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11作者老柳

             

字数:4200
前文链接:


                十一

  射的真过瘾,一滴不剩的射进丝柔体内,大大出了口舒服的气,嗯嗯嗯,真痛快。笑春早已笑倒在沙发上,建邦无奈的摇摇头:「牛屄,就你牛屄,服了,我徐建邦算是服了!」

  我嘿嘿坏笑几声说:「姐夫,你别鸡巴不高兴,啊,我老婆被你肏过多少次了,我都没介意,我不就放俩屁吗?你可以接着肏啊,切。」建邦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肏个屁呀,你鸡巴把我兴致都搞没了,牛屄,你太鸡巴牛屄了。」
  我小眼睛一转说:「姐夫,其实我最牛屄的是啥你知道不。」建邦怀疑的说:「你这鸡巴人还有啥牛屄的?」

  我严肃的说:「焊接呀,不是我吹,就我这技术,除了我师傅和几个退休的老师傅以外,就咱市里还真就没人能超过我。」建邦眼睛一亮说:「真的?看不出来,忽悠吧。」

  我去,小眼睛一翻说:「你还别不服气,不信你要是有啥特殊的焊接活让我试试,靠,没有我干不了的,没有我干不好的,你别这样看着我,信不信我能把你鸡巴焊屄里拔不出来。」

  笑春和丝柔大笑着对我是又抓又踹的,建邦死死盯着我一会突然说:「别吹牛屄,明天到我那试试,我还正犯愁呢,这个工程要求太高了,几波人都不行,你要是真鸡巴能干好了,我真得好好谢谢你。」

  我勒个去呀,终於让他上套了,靠,这会可要真本事了,那我可不含糊:「一言为定,谁要反悔谁是儿的!」又是一阵大笑。

  第二天老婆开车送我回工厂,一路上这个笑啊,把我这个骂呀,靠,不就没让建邦肏成吗,那能怨我吗,对不。亲完老婆撅着的小嘴,下车背着手,腆着肚子进入厂长办公室,厂长睁大眼睛,急切的说:「咋样了,看你小子这鸡巴样就知道,有门了。」

  我咳嗽一声说:「这个……啊,这个一会派车把我和我师傅,送到工地,这个……啊,这个我和师傅给做个样品,这个……啊,这个可以吗?」

  厂长满脸堆笑说:「行行行,你说了算,这个,啊,这个你别他妈总学我,快鸡巴去吧。」我赶紧叫来师傅,带着各种焊条和工具,坐着厂长的专车,当然了,比不上我老婆的车好,但是这叫专车呀,当然骄傲了。

  到了工地,才知道这难度有多大了,薄的地方和纸一样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别可能我平时吊儿郎当的,真要是工作起来可是最认真仔细的,和师傅反复研究,仔细探讨,静下心,熟练沉稳的一次成功。

  建邦始终在一旁看着我和师傅,焊接完成了,过来一堆工程师,反复检查,认真比对讨论。最后大家一致认同,看着建邦满意的不住点头,我去,老子心里这个激动劲啊,比肏他老婆都美。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不是靠老婆屄,是靠老子的真本领,我差点落泪。很快合作协定就签了下来,八百多万啊,这可是我们厂的历史性突破啊,我去,全厂动员,我师傅是总监理,我是突击队长,这可马虎不得,不得不暂时告别小娇妻,住进简易工棚。

  累,真鸡巴累,起早贪黑的忙碌,这群鸡巴弟兄们真给力,都玩命一样工作,大家都知道这个工程意味什么,就是这样一群男人,用汗水和劳动工人的智慧,历经半年,终於完工并通过验收,好多工友都激动的流下眼泪。

  终於可以回家了,老婆呀,哥回来了,我肏,我咋这么没出息呀,看见家门流泪了。心狂跳不止,打开家门「呀」不对呀,咋这乾净呢,这可不是老婆的性格呀。

  疑惑的进屋,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啊,老婆应该早下班了,都鸡巴几点了,这么乾净整齐我不适应啊,整个转了一边,没发现什么情况,越来越觉得不对。
  先不鸡巴管了,先做饭,我肏,冰箱更鸡巴乾净,不会是老婆一直不在家吃饭吧,啥意思啊,我有点生气了,拿起电话拨通笑春手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气死我了,跑哪去了,我心里一沉,不会找建邦了吧,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不行。拨通大班电话大声说:「嗨,你啥意思啊,笑春呢?让她接电话。」
  建邦回答道:「我哪知道啊,丝柔也没在家,电话关机,我还想问你呢。」
  这可奇怪了,我有点懊恼的说:「我为你拼命干活,你连俩女人都看不住,真鸡巴废物,我没吃饭呢,你要没事过来,给我带点吃的。」

  建邦嘟囔一句:「肏,我还得伺候你这鸡巴人,等着,我就过去!」我心里不服啊,伺候我咋了,老子老婆被你伺候多少次了,你不愿意,我还觉得不公平呢,小子在装逼,还让给你肏一半就软了,我可说到做到。

  建邦办事就是快,没一会就到了,拎着几盒饭菜,往桌子上一放:「快鸡巴吃,我可没功夫陪你扯蛋。」我小眼睛一瞪:「肏,姐夫,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累这鸡巴样,老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过来,咱俩整两杯二锅头。」

  建邦这人,在任何场合都是标准的成功男人,就是在我面前,装不起来,呲牙说:「你他妈就是我的剋星,和你真没办法,你鸡巴四六不上线,不按常理出牌,我算服了你了,就喝两杯。」

  饿死我了,狼吞虎嚥的大口吃饭吃菜,大口乾了一杯酒说:「姐夫,我佩服的人不多,你是第一个,你咋就干啥都行呢,你说我,除了电焊别的都不鸡巴咋的,不过我告诉你,我工作可不马虎,就我这种人,没大出息,我记住我师傅说过的一句话,多大的老闆,都有可能破产,只有技工,永远饿不死,你就说德国吧,他的科技不是最好的,但他做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为啥?就是因为他们重视技工,我们国家,唉!都鸡巴重视你们这种人了。」

  建邦喝了口酒说:「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高的觉悟啊,不错,你说的有道理,你是有点与众不同,我一直不理解,笑春怎么会嫁给你,现在有点明白了,你是表面吊儿郎当,心里还真有想法,来,今天就咱俩,去他妈的公司,喝。」
  头一次单独和建邦喝酒说话,我们谈的别提多开心了,他也不是啥鸡巴老总了,我也不是啥鸡巴普通工人了,就是哥们,就是男人之间最直接的交谈,我们都有点醉意了,话越说越近乎,我不得不承认,建邦真是优秀的男人,相貌事业,文化知识,比我不知道高出多少倍,小眼睛冒着光,心中暗想:『老婆让他肏,值得,真鸡巴值得,我骄傲。』

  今天谈的太尽兴了,微醉的我眨着小眼睛说:「姐夫,我有一事不明白,兄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建邦也微醉了,脸色通红,看着我说:「一天,咱哥俩有话就说,你是真哥们,知道不,我他妈整天在别人面前装,说话的注意措词,办事得注意是否得体,应酬得注意不能让对方看清自己的目的,你知道这多他妈累啊,和你不同,有话可以直接说,想骂人就骂,你说吧,今天咱无话不谈。」
  我们又喝了一口酒,我看着建邦的眼睛说:「姐夫,你这么成功,丝柔姐漂亮高贵,你咋喜欢别人肏自己老婆的,你和笑春是怎么回事,今天你可要老实交代。」

  建邦苦笑着摇摇头说:「一天,不瞒你说,我啥也不缺,丝柔爱我,我也爱丝柔,就是太啥也不缺了,我非常苦闷。

  有段时间,我对一切对失去了兴趣,包括和丝柔做爱,觉得没意思,真鸡巴没意思,我这种情况被我一个最好的朋友察觉了,就是你结婚来的夫妻两人,他也很成功,而且生活比我快乐开心多了。

  有一次把我请到他的家里,和我聊了许多,慢慢的他告诉我,生活有许多方式,越清高越孤独,越成功越失落,仿佛人生失去了目标一样,彷徨不安。我问他怎么才能恢复生活的乐趣,他告诉我,用最原始的办法,也是最简单的方式就能解决,我问他是什么办法和方式,他告诉我,就是在性爱中体会乐趣。

  我不太明白,他老婆笑着说,很简单,你们对老婆失去性趣的原因很简单,单调,平淡,可否尝试过另外一种性行为,我当时有点不好意思,他们一起开导我,就在他家客厅,他们表演性爱给我看,那种刺激让我一生难忘,那是一种特殊的体验,最好的朋友在自己面前和老婆做爱给我看,叫的好淫荡,在他的鼓励下,我加入了,他看着我肏他老婆,那种奇特的满足,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沉迷,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幻想别人肏自己老婆,那是最激动的事了。

  后来你也都知道了,一天,说良心话,我对笑春开始绝无其他想法,笑春太聪慧了,那种干练和精明慢慢吸引了我,我开始注意笑春,慢慢发现笑春看我的眼神非常火辣,我开始有点恐惧,躲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也不否认,笑春性感的身材,迷人的模样,让我激动不已,尤其她的一双饱满的乳房,让我想入飞飞,丝柔看出来了,丝柔已经接受和喜爱这种性游戏了,是她鼓励我,帮助我的,一天,我可都告诉你了,你小子可不要胡说八道啊,笑春是好女孩,你可要珍惜,你也说说,你知道我肏了你老婆后,啥反应,你肏我老婆啥感觉,不许撒谎。「
  听完建邦的表述,我真鸡巴激动,好,够意思,我也不客气的说:「姐夫,其实笑春答应嫁给我那一刻起,我他妈就知道,我这鸡巴样的配不上她,当王八是早晚的事,你说,就笑春那屁股,那胸,那脸,那迷人的眼睛,那身份,那地位,那个大老闆老总啥的不想肏她,除非鸡巴有病。我是真爱笑春,爱她的笑,爱她的娇,就连她骂我,我都鸡巴特开心,只要她喜欢,我就喜欢,真的。
  你说我在不咋的,也是爷们对吧,我就他妈想啊,我这么迷人的老婆,就是出轨,也得找个老子认可的男人,嘿嘿,看见你那一刻起,我就有种感觉,你肏她最鸡巴好了,第一,是咱自己人,第二,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第三,你和我能处的来,我没想到的是,你早鸡巴给我老婆肏了,我心里不太舒服。

  我也不瞒你说,和丝柔是有种胜利的感觉,就我这鸡巴样的,谁能相信,能肏丝柔姐这么高贵的女人,嘿嘿,姐夫,丝柔姐可是很骚的呀,告诉我,你让几个人肏过她。「

  建邦也醉了,兴奋的说:「不多,我们可不是随便和人就干的,除了大哥和你,还有一个是丝柔自己找的一个外地大学生,不过和那个人我们是在酒店干的,我们这身份地位,可不是闹着玩的,第一夜那小子射了三次,哈哈,怎么样,一天,你鸡巴想过在让人肏笑春没有,要是想,大哥怎么样,大嫂可是很会玩的,哈哈。」

  我眯着小眼睛说:「那得看情况,我对他们没感觉,要说再让谁肏老婆,我倒是觉得我师傅可以,我师傅可是好人,老婆死的早,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对我就像对自己儿子一样,五十多岁了,够可怜的。」

  建邦摇着头说:「不行,你师傅太老了,也没气质,有点不配呀。」我小眼睛一瞪说:「你们玩的是高雅情调,我玩的是真情实意,我师傅咋了,为人正派,不嫖不赌,反正笑春要是还想有人肏她,我就同意我师傅,肏. 」

  我们两个人醉醺醺的争论让谁肏自己老婆,讨论各自的淫妻心里,还真他妈有知音的感觉,这时门开了,一阵香风先飘进来,我和建邦都有种沉醉的感觉。
               【待续】

上一篇:【美娟的故事】 下一篇:【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中、下作者charu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