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武侠小说记】又名【南飞雁】全作者不详

                   佚名武侠小说

字数:84805
排版:scofield1031
TXT包:   (86.97 KB)   (86.97 KB)
下载次数: 103





**********************************************************************
    以上不知名的武侠情色小说,乃七十年代的旧书中发现,经凡夫OCR整理,因原本残缺,除了完整保留原文之外,有加插片段以令断章衔接,特此说明。    本书三百二十页,恳请知道原著原名的网友提供资料。
**********************************************************************

                (一)

  安徽南部的卧龙山,为皖南胜地,风景绝佳,这时正是春光明媚的时侯,山花争斗,野鸟声喧,一阵阵薰风吹在脸上,精神为之一振。

  这天正是巳时光景,有一对武林青年儿女,在古庵后一丛玫瑰花前,紧紧地搂抱着,下身都是赤裸裸的,女的不住地哼着叫着。

  他们在做什么?读者是聪明的,不用笔者交待,定巳明白。

  这对青年男女,均是十八、九岁的年龄。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绝人寰。
  他们不是夫妻,乃是水昌庵了尘尼姑的爱徒,同门师兄妹、男的叫岳剑峡,女的名春兰。

  他们同师学艺,巳有五、六年的岁月了,情感早巳萌芽升华,只是门规森严,而且是分别传授武功的,很少有今天这个好机会。

  本来水昌派的弟子,是要合藉双修的,水昌派不但注重武功,而且有传派的欢喜秘术,男女弟子合藉双修之后,都有一套惊人的秘术。

  这套秘术的奇奥厉害,胜过顶高武功十倍,不管男女奇人异士,功力如何的深厚,都逃不过水昌派媚人的奇术。

  功力深厚的男人,如果遇上水昌派的女弟子,绝难把持得住,无不坠入她们媚术之中。

  只要你心精动摇,和她发生关系,非叫你大呼痛快脱阳而死不可。

  若是女人碰上水昌派的男弟子,他并不需要施放什么迷魂药粉,只要他那副惆傥、潇洒不群的风姿,加上一对如电的神目一照,就叫你春情荡漾,送香入怀。
  一旦交合,他能施展独特的秘术,令你高潮迭起,而且他能用阴茎吸取阴精,一直把你弄得浑身酥软而死。

  好在水昌派开门祖师,是一个侠义之人,订有特别森严的戒规,并且惟恐弟子一多,良莠不齐,每代只传男女弟子各一,绝不多传。

  为了物色接代之弟子,千百中选一,真是煞费苦心,不是智慧有余,就是忠厚不足,每一代都为了接代的弟子大费心思。

  在了尘这一代,就没有物色到男弟子,只传了尘一人,如果了尘心地不善,那是最危险,最容易导致危害武林的。

  因为水昌派的涕子,练这秘术之后,男女的生殖器,都有惊人的变化。
  男的生殖器要较常人粗长两三倍之多,女的阴道也较普通女子的子宫深长宽大屈折。

  只有他们本门师兄妹相配,才恰到好处,各得至高的乐趣。

  岳剑峡和春兰师妹,武功都得到了水昌派的全部真传,三天之后,就要开始入禅,参研水昌派的秘术合藉双修了。

  但他们师兄妹,经不起这诱人的春色,竟然违命先行野合起来。

  他们师兄妹,初尝人生最快乐的滋味,乐得死去活来,但却把传艺的恩师,活活的害死了。

  水昌派为什么要选择这人迹罕到之地为流传之地,这其中大有原因。

  他们这种秘术侈练告成之后:男的真精永久不泄,并采阴滋阳,能永驻青春长生不老。

  女的也是永久不流真水,采阳滋阴,而结成一种圣胎。

  但女的结成圣胎之后,就必须所断欲念,否则,若动了欲念,那圣胎就会被欲火焚毁!无药可治,一直到痛苦而死。

  合藉双修,顾名思议,当然是男女台参欢喜禅。

  但男女性交,没有不泄情流淫水的但他们先要把吐纳之术练好,而且不能贪图一时之乐。

  不论男女到了最高潮的时侯,要尽情地抑住,使动摇的精水汇聚丹田,经十二重楼,三花聚顶,重返丹田。

  于是周而覆始,先行一九之数,逐渐增加到九九之数,再由九九之数降到一九之数。

  她们不需以流精水而感觉快惑!但用阴阳之气互相调合,男的不泄精,阳物不倒,可以澈夜插在阴户里,互相拥抱阴阳调和,其快乐不亚于互相射精。
  但他们这种参禅,不但对身体无害,而且次日清晨起身之后,各自精神振奋。
  再施吐纳之术,全身气血流畅,神智清明,尤其每日施行吐纳,阳物就要随着粗长一些。

  女的子官也因吸气呼气之关系,子宫渐渐的向里面收缩。

  合藉双修到一千夜之后,男的阳物收缩就能自如,女的子宫也可收可放。
  男女澈夜肉战,终年不泄!事后互相拥抱,各取所需,常人岂能做得到的。
  这并不是笔者胡说,若夫妇交合之后,拥抱相卧,次日绝不会因泄精而感到疲劳,反加觉得精神百倍。

  了尘尼姑虽末和男性合藉双修,但她按照欢喜秘笈修练过多年,在她行道江湖时,吸取异性的玄阳滋补,不坦驻颜不老,巳届五十岁之人,风韵仍然撩人,并且她巳结成圣胎。

  本来她巳绝了欲念,心如止水,眼看大功告成,行将白日飞升,知想不到两个无知的弟子,害得她走火入魔,功亏一篑。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岳剑峡师兄妹,武功巳成。定于三日后,入禅合修秘笈!奉师命放假一天,两人好不开心,双双携手走出庵门,向庵后桃林深处行去。

  穿出林外,到了一片草地所左,只见有一丛玫瑰花盛开。

  春兰走至那丛盛开的野玟瑰花前站住身形,一双澄澈的秋水、盯住那枝丛花有倾,回头一望师兄,幽幽的说:「师兄,这攻瑰花是多么的娇艳,多么的可爱,为什么没有人折呢?莫不是怕它有刺。」

  岳剑峡是一个聪明绝顶句人,听她这样一说,巳明白她话中的寓意了。圆张一对神目望着师妹,如佻花的粉脸,微微一笑答说:

  「师妹,有刺的玫瑰花,才够刺澈,不个折过了之后,那花就不鲜艳了。」
  「师兄,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巳经盛开的花朵你不去折,花也会萎凋谢落的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不要犹豫了吧!」

  春兰幽怨地说,同时娇躯向师兄面前一靠,紧紧依偎在岳剑峡的怀中。
  岳剑峡不愿刺伤师妹的芳心,他没有把她推开,两且张开双臂,把她的纤腰搂住,但下头望着师妹幽怨的面色,说:

  「师妹,我们的年龄,都还很年轻,正是练习武功的时侯,师父不是说过,三天后,要送我们到欢喜禅堂!共研神功,就怕一旦失错,要影响我们的进境呢!
  你快镇定心神,克制情感的冲动吧。「

  「师兄,人生有几何?我们的年龄,都不算小了,家境好的儿女,像我们这等年龄,巳经有了……」

  春兰说此,突然把话顿住。

  她一抬玉臂,把岳剑峡的颈子,一把搂住,使劲往下一扳,樱唇凑了上去,霸王硬上弓的和师兄接了一个热吻。

  春天百物同苏,是欲念最容易冲动的时候。

  尤其他们师兄妹,都巳是十八、九岁成熟的年龄了。

  平时各居一室,每行一次吐纳神功,心中欲念也必定要暴露一次,只因师父管得紧,没有出事,今天是练功刚完,双双携手出游,心中痒得难忍。

  他们师兄妹,经过了这一阵拥抱热吻之后,心精动摇,如山洪暴发,谁也不能再克制这有生以来的欲焰。

  两人由拥抱热吻,而采取实际行动,互相宽解衣服,贴身的抚摸。

  岳剑峡这时也是性欲冲动,他一双粗而有劲的肉掌,按着师妹的乳烙,轻轻地揉抚。

  乳头是女人最敏感的部门,巳成熟的少女,那经得起异性抚摸。

  春兰春情大动,浑身血脉加速流动,子宫内充满了热血,奇痒难忍,恍似千万蚂蚁在里面爬动。

  「哎唷,师兄,我受不了了。」

  她粉面通红,呼吸急喘,竟然叫了出来。

  岳剑峡听她出声淫叫,心中砰砰乱跳,更是加紧动作,刺激得她整个身躯酥麻了,阴道里奇痒得更是厉害。

  她突然把双腿夹住,子宫不自觉的一阵收缩,淫水竟然流了出来。

  「啊师兄!我快死了!你快点吧。哎唷……哎唷……」

  春兰被师兄摸急了,情不自禁的把岳剑峡的裤子拉了下去,抓住岳剑峡那巳经挺起的又长又大的玉茎,往自己下部塞去。

  岳剑峡见她自己的裙子和裤子都还未脱下,不禁卜滋一笑,说:

  「师妹,别性急呀,你的裤子都退末脱下,怎么能插得进去呢?」

  春兰子宫奇痒得发了慌,竟然忘记自己没有脱去裙子,听师兄这一说,不禁粉脸一红,一手握着师兄的龟头,一手解自己的裙裤。

  「师妹,在这等光天白日之下,不太妥当吧!若让师父知道了就不得了啊!」
  「师兄,我等不及了,你做做好事吧,师父曾经暗地里告诉我说,本门功夫要合藉双修,才能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终有一天我们要发生肉体关系,就是师父知道了,也不会责备我们的。」春兰急不及待地说。

  「师妹既是这样的迫切需要!不管师父责备与否,我只好从命,但站着怎么样操呢?而且我还没有这经验呢!」

  春兰就有那么的性急,她纤手握住的龟头,就是不放。她莲足把落在地上的裙子挑开,说:

  「师兄,这等的事,用不着人教,你躺下去吧!」

  岳剑峡依言躺在她挑开摊在地上的裙子上,放眼向她的跨下一望!但见她那神秘之处,短短的阴毛下面,鼓起两片阴唇,阴唇中问一条长长的缝隙,那阴唇的门口,还黏着一层透明的白色液体。

  他小的时侯,虽然见遇女孩子撒尿,但没有现在这样的看得清楚,这样的动人心弦,不但张着眼晴一瞬不瞬的望佳那小小的桃源洞,而且口内不断地吞口水。
  春兰见师兄躺下之后,那又大又长的阳物。高高的翘起,蹦蹦的跳动,芳心里一阵奇痒,两腿一跨,猛然蹬在岳剑峡的大腿上。

  扶着他的阳具,就往阴户塞去,同时臀部微微的向前冲动一下,情不自禁哼出了淫声浪语。

  「哎唷!师兄……好痛啊!哎唷……」

  岳剑峡是一个心地善良的青年,而且和师妹恩爱情深,尤其他身怀血海大仇,他一心想学好功夫,为冤死的父亲报仇。

  他对于男女性交之学,一向不重视,听师妹喊痛,顿起怜爱之心,说道:
  「师妹既然很痛,就不要玩吧!」

  春兰穴心骚痒太甚,那肯就此停止,双手捧住阳物,不肯松手,柔声说:
  「听说第一次,总是会有一些痛的,痛过就好了,而后其味无穷,尤其这时我阴户,内外奇痒难熬,如何是好呢?我强忍着痛,再试试看吧!」

  「你的阴户那么的小,又是第一次,我的东西这么粗,又这样的长,就是你忍着痛!勉强插进去,你能受得了吗?不会受伤吧!」

  「师兄,你不要说傻话了,你挺吧,我里面痒得难受啊!」

  「师妹,你里面这么的痒,是不是爬虫进去了。」

  「师兄,别问了,我不知道啊,你快点向里面挺一下试试吧!」

  她说着,臀部又自动的向前冲撞了一下。

  只见大龟头巳进去一半,她眉头一皱,两眼水汪汪的,嘴巴咬得紧紧的,好像很痛似的,但她不敢叫出声来。

  岳剑峡见她这等的痛苦,心中好生个意不去,于是说:

  「师妹,既是这等的痛苦,又何必硬弄呢?」

  「哎唷……师兄……我……我痛…不……是痒……是里面……痒……啊!」
  「师妹,你别骗我了,你看你的脸上,巳冒汗珠了。」

  春兰虽然是练就一身武功,身体非常结实,但在这钝刀一割之下,仍是奇痛难熬。

  但她个性很强,在这春心荡漾之时,痛,痛,岂肯因痛而罢休呢?

  何况她阴道攫面骚痒得如千万蚂蚁在爬行,痒得难过,比痛苦还难熬,她那肯听师兄的善言劝告,扭动臀部,又向前猛冲一下。

  不禁又「唷」、「唷」的两声娇呼。

  但见龟头,整个的塞进去了,约有四、五寸深。这时处女膜巳被撞破,淫水夹着血液,顺着岳剑峡的阳物流了下来。

  岳剑峡一见,吃了一惊,失声叫说:「噫!师妹,你里面弄破了,出血了!」
  这时,春兰又痛又痒,真是肉之又痛,弃之可惜。

  她正紧开着眼睛,忍受痛苦,想体会这苦中之乐。听到师兄惊叫,微微张开眼晴,说道:

  「师兄,不要大惊小怪!处女膜破了出血,是必然的现象,不要紧的,痛,岂能阻止我两的爱吗?师兄,不要怕,痛死在你这肉棒之下,做鬼也风流呀!」
  岳剑峡这个聪明而又傻的小子,对男女之事,一点也不懂,他不知道师妹是什么意思!愿忍受这般的流血痛苦,于是问说:

  「师妹!你这是何苦呵!看你这般的痛苦了,我真不忍心,难道苦中还有快乐吗?」

  「师兄,这是上天的旨意,今日虽吃此中苦,他日必有意外之乐,大家都因小痛而不肯干,人类的生命,那还能延续下去吗?你现在还没有尝到乐趣,等一会你就会知道。」

  说着,臀部一扭,本想逢迎阴茎入户,那知道一扭竟然痛得「唷!」的连声叫起来,再也不敢采取主动了。

  岳剑依见此情形,知道苦乐兼而有之,欲战而又怕痛,欲罢则穴痒难熬,龟头塞在阴穴口,只觉热热的,夹得微微生痛。

  这滋味也有双重的感觉,于是微微一笑,说:

  「师妹,你感觉痛苦,遗是觉得舒适?」

  「里面骚痒,外面胀痛,但骚痒甚过胀痛。

  「我的阳物插进去,能止你的痒吗?」

  「会的。」

  「好!我就挺进去,止师妹的痒吧。」

  于是抱住春兰臀部,使劲一紧,阳物竟然插进去一大半截,只听春兰娇声叫说:

  「哎唷……哎唷……痛死……我了……」

  但见她头上的汗珠,如豆大般的冒了出夹,搂着自己的纤手,微微抖额。
  岳剑峡猛然大吃了一惊,赶快把她的娇躯向前一推,把阳物抽了出来,低头一望,但见目己的阴茎沾满了血迹,失声叫说:

  「师妹,戮破了皮了,你流血了。」

  春兰低垂粉脸,含羞以地答说:

  「第一次破瓜,我在家时听母亲说过,是会出血的,别害怕。」

  说着,纤指捏住岳剑峡的阳物,又塞到自己的阴户内去。

  岳剑峡见她流了血,仍然还要把自己的龟头塞进去!大概她里面痒得实在难熬了,于是吸了一口气,振起精神,索性给她一个痛抉。

  猛然将她的臀部重新搂住,往自己面前一紧,同时把自己的臀部也一扭。
  只闻「滋滋」轻响,整根粗大的阳物,连根插了进去。

  春兰处女膜巳破,这次连根插入,倒没有先前那般的如刀割的刺痛,这时只觉胀痛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滋味。

  她坐在师兄大腿上,没有采取主动,静静体会这阳具插入穴内的个中滋味。
  岳剑峡见她没有再叫痛,柔声问说:「师妹,你还感觉痛吗?」

  「微微有些胀痛,但不大要紧。师兄你动一动试试看吧!」

  岳剑峡臂部微微一扭,只听阴户内传出来很动听,很有节美的「滋滋」淫声。
  但见她的师妹,一双秀眉紧闭,口里哼出来轻微微的,似是哎唷的痛声,又似是乐的哼声。

  岳剑峡听得悦耳极了,龟头和子宫的磨擦,不觉加快起来,自己也感受到无比的舒适。

  好一会,竟然听到师妹「哎唷!哎唷!」地叫个不停,臀部不停地迎着岳剑峡的抽动,幌动起来。

  岳剑峡突然停止抽动,问说:「师妹,你痛吗?我还是把它拔了出来吧!」
  「傻瓜!我若是痛苦,哪是这种叫声!」

  她幌动的势子,随着话声,加速的幌动。

  岳剑峡是聪明人,已知师妹苦尽甘来,于是亳无顾虑的继续猛烈抽动。
  「唷……唷……美……呐……妙……啊……唷……唷……我的好哥哥……真行唷……想不到上苍……赐以人生这等的快乐……」

  岳剑峡抽动了一会,只觉龟头在子宫内磨擦得妙趣横生,美感极了。

  阳物经淫水的滋润,似觉粗大了一些,把阴道塞得满满的。一幌一动,都有一种美妙的声音传出来。

  这时春兰巳经到了最快乐最销魂的时候,只见她不停的幌动娇躯,哼声不绝:
  「啊……唷……好……叫……好师兄……快点……快……」

  他俩师兄妹,正玩得起劲,兴高彩烈,狂风暴雨,忘记了世上的一切,只有这种肉穴,才是真消魂。

  这一幕花前春宫,那知却被桃林内一双明亮亮的跟睛,看得一清二楚。
  隐在暗处窥看春的人,正是他们的受业恩师了尘尼姑。

  她那如止水的心海里,观了这幕野外春宫之后,犹如遭遇一阵狂风一般,掀起了一片万丈怒涛,欲念大炽,阴穴内一阵奇痒,竟然死灰复燃,又想大兴销魂之乐了。

  欲念冲晕了理智,突然一伸右掌正想遥击过去,将春兰击毙,自己和爱徒销魂一番。右掌刚刚举起,只觉腹内一阵剧痛,心知欲念冲动了圣胎,当时一头晕眩,功力顿失!淫水如黄河坍了堤似的涌出,数十年之苦修,竟然毁于一旦。
  春兰和他师兄,正玩得飘飘欲仙之际,那会知道她师父在暗中偷窥这无边的春色,差一点儿就横尸掌下了。

  她仍然朦胧不知,不住的叫:

  「唷……啊唷……把我搂紧一些嘛……唷……嗯……好呐……」

  「师妹,你快乐了吗?」

  两臂一使劲,把她的臀部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臀部一磨动,阳具深深插在师妹的穴内,不停地旋砖,就以钻孔一般。

  「好啊!好美妙啊!师兄,抵紧一点旋转吧,唷……好舒服啊……」

  岳剑峡的龟头在子宫颈上,磨擦得舒适极了,骤觉一阵麻痒,打了一个寒颤,精子竟然射了世来。

  那精子射在春兰的花心上,只觉一阵热流烫了一下似的,美不可言。

  她也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淫水也流了出来。这时,他们的身体都感觉精疲力尽。

  春兰的头伏在师兄肩上,一动也不动,两人气喘连连,而心脏跳动急速。
  岳剑峡和师妹初尝云雨之欢,都感觉到非常的快乐。

  这一番肉战,足足耗了两个时辰,高潮过了之后,仍然互相拥抱一阵才先后站起。

  相视一阵,彼此的脸上都泛起一阵红润。

  舂兰站起之后,只觉穴内空空,隐约还有些微痛。
                           [attach]1609943[/attach]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上一篇:【白眉大侠】1-2作者∶不详 下一篇:【一鸣惊人】全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