后没多久,伟仔便跟我们说,他要去上厕所,但大约过了十几分鐘之后才回来,而且我不小心留意到他是从小琳的房间那个方向走回来的,看他一脸刚爽完的模样,我心想不会吧!

  我便也假装要去厕所,偷偷的溜进小琳房里看个大概,一进去发现小琳身上盖著棉被,没什麼不对,但当我一将棉被掀开之后,却发现,小琳的衣服被脱得很乱,胸 罩被解开拉下掛在手上,整个大奶上都是口水,下半身的短裤,更是被拉到连阴毛都看得很清楚,但当我仔细检查一下之后,才发现她的肉裤竟然不见了,而且私处 有一股精液的味道,心想,看来她是被伟仔给偷玩了。

  我将小琳叫醒之后,便问她发现了什麼事,她一看到自己的样子,吓了一下,好像把酒都吓醒了,连忙对我说:「怎麼会这样,难到我不是再做梦,小杰是你做的吗?」

  我说:「不是我,我一进来就看见妳怎样子了」

  一听到我否认,小琳便很紧张的问我:「那是谁?小杰你跟我说,我是不是被强姦了~~呜!呜!」小琳越讲越伤心,终於忍不住的掉下泪来,我赶紧抱住她说:「妳先不要那麼伤心,先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下。」

  「好,你听我说」之后小琳便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她说当她看到我和美婷很亲蜜时,心里很不高兴,所以便一个人在喝闷酒,后来觉得自己有点醉了之后便想回房 里睡一下,结果在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有人在摸她,摸了一会更伸手到她的背后将胸罩解开,而她全身无力,便没去阻止那隻手的乱来。

  过了几秒,她突然觉得胸前有点凉凉的,看来是衣服被拉了上来,不久便发现有一张嘴在吸她的奶子,同时有一隻手顺著小腹,慢慢的往她的下体摸去,后来更是将 她的短裤及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她心里想反抗,但一点力都提不上来,便想说可能是在做梦,便没在阻止那个人的动作,结果反而任由陌生的男子在自己的身上佔尽 便宜。

  最后她发现那的手突然伸离开了她,她不尤的鬆了口气,结果没多久,她又感到有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突然往自己的下体顶去,同时她也感到有个人扒在自己的身 上,腰部和下体,不停挻动,那根东西一开始顶得自己不是很舒服,所以她自己还移动阴户,去配合他,结果才有点感觉时,突然有一些热热烫烫的东西喷在自己的 阴户上后,身上的那人也不动了,而自己也慢慢的又昏

上一篇:【和对面淫妇大胆玩】 下一篇:【谍战】情色无间淫辱记——污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