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囚营】

女囚营

  交接手续办好了以后,我的名字就成了过去,因为从现在起我已经和死神签订了协议,他告诉我三天后就可以死了。

  不要惋惜我的命运,因为我是自作自受,不过我还不知道一个可怕的魔鬼正在监狱里等我,而且我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手和脚上的铁链叮铛的响着,我知道死囚犯就该这样,但是我却不知道,其实我的死神协议,并非是合法的,而且在我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一刻,我已经把自己卖给魔鬼,而且只要我在走三十六步的距离以后,我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过似乎我从作案之后,我的命运早已注定了吧?)到了牢门口看到,这是个三寸乘一寸的小型气窗,加只能向里推的送饭口,和用铁皮包裹的门,我正想看一下里面时,狱警已经把门推开后,将我一下子推进去,接着咔嚓一声把门锁死。

  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就在我想找东西坐下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我的手腕,然后猛地往怀里一带,接着不由分说的将一个东西才进我的嘴里,我只觉得疼痛难忍,牙龈被什么东西扎进去,接着手臂也被绳子绑在了身后。

  痛的无法形容,我的牙齿越来越麻木,很快眼睛上也被一块布挡住了视线,就这样我被恶魔控制了。

  恶魔终于停下了动作,他正在欣赏我这个完美的肉体,我心里很明白他是想强暴我,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如此可怕的刑具来折磨我的身体呢?难道他喜欢这样?

  囚服被他撕烂后扔在了地上,我终于把白皙的小翘臀和纤细的大腿漏出来给他看,不过大腿本能的夹紧,使得他看不见,我的两个迷人的小肉穴,不过硕大的乳房就没办法保护了。

  恶魔开始喘粗气了,我能够感觉到他的手正在摸鸡巴,这种极其暧昧的气氛,让我有点羞辱感,不过心念一转之后想道:「反正我也是将死之人了,就当是最后做一次(女人)吧?」

  恶魔没有按我的想法做,他从刑具里拿出一根锥子后,将我推倒在床上,我只觉得屁眼里被锥子扎入,接着他的另一只手,从腰部伸进我的阴道里,将两个手指抠进里面。

  同时发力的两个痛点,使我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想喊叫,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嵌入口中的东西,竟能使我一点声音都发不出,这也就是说明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我无法出声了?

  锥子已经到底了,抠阴道的数量我也忘记了,恶魔似乎很不满意我的反抗,现在的他正用锥子顶住脊骨,然后将另一只手慢慢的伸进阴道的深处,我既不敢动又不得不动,所以只能无助的落泪和摇着头表示向他求饶。

  尿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流出,这是我第N次落泪,恶魔看到我流出的尿液以后,他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牢房。

  牢门被打开后一个狱警说道:「感觉如何?」

  还可以,不过反抗的力道太小,需要加强训练的强度。

  你不和她做爱吗?她的身子还不错?

  叫上两个好友一起玩更有感觉,不过就不用邀请你了?

  那我先玩着,你去找王哥和六子吧?

  咔嚓门又被锁上了,不过我的身体却还在疼,这时我不敢想所谓的狱警会怎么虐待我,但身体却开始本能的发抖了。

  身体被他翻转过来后,他的右手按在我的阴道上,然后将屁股骑在我的胸口上,此时我才突然发现他竟然是一丝不挂的状态?

  越抠越用力了,他的手指已经深深的嵌入阴道,我只能随着他的上下移动,不停地仰头和低头,却无法做其他动作。

  王哥,你最近有学到了什么酷刑啊?

  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今晚我们就好好享受吧?

  话音刚落的瞬间牢门就被打开了,接着王哥说道:「小四你还在玩地下情人啊?我就不明白你,难道不嫌烦吗?」

  突然加大力道,然后将整只手伸进去,接着将我的身体拎起来后才说道:「当然不嫌烦了?每个女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的。」

  我又一次落泪,这是第几次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对于这群没有人性的恶魔来说,眼泪只会加大他们的兽欲而已。不过,这已经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床上躺着的王哥,命令小四将我的阴道套在鸡巴上,接着六子和他分别在腰部和屁眼里扎入锥子。

  六子将锥子在尾骨里旋转,我用尽全力的夹紧阴道,使得在里面的鸡巴瞬间勃起,然后小四在把锥子扎入腰部后,我又开始扭动身体的臀部肌肉,使得阴道开始前后蠕动。

  左面的腰部扎入锥子,我只能向右弯腰,然后右面的锥子在扎的深一点,我又往左,就这样随着他们的扎入和拔出,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和蠕动阴道,使得在那里的鸡巴享受着我的性爱大餐。

  王哥此时心满意足的眯着眼,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性奴是不是该加点火力啊?」

  王哥你真会享受啊?好吧?加点火力好了。

  还没明白什么是加点火力的时候,跟着来的第四个男子,将一根不知何时点燃的蜡烛,放在我的身后,接着只觉得欲火攻心疼得我有想死的冲动,紧接着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着,比起之前的被扎要更加的快和更加的用力。

  火苗开始在脊骨的凹陷处游走,先是从颈骨向下走,我随着它的下移往前顶着阴道,使得里面的阴茎越发的坚硬。

  到了屁股的凸起部分,我疼得大汗淋漓生不如死,接着蜡烛移到腰部的右侧,我的身体也慢慢的向左倾斜,蜡烛再从右移到左侧后我也随它向右倾斜身体……阴道已经流过两次淫液了,我此时才明白,为什么他们在这之前要给我抠阴道,原来是为了延长我的高潮时间,这样他们既不用费力的猛插阴道,又可以充分的享受我的性爱大餐。

  高潮终于破门而出,我整整用了四个多小时,在这期间的我已经被四个男子全数LJ了,而且每一个都用了点火那种酷刑。

  兄弟们还想玩什么吗?

  小四说道:「要不再玩会骑马好了?」

  那个确实很好玩,王哥您先来吧?

  也好,我也有些日子没玩了,都有点不会玩了。

  手在这期间被他们解开了,然后让我跪在地上,用手支撑起前身的重量,接着王哥很随意的骑在我的腰上,在把脚抬离里面。

  身体突然被压住,我正想着是什么酷刑的一刻,身后的屁眼猛地被锥子扎入骨头,然后小四说道:「母马还不往前爬?」

  死亡的想法已经是不止一次了,不过都没有这次强烈,我的手抖得很厉害,根本没办法移动,就在这时,锥子又一次扎进来了。

  努力的移动了一小步,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又一次落泪,不过和之前的眼泪有所不同,以前的都是咸的,而这回是苦的。

  锥子一如既往的扎进来,我又移动了一步,接着王哥将勃起的鸡巴放在我的后背上前后移动它,我一下子发觉,鸡巴上的精液黏在了皮肤上,使我有一种很难形容的不适感。

  没有任何感情的锥子,又一次扎入的同时,我的身体再一次进入了恶性循环,因为我一边要忍受鸡巴带来的不适感,又一边要忍受剧痛的前进着,而最要命的是,王哥在摩擦后背的同时,还会用力压住我的身体,使得我的移动突然停止,而紧接着的扎入,就成了我身体的催命符。

  王哥的尿意终于来了,只听他说道:「该最后一项了。」

  说完话的王哥起身站好,接着不知道是那个人,将锥子狠狠地在我的屁眼里乱捅,很快我的屁眼已经是血肉模糊,然后王哥将鸡巴猛得插进去以后,只觉得尿液快速的流进了屁眼里,然后是比任何一次疼痛都要大数十倍的剧痛,从那里传了出来。

  四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痛结束后,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昏死在了恐怖的牢房里。


       第一卷 死亡之前的眼泪 第二章 对生的绝望

  醒来的一刻不知是何时,我还是被那个口器封住声音,眼睛也被布条蒙着,不过身体已经被吊起来,而且屁眼的疼痛,也随时提醒我还没有死的信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屁眼突然被什么人摸了一下,我的脚指尖在空中不停的寻找着支点,可却无法找到,然后感觉了一下四周的气氛后发现,这里应该不是牢房了,因为可以感觉到阳光的温暖和风吹过身体的感觉。

  手又一次摸了一下,我又得扭动身体忍受剧痛,然后男子视乎在笑着看我的表情和身体,不过很快就离开了。

  绳子突然被他们解开,我也顺势躺在了地上,接着小四把我眼睛上的布快速的解开后,在戴一个内嵌式眼部扩张器,我突然间看到东西的瞬间,就被这个东西强行的扩张,使得眼睛一下子非常的疼,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王哥的舌头也突然舔进我的眼睛里。

  眼睛疼得感觉很特别,很快王哥的舌头在眼睛里乱舔,接着我眼中的世界越来越模糊,再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却非常的痛苦,完全形容不了的感觉。
  王哥资料更新:非法监狱的狱长兼本书的主人公。

  小四本身是个人妖,经过整容和变性手术后成为男人,性情以虐杀女囚为乐,是个心里变态的恶魔。

  小六和八格也是他们的好友,不过因为都是黑户,所以既没有国籍也没有名字和具体身份。

  监狱里的女囚们:

  八格来到了十二号牢门后,看了一下里面的女人,这是个犯了拐卖人口案子的女性,不过因为害死了几个人,所以进了这里。

  打开牢门后,将她的身体推倒在床边上,然后拿起一根一尺多长三指粗的木棍后说道:「给你捅捅下水道?」

  木棍向女人的屁眼里慢慢的插入,她的膝盖顶住床,将头高高的仰起后,手却不停的在后背乱抠,看来是疼得神经错乱了。

  一尺长的木棍仅剩下把手了,然后八格把她扶起来后,在用细绳将她的大腿绑死在棍子上,接着低声说道:「小骚货,该让你明白什么叫酷刑了?」

  已经痛不欲生的女人,只能不停的摇头,不过王哥接下来的酷刑将使她彻底的绝望。

  拿起一个特制的鞋子,将她的脚套进去,然后将十多根铁钉钉死在上面后,再把木质的护腿也以同样的方式钉死,这样女子就已经被活生生的钉死在地上了,不过上半身和阴道却还能移动。

  此时的八格将脚踩在她屁股下的护腿上,将鸡巴贴在女子的头上,接着掏出鸡巴开始尿尿了。

  尿液顺着头发向下流动着,很快到了女子的后背,然后是流到了屁股以后在进入护腿和最后的鞋子,但是每过一个地方,女子都会死命的挣扎,预计是因为尿液触碰到了伤口,使她异常的痛苦。

  阳光下的我们:

  被连推带搡的送到了厕奴墙壁的我,已经没有了视觉和说话的功能,这时只能有触觉的我,是一个活着的死人了。

  王哥还在欣赏我的身体,只不过想法却很邪恶,因为我就要成为这里的一个公共厕所,而且是那种死不了活受罪的类型。

  身体被布条绑住手臂,大腿小腿和腰部,然后用钉子一个个的固定在一个露出屁股的木板上,然后除了阴道保留以外,将我的正面也用同样的木板固定。
  一切完成后,用砖将我和其他几个厕奴,封死在里面,当然,那个被八格浇尿的女子,也在这里面了。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很快一个鸡巴插入了我的屁眼,只觉得疼到了极限使我的身体不停地挣扎着,不过尿尿男子的感觉却有所不同,他感到却是我的屁眼不停蠕动的快感。

  正在求死不得求死不能的同时,阴道的里面突然被个针管刺痛,接着一中液体被注射进我的体内,很快我呼吸强劲体力也迅速恢复,不过就在我被注射强心剂的同一时间,第二个上厕所的男子,将鸡巴插进了我的屁眼。

  比第一次的痛苦要大出十几倍,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鸡巴是有意的停留在屁眼的门口,这样他的尿液就可以慢慢的灌进我的体内了。

  男子很会享受,他不紧不慢的摩擦着鸡巴,然后利用我的躲避,来将鸡巴上的包皮反复摩擦,很快尿液连同精液冲进我的屁眼,在与血液会合后,向身体的内部缓缓地流淌,我一步步忍受着羞辱的剧痛,还要在强心剂的作用下,保持高度的兴奋。

  八格问道:「王哥还看她做什么?」(她就是我)她是个拐卖人口的?
  长得太没品位,所以只能做厕奴或活品,不过说真的,要是屁股能在丰满一点的话,就是个难得的肛交性奴了。

  是啊,不过有点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三个上厕所的男子,我已经离死亡还有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过死亡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作者提示:女主角变更为非法监狱的女性群体,但还使用第一人称我。
  屁眼里的手指还在用力的抠着,我被皮革式的眼罩封住眼睛,嘴里带着口交用的情趣口伽,手臂伏地犬跪在床头上,等待着主人和我做口交调教。

  王哥坐在床上,看着已经被扒光的性奴身体,她是刚刚被送来的,不过因为长的还可以,所以王哥想给她单独调教一下,而这时的他,正在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去抠性奴的小屁眼,性奴多大了?一边问一边往里面深入。

  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好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肆无忌惮的将手往里深入,女子被抠得站不起身动不了地方,只能高声的喊叫和不停地扭动身体。

  这是何苦呢?说出来又不会丢什么东西,快听话。话虽然没有什么但手却阴险的抠进了末端,而且还用大拇指按住她的尾骨。

  啊啊啊啊啊啊,哭声连着哀嚎发出来,女子含泪说道:「我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嘶哑而又痛苦的说道:「我二11」

  早点说不就没有这么多的磨难了?说你愿意和我上床,还有承诺永远做我的性奴隶。虽然轻了许多,但手还没有离开屁眼。

  我愿意和主人上床,并且发誓永远是主人的性奴隶。

  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后说道:「转过身来性奴。主人要和你口交。」

  身体转过来的性奴,仰起头说道:「主人插进来吧?」

  抓住一缕头发以后,将她的头往鸡巴上一带,然后前顶鸡巴的同时,将另一只手放在性奴的腰部。

  手指轻轻划过腰部的皮肤,性奴突然感觉到痒以后,身体本能的颤抖随之而来的就是口腔的吸力加大。

  王哥又划了一下后说道:「再用力一些性奴,我要你用最大的吸力。」
  半推半就的性奴是加了力,可却没达到王哥的要求,只见他突然将食指没入腰部的肉里面,然后性奴猛得发力,将口中的鸡巴吸得吱吱响。

  王哥没有停下的意思,手指从一根达到了五根,性奴再也受不了了,她用尽全力的吸允着口里的鸡巴,试图用这种方式让王哥射精,也是为减少自己的受苦时间而努力着。

  不再是用力抠一点而是持续不断,性奴现在才明白,主动权完全都是在王哥的手里,他想快就快想慢就慢,自己只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

  已经不在抓头发了,王哥将双手都放在腰部后,一边用痒命令性奴的行动,一边将脚踩在她的屁股上,很快性奴被他压倒在地上后,他也将鞋子落在了性奴的小腿上。

  性奴听好了,我现在的游戏方式叫深入地心,你只要保持这个姿势就好了。
  脱掉鞋子的王哥,将脚踩在臀部的凸起处,接着将身体缓缓的抬起后,在用手支撑起身体。

  被扭曲到极限的身体,性奴现在是腹背受敌的状态,屁股和口腔支撑起王哥全身的重量,腰肌弯曲成月形却和头部保持垂直,最要命的是,身体的重心会随着王哥的抽插而改变,使得自己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性虐玩具。

  终于如愿以偿的射精了,王哥慢慢的松开双脚,然后看着性奴说道:「以后你是我的人了?记得叫我主人哦?」


       第一卷 死亡之前的眼泪 第三章 性奴与活品

  穿着普通女囚服的女子们并排站在王哥的眼前,这是挑选活品和性奴的必要程序之一,也是决定她们未来命运的一次筛选,能入得王哥眼的女子会被送进性奴营去调教,而剩下的女子,将会被狱警们当作泄欲的工具,然后玩到死为止,就像之前的厕奴一样,会被他们慢慢的折磨死,不过死亡时间就无法确定。
  摇着头的王哥一句话也没说,看来这三十八名女囚里,没有一个能入得他的法眼,而身后的小四补充说道:「王哥?那个十一号你也没看上吗?她看起来还可以试试看?」

  十一号是个老女人了,年纪是三16,不过因为皮肤保养得还算说得过去,所以看起来还像个二十出头的夫人,当然她已经是一个儿子的妈妈了。

  这种残花败柳我可没兴趣,再说就算调教出成绩了,也会因为年纪而大打折扣,所以是即费力又不赚钱的废货。

  也对,不过就这么杀了她太可惜了?唉要不我们来个虐杀小游戏好了?养着她成为我们的爱之奴隶。

  活品资料更新:它是性奴没被选中后的结果,一般来说就是做厕奴和作为性奴收藏家的玩物,当然结果都一样那就是死。

  还是你想的远,好吧,就给她开一次特例,不过既然是爱之奴隶就得有爱之奴隶的样子啊?

  听到这里的十一号突然扭动了一下腰肌,视乎是有所触动。

  王哥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最终筛选都完事了?活品们就各自回到牢房吧?」

  狱警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每个男子都快速的抱起一个活品,然后兴匆匆的往牢房了走去。屋子里一下子变成了菜市口,而被狱警们抱起的女子们,一边哭喊一边奋力挣扎着,不过就在她们哭喊的同时,十一号也被小四给抱了起来了。

  可怜的十一号爱之奴隶:

  筛选室里的十一号,已经被小四做成了爱之奴隶的样子,她现在是手臂被钢管拉直,嘴部带着死囚犯才能用的口衔,眼睛也被嵌入式的扩张器撑开,不过为了更好的性虐她,衣裤还没有扒下来。

  看着王哥和小四,十一号即不能说话也不能闭眼,只能一边落泪一边躲避着他们的目光。

  小四走到她的身后,将她的裤子松开一个纽扣,然后快速的将手伸进阴道口。

  低下头弯腰进行反抗,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兴奋,然后小四将另一只手也伸进去后,她的腰部也逼迫挺起来直立,然后他用摇头暗示小四不要在摸了。
  王哥不耐烦的说道:「小四可以了?你还想玩多久啊?」

  拿起匕首的小四,将囚服的裤子在大腿的中部隔开,然后再用一根细细的铁丝串在断开的裤子上,最后收紧,接着用同样的手段将另一个裤腿也缝合成这样。

  乳房处被隔开了,铁丝没有将衣服收紧,却在乳房上勒紧,然后在看到鼓起的乳房时,在将衣服穿入铁丝,这样十一号的乳房就和衣服成为一体了。

  小四接着将腰部以下的衣服隔开后,十一号的爱之奴隶就算是完美的做好了。

  阴毛下的小肉穴粉红中略带暗黄,腰肌虽然有些赘肉,但还不失白嫩水滑的感觉,乳房被铁丝鼓得像个皮球,那羞辱的眼神中透射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小四将绳子绑在钢管上吊起她以后说道:「爱之奴隶,该让主人享受你的性服务了?」

  王哥拿出筛选室的性奴十字架大床,这是用来玩爱之奴隶的十多种刑具之一,它的外形是十字架结构,所以才有这个名字,而且这个刑具的用法也是多种多样。

  将十一号的膝盖固定在下面的一对铁环上,使得她半蹲半跪在这个刑具上。然后王哥将脚插入裤裆里,接着一点点的将鸡巴,移到她的小肉穴下方。

  低着头的十一号已然落泪,因为床和她的距离,已经不到十厘米的状态了,而王哥的臀围绝对要大于这么小的距离,所以她现在的感觉就只剩下疼了。
  鸡巴终于进入已经淫业泛滥的阴道,然后小四说道:「爱之奴隶的第一次性虐游戏调教开始。

  手突然摸进屁眼的上面,十一号猛得移动屁股,使得阴道迅速的收紧后在放松,就在这时,小四再一次发力,使得她一边收紧一边放松的持续做同一动作。
  王哥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他现在就算一动不动,也可以享受到十一号的性爱服务,而这种气氛也使他闭上眼,将鸡巴往阴道里面慢慢的深入着。

  小四不是用力抠了,他的手在屁股上乱摸,一会来到臀部的凸起之处,一会移到下面的阴沟里,在一会到了腰部,在一会到了后背和乳房上,而十一号则在不停的,反复的扭动着身体。

  三十分钟很快就到了,小四将手撤走后说道:「王哥?点火是不是有点不够爽啊?要不换个花样?」

  王哥说道:「四角锥也用腻了,你想个新的方式好了?我们这里数你鬼点子最多了。」

  小四深思后说道:「要不来个木棍进后门?唉那也不够爽,唉我有个主意了,就用这个好了。」

  王哥莫名其妙的的等了一下会后,只见小四拿来一个性虐皮鞭和一桶水过来,然后说道:「桶里是海水,鞭子是性虐皮鞭,这回爱之奴隶可有的受了。」
  性虐皮鞭资料更新:又名马尾鞭,是个黑色的皮制鞭子,因为鞭条众多而不易出现伤口,所以是性虐游戏必备的刑具之一。

  握紧马尾辫的小四将它放入桶里说道:「王哥,你可准被好她的突然爆发哦?我开始打了。」

  啪突然被打得死去活来的十一号,一下子激烈的扭动着身体和阴道,这种剧痛瞬间变成了性爱服务,然后小四连着数十鞭打在她的臀部后,十一号开始痉挛和抽动,再下来的小四,又是十几鞭子落在腰上,十一号已经彻底的崩溃,她也终于哭着喊了声,不要再打我了,我愿意做爱之奴隶,不过小四和王哥却只是听到了,她呜呜呜的哭声而已。

  王哥的鞭子在抽打她的后背,这时的十一号已经死心了,不过因为打得太狠了,身后的衣服已经被撕开,而洁白如玉的皮肤也变得红彤彤的一片,当然身下的小四,还在享受她的性爱服务。

  王哥说道:「小四,我们可以去了吧?」

  早就可以了,只不过还没满足而已,不过说起来,我的这个性虐游戏感觉挺好的,比起点火是有点不足,但也很不错了吧?

  是不错,以后还得推广一下,不过那是以后了,说完停下了。

  打开膝盖上的绳子后,十一号终于能站起来了,不过就在这时她竟然跪倒在地上,原来因为时间太久,她的腿已经麻木了。

  扶起她的王哥说道:「我先去园林等你?你把必要的刑具都带到那里吧?」
  好的,待会见王哥。

  时间飞逝十多分钟后的园林深处。

  小四手中拿着一个阴道扩张器,王哥则拿着一个四角锥,然后他们各自站到十一号的身旁。

  解开手臂上的钢管后小四说道:「给我跪下爱之奴隶。」

  已经绝望的十一号,认命的跪下身子后,接过小四递过来的阴道扩张器,然后将它戴在阴道里。

  王哥笑眯眯的走到身后,将四角锥扎入她的屁眼里,仅留下一个小头漏在外面,不过她竟然忍住了没喊。

  小四低声的说道:「手伏在地上,翘起你的大屁股,记得我没叫你动之前你不准动。」

  说完拿起根树枝插进屁眼后,将一盏油灯挂在上面,在点燃油灯上的灯芯。
  十一号终于明白不准动的含义,自己屁眼上的四角锥,正被火苗持续的加热,而这些热量将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使得自己手不停地痉挛和抽搐,而且她也发觉一件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阴道内的扩张器变成了传感器,热量在它的诱导下,慢慢的向阴道内进军。

  小四对着王哥说道:「王哥,她得调教多长时间啊?」

  第一次是十分钟,然后是一小时,最后是两小时,当然,要是她中途把油灯弄灭,就从新计时。

  听到这里的十一号,又一次落下眼泪,她不知道明天还会有什么可怕的酷刑等着自己,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心死了,不过心死并不代表着她不会怕疼。

       第一卷 死亡之前的眼泪 第四章 爱奴出生记

  十分钟对于我来说是漫长的煎熬,油灯还在不停的灼烧着屁眼上的四角锥,我跪在地上忍受着屈辱和炙热的双重酷刑,却还要一动不动的让主人欣赏我的裸体,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了。

  王哥,爱之奴隶是什么样的人啊?以前我还真的没见过。

  什么!不会吧?我还以为你有过这种女人呢?

  一直是听你说,但真的是没见过,它就是所谓的爱奴吧?

  是的,它就是爱奴的一种,不过因为可以说话,所以和性奴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调教的难度要大许多。

  说完话的王哥摘下油灯后说道:「该第一次调教了?小四你去领个活品过来,我要给爱奴做调教。」

  小四兴奋的走到园林的入口后说道:「王哥先玩会吧?我怎么也得十多分钟后才能回来。」

  听到小四的话,我突然一阵恶寒从体内冲出来,然后听王哥自言自语的对我说道:「爱奴可以说话了。」说完把口衔拿了下来。

  口衔资料更新:死囚犯的封嘴用具,是用钢铁做的骨架,前后各有一个弹簧片,只要放进嘴里就可以将牙齿和嘴唇套住,使得口衔完全与嘴部复合在一起,不过因为可以取下,所以和活品的一次性封嘴口器不同。温馨提示:活品的口器是它的改版。

  咳咳咳,咽了一口唾沫以后说道:「主人好?」

  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屁股,然后又将目光转到一棵树下,接着将那里的一根树枝捡起来说道:「爱奴爬过来?」

  我听话的爬过去仰着头说道:「爱奴过来了主人。」语气充满了柔情和暧昧的味道。

  王哥轻声说道:「站起来?将腿分开后,在用手扒开阴道。」

  我努力的站起身,呼吸异常的急促,这时我才发现,因为长时间的下跪动作,我的腿已经麻木了,现在别说叉开腿,连最起码的站起来也是难如登天的事了。

  缓冲了两分多钟,我终于适应了,然后将手放在阴道口,将白里透红的大阴唇拉开,将阴道壁内的扩张器暴露出来。

  王哥满意的看着我,然后拿起树枝,将其慢慢的插入已经门户大开的阴道深处,接着将扩张器取出后说道:「用阴道的蠕动将里面的树枝顶出来,记得不准用手去拽。」

  突然间明白王哥的用意,但却不敢违背他的意志,我只好前后移动屁股使阴道蠕动,接着树枝开始慢慢的移出阴道了,看着我的眼睛和下身的树枝说道:「快点爱奴?一会儿小四带来了活品以后,你的苦难可就真的来了。」

  树枝被顶出来了,我也将之前的淫液流了出来,这时听见小四一边喊着活品快点走,一边竟然发现,所谓的活品,就是和我一起入狱的一个姐妹,而且她比起我的状态,简直可以用天堂与地狱的差别来形容了,因为我看到的是一个,满身伤口半死不活的人。

  小四推倒一丝不挂的活品后说道:「想死可没那么简单?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死亡是我们给你的最高奖赏,你觉得我会那么容易让它发生在你的身上吗?」
  说完将她的身子用手按住,接着坐在她的胸口,将手移到大腿的根部以后,在同时将头往后仰。

  手指很快进入了阴道深处,然后将仰头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活品的阴道上,只见活品拼命的摇头和蹬腿,却无法挣脱手的深入。

  小四开始变本加厉,他用力的踩住地面,然后用手慢慢的向上提起阴道,只见活品的腰向上挺,接着脚也离开了地面,不过乱踢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但没敢说不要,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了这两个字,小四也不可能停下,而且他会更加残忍的对待我和手中的那个所谓活品,而且会更加的用力折磨她。

  王哥又一次满意的笑,因为这次表演的目的,就是想看看我的邪恶指数有多少,还有就是测试我的服从指数。

  王哥说道:「爱奴,捡起地上的树枝?」

  我捡起后说道:「爱奴捡起来了。」心里说道:「这是要我去折磨眼前的活品吗?看来是真的。」

  小四把她的手臂绑死在身后,然后将她的身体扶起,接着看了我一眼后才说道:「将树枝顶在她的阴蒂上。」

  我按着他的意思将树枝顶在阴蒂上后,活品开始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躲避着,可我却发现她的气视乎不对,然后渐渐的明白,原来活品被注射了春药,而且已经有点效果了。

  王哥走到小四的身后,然后好像递给他一些什么东西,接着活品突然激烈挣扎,而且越来越快了。

  我有点不明白出了什么事的一刻,王哥将手放在我的手上,我一下子发现秘密所在,原来王哥递给小四的是牙签,而我现在的手中也有十多根同样的牙签。
  王哥低声说道:「扎进她的阴道周围,还有乳房,记得要完全没入才能去扎下一个。」

  眼泪落下的同时没有说话的我,将第一根牙签扎进去,心里像喝了辣椒油,但表情却不能有所触动,因为我的心里在说:「快点结束她的生命吧?我现在只能做这些了。」

  十六跟牙签都被我扎进去了,女子现在的挣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看着她在地上的舞蹈,小四和王哥说道:「爱奴的第一次调教开始倒计时,从现在起活品是你的了,记得你在一小时之后必须杀了她就行了。」

  说完话的小四,先将我身上的刑具全部取下来,在给我一个性虐皮鞭后说道:「要记得别那么快,离一个小时越近,你以后的调教也越轻松,当然你可以马上杀了她。」

  心灵和心灵在打架,一面在和我说快点杀了她?这是你能做到的最后一件好事了?

  另一面却说道:「反正她都是个死,就让她死得有价值吧?」

  小四和王哥终于离开了,我还在看着女孩的舞蹈,她眼睛里满是泪痕却毫无神采,因为按照活品的规矩,她的眼睛已经被这里的狱警们刺瞎了,而且在刺瞎前,眼睛还会接受一系列的酷刑。

  手再次摸在她的阴蒂上,她绝望的扭了一下后继续,我心里在骂自己卑鄙无耻,竟然想玩她的身子,原来我的心性,还是邪恶的东西比较多一些,不过心灵一直在提醒我,她已经必死无疑,所以我只是利用她的死,帮我更快的成为爱奴。

  手轻轻的抚摸伤口,活品开始按我的意志扭动身体,我一边抚摸一边将皮鞭的把手,插入她的阴道,接着将它一点点的顶进已经淫液横流的阴道里。

  活品开始淫乱的蠕动阴道,我心里明白是春药的作用,我心里一笑将皮鞭抽出来以后,然后用遛狗的方式,使得活品跟着我的手在地上画圈,而另一只手,就不时的抚摸她的痛处。当然这一切都落在王哥和小四的眼睛里。

  已经画十个圈了,我将皮鞭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活品不停的顶着阴道内的皮鞭,那种渴望的感觉尤为明显,我将它拔出的瞬间活品竟开始摩擦我的大腿,而且淫液也黏在了大腿上面。

  我举起皮鞭打在她的屁股上,她不顾廉耻的还在摩擦,我用力的推开她的身体后,将皮鞭捅进她的屁眼,只见她坐到地上用力的挤压皮鞭的鞭梢,几乎要将它没入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拔出皮鞭,然后狠狠地打了她四鞭,只见她毫无退避之意,竟像个淫妇一般,向我的怀里转,我死命的用力打她的阴道和腰部,她竟然享受的扭了几下身子,视乎在用行为暗示我她很舒服和享受,要我更用力的打她。
  皮鞭和她的身体在发出清脆的响声,很快女子就开始迷乱的扭动着曼妙的身姿,那些被牙签扎入的伤口,不但没能使她死亡,道是成了她的一大快感来源,不过因为没有和男人做爱,春药最终成了她的催命符,不过她的死亡过程还不算太苦。

  王哥和小四回来以后,我又变回了爱奴,这时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心地善良的人,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爱奴了。

  王哥拿出四根牙签后说道:「爱奴听令,将它们扎入屁眼和阴道的两侧,先让你尝尝它的味道?」


       第一卷 死亡之前的眼泪 第五章 调教爱奴1

  身上穿着普通的囚服,我现在被关在王哥的寝室里,这里的布置很恬静也很舒适,合我这一身囚服,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不过身体内的牙签一直在提醒我,我现在是一名爱奴,是等着主人前来侍寝的一个性奴隶。

  我的手在爱抚阴道内的牙签,这是王哥给我的调教,说是要我一直保持淫液爆发的状态,这样在插的时候,就可以毫无阻碍的一下子插到底部,而且会使我爽到顶点。

  我的淫叫声回荡在小屋里,很快一个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大门被王哥推开,我的主人也终于站到了眼前。

  坐到床边上的主人说道:「爱奴躺在主人的身边?」

  我说道:「爱奴听到了,主人请享受爱奴的身体?」语气非常的轻柔和暧昧,而且再躺上床的一刻,还低声淫叫了一次。

  笑了一下的主人,将手摸进我的阴道口问道:「这里的蜜汁够不够多啊?主人先看看再说?」

  手很用力的抠进了阴道,那里的淫液将手指粘合,主人很性福的说了一句:「还算可以,但还有点不够的感觉。」

  说完将食指狠狠地顶在阴蒂上,再将小拇指放在牙签上,接着将空出的中指和无名指抠进阴道里。

  痛得我死去活来却还要说道:「主人对爱奴真好,爱奴永远是主人的玩物,爱奴还舒服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越来越用力的抠,我已经是十多次的僵直,这种痛的感觉是主人驾驭我的武器之一,也是爱奴必须度过的一关,因为爱奴是性奴隶中的玩具级别,只有将痛苦变成快感的前提下,爱奴才有可能真正的变成一个性虐玩具,否则最终的结果还是死路一条,当然死亡之前的酷刑还是必要的。

  淫叫声在刺激着主人的每一根性神经,我在用它帮助主人快一点进入感觉,这时的他越快进入感觉,我的痛苦也越短,这也是我唯一减轻痛苦的手段。
  终于到了临界点,我的眼泪顺着眼眶流到鬓角,接着缓缓的滴在床的大被上。

  我说道:「主人插入吧?爱奴想做爱了。」

  双手用尽全力的抠进阴道,我张大了嘴却不敢喊疼,然后将阴道壁蠕动了一下后说道:「主人插进来吧?」

  脱下我的裤子后,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下,然后将一柱擎天的鸡巴插入那个被他蹂躏的阴道里,接着一个猛刺将鸡巴插入其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吸呼吸,主人再来一下?爱奴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深点主人,爱奴爽死了。(眼泪)呱唧呱唧的声音在阴道和鸡巴撞击时响起,主人那低吼的叫声和我的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我微闭双眼,感觉着至虐痛苦和快感的双重酷刑体验,不过还是快感大于痛苦的感觉。

  鸡巴在里面前后移动,每一下都会带着剧痛,我的里面越来越难以形容的兴奋,就像一条小鱼在大海里畅游,是那么的自由和无拘无束的感觉,以前和丈夫做爱时,是绝对不会有这样感觉的。

  越来越深了,我已经变得毫无力气反抗,虽然痛的感觉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可这种痛却让我很渴望,我一边哭泣一边仰着头性福的淫叫着说道:「主人捅进最深处吧?爱奴想怀上您的孩子,再深点再深点那里的淫液好多好多。」
  王哥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他的鸡巴已经像个电棍,那上面的青筋都已经爆裂,而精液也已经爆满,然后他说道:「主人就如爱奴所言给你我的精液。」说完一个前顶,将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

  淫液前所未有的冲出阴道,精液和它在不断的融合,我一边哭一边淫乱的喊道:「爱奴的大潮来了,精液在不停地往里转,爱奴是主人的玩物,爱奴好爽好爽。」

  小四,她现在是我的爱奴了,你以后就是她的教官了?不知何时进来的小四,被王哥发现了。

  我是爱奴的教官了?还真够快的!呵呵呵呵。

  爱奴见过教官,教官有什么调教爱奴的吗?

  三分钟后的我跪在床沿下的地板上,教官小四将我的手臂反锁在身后的肩胛骨上,然后看着主人说道:「玩会口交调教吧?」

  脱下裤子将骚气冲天的鸡巴放在床边上,我闻了一下,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大脑,使我有点窒息的感觉,然后我伸出舌头先舔了一下鳌头,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进入口腔。

  小四将鞋脱下后说道:「爱奴开始吧?」说完用力的一脚,踢在我的屁眼里面,使我吃痛的将头,埋进主人的裤裆里。

  舌尖舔舐着满是淫液汗液的鸡巴,每一次我都要恶心一下,不过与此同时的小四,却用大脚趾去划屁股的阴沟,我就这样忍受着时时刻刻从那里传来的剧痛,却要不停地舔主人的鸡巴。

  小四有点不满足的说道:「爱奴叉开大腿,教官要深入宫门。」

  按着教官的话做,我将大腿叉开了,小四跪倒在地上后,将手摸进我的屁眼里,那里的牙签突然传来剧痛,使我突然明白,真正的酷刑终于开始了。

  将舌尖舔在阴茎的下面,然后用舌根去舔主人的鳌头,一边舔一边说着主人的鸡巴真好吃,爱奴最爱吃主人的鸡巴了。

  小四听着我的话,然后用手触碰了一下四角锥的伤口,接着低声的说道:「起来跪倒在床上,教官教你如何下跪。」

  突然的一下刺痛使我猛地一个激灵,然后顺从的说道:「爱奴听从教官的话,爱奴这就学下跪。」说完慢慢的爬上床,然后将手放在主人的腰部两侧,在将阴道对准他的鸡巴。

  小四看着我的样子说道:「现在你的姿势还算正确,这种姿势名字叫犬跪,也是下跪中最常用的一个,记住他的名字叫犬跪,以后我只要说出名字和相应编号,你就要摆出来。」

  小四说完这一切后继续说道:「犬跪第二形态教学。」突然将手摸在我的四角锥伤口处,我疼得专心刺骨,不过就在这时,小四却用手指按住伤口说道:「手臂弯曲用肘关节支撑身体,将头放在主人的腰部后,再将屁股高高的翘起来。」

  我把哭泣的声音压得很低说道:「是爱奴听命。」说完按照小四的要求将姿势摆好。

  笑声中充满了淫邪之意,小四对主人说道:「可以玩深入宫门的最后一个形态了?还不把鸡巴放在爱奴嘴里啊?」

  主人心领神会的将身体上移,接着指了指鸡巴和我的嘴,暗示我把鸡巴含进嘴里,我没有说话和反抗,只是偷偷落泪后,将嘴张开后含住主人的鸡巴,但是就在这时,小四却猛的将指甲,伸进已经流出血液的伤口,使我疼得向被万箭穿心,然后我用尽全力的将含在嘴里的鸡巴吸允,试图用这种方式减轻痛苦。
  小四的每一下猛戳就是我用力的信号,主人这时得鸡巴,又开始变得坚挺而又有力,我埋头苦干的同时,却要忍受身后的痛,使我很快就落下眼泪和汗水,不过主人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就在我无法忍受小四的深入宫门之时,他又将手放在我的腰部,接着用力的挠了一下我的腰肌后说道:「在用点力爱奴,这种感觉主人很不爽。」

  吸允的力道已经达到极限,我已经讲鸡巴裹住了,这时的主人一定是爽到了极点,可他的手却没有离开腰部,因为他还想要更用力的吸允和套弄,所以就在我将头抬起的瞬间,他有狠狠的挠了一下。

  本打算缓一下的我,却突然又痒又痛,嘴不得不再次吸允那根已经含在嘴里的鸡巴,接着手握紧床单将头快速的上下移动,使得嘴中的鸡巴变成小虫。
  主人的鸡巴终于再次勃起,这是我的第一次口交调教,当然以后这种事情我会很习惯,而且会主动要求主人挠痒痒和捅屁眼。

  主人将鸡巴拔出来后评价的说道:「口交还算可以,教官继续教爱奴下跪吧?我去玩厕奴了。」说完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起身穿好裤子后离开。

  教官小四说道:「爱奴跪着爬到床下,记住以后我说爱奴往前走的时候,你就用这样的走路方式,明白吗?」

  一边爬一边说道:「爱奴明白教官的意思,爱奴以后的走路方式就是狗爬?」

  小四说道:「爱奴的悟性很好,从现在起教官教你下跪,当然先从犬跪的四大形态开始。」

  我说道:「教官请教学?」(不要太痛苦就好)腰部挺直将手放于后背,大腿微分将臀部坐于地面,这是犬跪的第三形态,我以后就只说名字和编号,不会和你说怎么做。

  我说道:「谢谢教官提醒爱奴明白了。」说完做好姿势。

  犬跪第四形态教学,大腿分开达到极限,用手腕和膝盖的力量支撑起身体重量,阴道与乳房要在离地不到十厘米处。

  努力的将身体做到这个姿势,我用尽了身体的力量,当然小四没有故意折磨我。因为这个姿势的难度,已经足够折磨人了。


       第一卷 死亡之前的眼泪 第六章 调教爱奴2

  犬跪第一形态保持姿势的我,现在正在接受教官的手淫,这时我的淫乱叫床声,使得小四的性神经异常的亢奋,我也明白他就要熬不住上我的床了,而我也是乐得其成,因为我已经被他整整调教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已经不再是那个守身如玉的夫人,而是一个十足的淫妇或者叫娼妇吧?

  手指再深点教官,那里的淫水还不够丰富,插进去的感觉还不足以让你达到顶点。

  呵呵,你已经完全变成玩具了,我真的想不到会有这么快?

  教官可以玩性奴俯卧撑了?那个是爱奴的强项。

  哐当一声巨响过后,王哥气急败坏的说道:「终于抓回来了。」

  教官说道:「王哥你这是怎么了?」

  有个死性奴胆敢逃跑,而且还是调教了一年多的极品。

  不会是八号吧?小四很着急的问道。

  不是她,是八格的二十九号,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她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了吧?感觉你很生气?

  当然是了,不过还算幸运,她找到的警官是我的暗线,所以还没把我们的事情暴露,不过好悬啊,她要是多找几个的话,我们可就没有办法瞒下去了。
  那就是说,我又有玩物了?小四说道。

  这回用你最残忍的酷刑,当然死亡时间由你来决定,她就在女子刑务所的三号房里等着你呢。

  小四笑着说道:「爱奴,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这次的调教名叫色虐女囚电影直播,你就以观众的视角去学吧?」

  被铁链钩钩住阴道,我以狗爬的方式来到女子刑务所,然后小四将我锁在大屋的柱子上,接着进屋将女子领出来,我只见女子被布蒙着眼睛,嘴上带着口交用的口器,手被反锁在后背上,然后下身被一个木棍捅进阴道,使她的姿势保持犬跪第三形态。

  小四将她推倒在地面上以后,将脚踩在她的屁股上,然后用力的前顶身体,使她顺着力道向前移动,然后女子一点点的移到我的身边后停了下来。(奇怪她怎么不出声)用力的跺脚和乱蹦,女子用力的摇头和翻身,可是在这种状态下的反抗,简直和没有反抗一个效果。

  骨头的咯吱声在说明女子有多痛,他也终于昏死了过去。

  拔出她阴道内的木棍,再将她的身体锁在我的身下后,接着对着我说道:「先让你享受一下舌头舔屁眼的感觉。」

  用细绳将她的身体固定在地上,这时我才发现地上,原来地上还有十多个凸起的铁环,现在的女子被固定成犬跪第一形态,然后头部正好对着我的屁眼。
  小四用两根手指抠进她的屁眼后,我本以为能听到尖叫,却迎来了女子的舔屁眼,心里正疑惑的时候,小四说道:「她以后不会有尖叫声了,因为她的音带已经被割除了。」

  她的舌尖很是灵活多变,一会舔进深处一会又左右开工,我的感觉很舒服也很痒,但舒服多一些。

  越来越舒服,我已经舍不得乱动,她的口交功力,比我高出的不是一倍两倍,而且她只是舔了一两下,就能找到我的兴奋点,然后每一下舔屁眼都能使我达到快感。

  我已经不行了,眼见着阴道已经濒临大潮,我只好用哭着的语气和小四说道:「教官,爱奴受不了了,爱奴就要大潮了。」

  温馨提示:爱奴在教官面前是不准大潮的,否则爱奴就要接受教官的惩罚,一般来说就是罚爱奴做三个小时的点灯。

  这次教官允许你大潮,不过要喂给你身后的女囚。

  我难为情的问道:「爱奴怎么喂啊?」

  小四拿起一个漏斗说道:「拿这个喂,不过不准流出来。」

  蹲下做尿尿的样子,然后将她的头抬起来后,慢慢的将尿液和淫液浇进她的嘴里,很快她就咳着将混合物咽进去,不过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挣扎着。

  看我尿完的时候小四说道:「该进入第二阶段了死囚,下一世别做女人了?因为我现在就要你后悔做女人。」

  将一块木板垫在她的身下,接着他躺在上面,然后将她的封眼布打开一道缝后,快速的将舌头舔进了眼睛。

  扭动的身体快速而又用力,我只见臀部的肌肉在痉挛,身体起伏的非常剧烈,阴道虽然一直在躲鸡巴,可还是无可避免的将鸡巴含在了里面。

  小四一言不发的继续舔,死囚已经开始绝望的不动了,不过阴道视乎在不停地蠕动,看来她是难受得精神崩溃,所以才用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缓冲痛苦。
  已经舔了五分钟的小四说道:「爱奴过来尝尝她的味道?她的眼睛里被我们放进了好东西。」

  我不敢相信的问道:「教官说的是真的?爱奴这就过来。」

  我跪在地上后将舌头对准她的眼睛,然后趁着教官打开封眼布的一瞬间,将舌头舔进她的右眼,只觉得一股甜味触到舌尖,然后我吃惊的收回舌头说道:「真的有甜味!」

  她的眼睛里有神秘果的精华液,而且为了更加的爽,精华液是从捕获成功后,就开始往眼睛里浇灌,然后直到我们来才停止,所以她的眼睛里已经是精华液的天下了。

  什么!那她岂不是三四天的煎熬?

  不是三四天,而是整整一个星期,不仅如此,为了保证精华液不会流失,我们在封眼布上抹了明矾,使得精华液不会被风干或着被她逼出眼睛。

  舌尖按着教官的话进入眼睛,那里的精华液甜的很好吃,我贪婪的舔着每一道甜品,就像在品尝一道道美食,很快我竟忘了这是一个可怕的酷刑,竟然开始用舌头去舔更深的内部。

  死囚的身体在前后移动,她现在已经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不过虽然他已经绝望,可这种酷刑还是使她后悔生作女人。

  唾液在她的眼睛里流动,我的舌头还在舔着精华液,它已经有点上瘾的意思了,而就在我意犹未尽的同时,死囚的眼眶突然往里面陷了进去,而我也不得不停下。

  抿着嘴享受的说道:「教官右眼已经瞎了?」

  呵呵还真够快的!感觉如何啊爱奴?

  有点不够本的感觉,不过以后我的技术会提高,到那时就不会这么用力的舔了,不过说实话,这个酷刑是不是很可怕啊?感觉死囚一直在反抗,而且就算是精神崩溃时,反抗也丝毫未减。

  这个酷刑很残忍的,不过我可以让你试试?说完小四将死囚的眼睛扩张器取下来一个命令我带上,然后快速的将舌头舔进去。

  短短的三秒钟,舌头一共舔了我四下,我的眼睛就像被几万把剑同时刺入一般,那种难以忍受的剧痛,使我足足缓了十多分钟才可以睁开眼睛。

  想着刚才的一幕,在看已经瞎眼的死囚,我突然有一种怜悯她的感觉从心中生升起,不过很快就恢复邪恶的面目,因为我已经不再是所谓的人类,因为我现在只是个玩具,没有人类思想性虐玩具。

  鸡巴从身后插入阴道,然后将腰部抱在怀里,这时的教官看着我的下身说道:「将阴道贴在她的眼睛上摩擦。」

  按照教官的话做,只觉得她的头动了一下,接着我用裤裆完全包裹住她的头,使得她无法进行反抗,接着一下下的前顶,使的阴道在眼睛上摩擦,享受着特殊的快感。

  阴道软绵绵的很是舒服,我低迷而又暧昧的淫叫着,双眼眯成一道缝,头也慢慢的摆动着,手时而揉捏乳房时而抚摸她的头。

  小四将鸡巴不紧不慢的插入和拔出着,这种气氛使得死囚即自惭形秽又非常的舒服,不过因为眼睛已经失去知觉,所以她现在快感远大于苦痛,只不过她知道,教官的酷刑就要来了。

  果然和她的预料相同,教官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四角锥,竟突然间将它扎入屁眼,只觉得死囚突然间发力,我措手不及的被反顶了一下后笑着说道:「教官,要玩深入宫门吗?」

  没有回答我的问话,直接拔出四角锥后再次扎入,然后死囚奋力的扭动着腰肌和臀部,然后将头慢慢的底下,使得我的阴道,移到她的后脑上。

  小四笑里藏刀的说道:「死囚抬起头来?」说完将四角锥扎入她的屁眼里后,再用力的上挑。

  头按着他的话抬起来,不过速度却异常的缓慢,我能感觉到死囚那绝望的哭声是多么的惨烈,只不过那是我的幻想而已。

  腰部臀部和所有带皮肤的地方,都被教官扎过一遍,死囚已经有十六次昏死和一次假死,不过具体的时间我没法计算,预计至少有十个小时了吧?

  她还跪在地上,只不过一个刑具被教官固定在腰部,我看着刑具的样子逐步成形,心里却充满了疑问,这是个长一尺多的圆柱形塑料制品,下面用八个大铁钩固定,然后教官在上面涂抹上润滑油。

  爱奴是不是很疑惑啊?你先用犬跪第二形态,将假阳具插入你的阴道里面,一会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按照教官的话,把假阳具插入阴道后跪在死囚的腰上,就在这一刻她也不由自主的动了几下身体,然后教官说道:「真正酷刑就要开始了死囚,心里可要准备好啊?」

  事先准备好的胶皮管插入屁眼后,在把一盏油灯点着放在已经用铁丝缝合的阴部,接着对我说道:「这个酷刑你不需要做任何的动作和语言交流,所以我现在要将你的嘴封住,当然封住你的嘴后,我就会离开这里,直到晚饭后才会回来。」

  打开胶皮管另一头的水阀,然后将我的嘴封好后说道:「这个酷刑叫水火两重天,不过因为她已经脱力,所以还没有反应,不过预计三五分钟后,她的第一次反应就会来了。

  死囚的身体突然反应,假阳具开始慢慢的进入阴道,我感受着快感的阵阵袭来的同时,这才明白这个酷刑的可怕,原来它是用灌肠和火烧阴部的酷刑,逼迫死囚在地上不停地移动身体,从而使假阳具和我的阴道做爱,正所谓一个身处性爱天堂一个却是性虐地狱。

  教官已经离开了房间,我的小腿用绳子绑死在死囚的腰部,而死囚的身体还在上下左右的起伏着,使得假阳具上的阴道,幸福的感受着刺入的快感。

  死囚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手已经抖得很厉害了,不过因为铁环的固定和我的重压,她的手臂是不可能弯曲的,所以我既兴奋的感受着快感的袭击,却又心里明镜似的说道:「想死吗?那是要付出学的代价才可以获得的。」

  一阵恶寒从后背一下子串道脚底,我突然发现自己竟变得如此狠毒和残忍,然后笑了一下自嘲的说道:「我已经变成这样了,索性就做件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吧?」

  打开脚上的绳子,然后慢慢的将腿下移,与此同时死囚开始剧烈的扭动屁股和腰部,她视乎明白了我的用意,原来我在用阴道压假阳具的同时,也使得她的腰部同时间受力,这样她就不得不将腰向内弯曲后贴地,然后慢慢的把我的腿放在地上。

  死囚被我变成了一个上下移动的弹跳椅,我下蹲她就弯成弧形蓄力准备发射,然后我用力的将腿一蹬,她就一下子将我弹出后,在把我的身体收回发射台。
  这时的女子刑务所已经变成了我的极乐天堂,只不过这是建立在死囚的痛苦之上的。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上一篇:【背德有理】 下一篇:【夜总会小楠沦落淫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