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性玩物的女大学生】作者不详

            沦为性玩物的女大学生


字数:1万8千

  我叫缇妮,今年19岁,今年刚升大二,是S大校花,我有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挑,饱满淡红的双唇,笑起来很媚,我很喜欢大学生活,高中念保守严谨的女校,并没有男生追求我,所以进了大学后,生活自由,我才真正享受到美女所应受到宠爱与奉承,不过我并没有交男友,无拘束地周旋在男人堆里,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喜欢穿着紧身低胸T恤和绷得紧紧的迷你裙,36D的巨乳总把胸前的图案撑得变形,而那些肮脏好色的男人,似乎只要能靠近我的肉体,什么都肯为我做,无论我怎么霸道娇恁,仍把我当女神般地供奉着,总以为日子会这么逍遥舒服,直到今年秋天,一个邪恶的男人改变了我的一生……

  已经9月了,天气依然那么湿热粘腻,我穿着一件丝质碎花的细肩带上衣,甩着乌丝般的长发走出教室,我通常是不注意周遭的人,不过要不发现他实在不容易,他至少有185CM,橄榄色的肌肤,五官线条深而分明,不是十分英俊,但他粗矿狂野的外型,非常抢眼,让我无法把视线移开他的身影,但是恼怒我的是,他竟然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一下。

  这种污辱性的漠视让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他臣服在我的脚指头下,不过我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跟他说话,年级差太多,加上我又没有到追男生的经验,经过几番考虑,我主动向他告白,他看了我两眼,嘴角微微上扬,答应和我交往。
  他的名字叫森,个性冷冷酷酷的,笑容有些神秘,今天是我和森的第一次约会,我特地挑了一件淡紫色的细肩带连身裙,因为是后空的设计,所以我没有穿内衣,衣服质地很柔软,很顺地贴着我的身体,让我身材曲线一览无疑。我们今天打算先看电影,看完电影再去喝个下午茶。

  森并没有特别花心思打点衣着,普普的T恤,普普的牛仔裤,连胡子都没刮,虽然他平常就是这身打扮,但是这让我很不高兴,觉得他不重视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不过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睛贪婪火热地浏览我的身体,他似乎不打算隐藏他脑海里污秽踒龊的遐想,难道他以前对我的漠视都是刻意压抑或者是装出来的?不过我心理还是有些得意,没有男人不屈服于我的魅力。
  进电影院前,森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环住我的纤腰,「你做什么?,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主动告白,并不代表你可以随便碰我!」

  「你有零钱吧?」

  「?」

  「我们就到今天为止吧,以后也不用联络了,这里坐公车很方便,我不送你了!」

  我可以看出他是认真的,表情和语气都好冷,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
  「我……我只是……只是……你太突然了,我……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才乖……才是我的好女人……」森笑了笑……有些粗鲁地柔捏我的臀部,我这次不敢反抗他了……乖巧地随他走进电影院。

  我根本完全不知道今天电影演什么,还没开演五分钟,森粗糙的大手就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擦,酥痒的感觉让我不是很舒服,接着他把阵地移到我的胸部,灵巧地捏弄我的奶头,没一会儿,乳尖便挺立了起来,好奇特的感觉……我的下体竟然有些灼热……

  「不……别在这里……求求你……我们先出去,你想怎样都行。」

  「好……先依你,不过记住你刚刚说的。」森狡狤地一笑……

  森猴急的拉我到男厕,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洗手台,接着双手粗暴地搓揉我的乳房,我那两大坨柔软肉球随着森的柔捏挤压变形,我心里又是羞辱,又是期待……

  「嗯……啊……嗯……嗯……」

  「你的奶真是他妈的大!常在系馆看你这两颗奶晃呀晃的,没想到今天落在我手里任我摆弄,嘿嘿……你跟我告白,是渴望我吸你的奶头吧?」

  我虽然被他逗弄得有些兴奋,但他如此侮辱我,使我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猛然把他推开,但森的动作更快,他把我的肩带用力往下一扯,登时我的两颗大奶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在雪嫩的酥胸衬托下,更显得娇嫩欲滴,森的眼神简直像要吞了我似的……

  「真是极品,本来以为你这种骚货应该早被干翻了,没想到还是个处女,好样的,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今天本大爷要狂插你一翻了!」

  森狂热野蛮地吸吮我的奶,手也同时捏弄我另一边的乳头,我的身体就像通了电流一般好酥麻,开始不由自主开始呻吟,我虽然恨森的轻蔑无耻,但没被男人爱抚的身体,对于森老练轻巧的逗弄毫无抵抗力,只能屈就于他的攻势。
  「嗯……嗯……啊……我的奶……我的奶好……好……不……不要……会被看到的……」

  「叫大声一点……反正大家看你露乳沟露大腿的……也不期待你是啥三贞九烈之辈,你别让大家失望,再叫得骚一点!叫啊!叫啊!」

  森用力扯着我的长发,迫使我的头往后仰,接着用力亲吻我的玉颈,我使劲挣扎,但哪敌的过他强壮的臂膀,在他一联串的攻击下,一印又一印的紫红色吻痕烙在我粉嫩的肌肤,森得意地看着他的杰作,「这个记号证明你是我的性玩物,在我玩腻你之前,你都得用你低贱的肉体满足我……嘿……好戏才开始……」
  森用力捌开我的大腿,扯破我新买的淡紫色丝质内裤,直攻我的阴户,他的手非常粗糙,但动作却很轻柔,没三两下,我已经湿了一片,我抛开了少女应有的矜持,纵情地淫叫,森看我双颊绯红,娇喘连连,便加强手劲,攻势更是猛烈,早知道男人的爱抚逗弄是那么销魂,我一上大学就交男朋友了。

  突然,森将手抽离我的下体,我睁开眼,不舍且迷惘地望着他,他解开裤档,掏出一枝黑亮的巨棒,少说也有20来公分,非常吓人,我再怎么没经验也晓得森待会要把这巨棒放进哪。我的「那个」那么窄小,怎承受得起……

  「不……不要了––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我还是处女,今天才第一次约会,以后可以慢慢再……」

  「嘿嘿……我刚刚吸你的奶,玩你的淫穴时,你倒叫得很爽?现在才装圣女,太假了吧!你今天穿得那么骚,我不操你还算是男人吗?第一次多少会痛,等你上瘾了,还会求我干你呢!」

  「啊啊啊……痛……我求你,不要啊……不要啊……痛啊……」

  虽然森抽插的动作并不粗鲁,但下体撕裂般的痛楚,让我只想摆脱森,只要他肯拿出他的「东西」,我什么都愿意做……

  「唔……好紧……喔……爽……我大概有一年没搞过处女了,你真的好紧……」
  一颗颗无奈的泪珠沿着我的双颊,和着绝望的哭泣声滑落,我放弃挣扎了,每次森一顶进,我就痛得掐住森的背,我的指甲满长的,但森却不在乎背被我抓伤,仍缓缓地抽插着。说也奇怪,渐渐不那么痛了,虽然还是痛,但还掺杂着一丝快感,渐渐地……有些麻麻的,爽快的感觉如海边的碎浪,一波波袭来,抑住了之前的痛楚,我迎合着森的攻势,又开始轻吟着……

  森看我已经不抗拒他的「东西」,便开始加速,力道也变猛了,我只觉得全身发热,兴奋得发抖,叫得更荡更淫,被别人误认是妓女也无防了……此刻我只想享受森对我的做的一切……

  「怎样?爽了ㄏ喔?我是看在你是处女的份上,一开始才温柔一点,以后没那么好过了,老子没这个耐性!先下来!」

  森把我抱下洗手台,命令式的要我弯下身体把手搭在洗手台边缘,「啪」的一声,森粗鲁地掴了我的臀部一掌,「屁股翘高一点!没看过母狗怎么给干的吗?再高一点!」

  「噗兹」一声,森又攻进了,我原本梳的华亮整齐的长发已凌乱的散在胸前,我半闭着眼,和着森的摆动,叫得更嘹喨……美女的矜持与高傲早已抛出脑后,森猛然扯我的长发,迫使我抬起头来,「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骚样,我要你看清楚今天你是被谁把弄,贱婊!不过是条发情母狗,以后别再自恃高人一等,校花又怎样?在男厕被我搞……哈哈……你当初考上S大也没今天爽吧!」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晶莹雪透的娇躯和森古铜的肤色成强烈的对比,我双颊滟红,眼神迷蒙,表情分不出是痛苦,还是爽到了极点,两颗大奶无助地摇晃,「嗯……嗯……啊……用力奸我……插爆我……我被奸的好爽……喔……不行了……我不行了……啊……」

  森将年稠的精液射在我的臀部,我不知被抽插了多久,只觉得全身虚脱,无力地靠在森胸前,森一手环住我的纤腰,一手捏着我的大奶,神情非常淫邪,「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狂干你了,我还做了好几天春梦……不过我作梦也没想到干你的滋味会爽成这样,早就知道你这种成天被男人捧着的的女人就是犯贱,男人越是对你冷漠,你越是不要脸的倒贴,要上你这种贱婊还不简单,嘿嘿……你有没有给师父算过?我敢说你是天生做鸡的命格,没看过处女还能被干得那么爽的……哈哈……」

  我听了又羞又怒,少女憧憬的初夜,是发生在电影院的公厕,而且还是给这人面兽心的恶魔践踏了,恼怒之余,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一转向门口,愕然发现,竟然有三个男人站在那。我赶紧整理好凌乱的衣裳,「不好意思喔……我们可以进去了吧,等了很久了说,老兄,你的马子浪劲十足,很补喔!」

  我气得差点昏倒,我居然还在这三个下流胚前演了一场活春宫秀,泪水已不争气的涌上来,我推开他们,头也不回地冲出电影院。


                (二)

  事情发生后,我一直没去上课,我请同学帮我跟老师请一星期的假,整天待在房间里,不是发呆就是看电视。不想接电话,也不想跟谁说话,虽然说森是我的男朋友,但那次的做爱,其实跟被强暴没两样,可是令我觉得很羞耻的是,我居然不怎么恨他,我诚实残酷地分析自己的心情,我只是很气他把我当玩具般玩弄我。

  以我这等美女,男朋友应该跟在我脚后跟摇尾巴,乞求我一丝的青睐,而他却恣意糟蹋污辱我的身躯与心灵,我无法否认,自己内心对森的爱抚有强烈的渴望,或许因为森是我第一个男人,或许是他不屑得到我的爱情,使我对他的感觉和其它男人不一样,这让我恨死自己,觉得自己很羞耻,会爱上强暴自己男人,我怀疑自己是否真有如森说的那么下贱。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一天又这么漫无目的地度过,我完澡,换上睡衣,坐在梳装镜前,我楞楞地望着镜中的自己,无意识地梳着自己的长发,那天森强奸我的画面又涌入脑海,我开始不自觉地用梳柄摩擦自己的阴户,而另一手正轻柔地抚摸自己的乳头,这时门铃声响起,把我从幻想情境中拉回现实,我吓了一跳,理了一理情绪,披上外套到客厅开门,没想到居然是森。

  「缇妮,三天没见你人影了,病了也不说一声,还是前几天被我操得太猛,嘿嘿……再被我多干个几次就习惯了……」

  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想也不想狠狠地打了森一耳光,森骂我一声贱婊,反甩了我一巴掌,我撞到了桌角,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我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躺在床上,睡衣内裤被剥的精光,而眼前浮现的是森笑的很邪恶的脸,我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不弹不得,原来我的双手和双腿的膝盖都被童军绳绑在床头的铁杆上,这个姿势非常的难看,我的腿几乎是180度地打开,像是被定在解剖台上的青蛙,我努力的挣扎,但唯一的效果只是抖动了两颗奶子,让森更亢奋而已。

  「上回虽然干得火热,但在厕所里,干都来不急了,实在没机会细细地看着你身体的每一部份,我交过4个女朋友,你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奶子是最大最挺的,要找到face赞,奶子大的马子不容易,我会好好珍惜你的,今天你只要乖乖听我的,我答应每天让你爽飞天……」

  森在我的屁股下垫2了块枕头,我的阴户毫无遮掩地裸露在森的面前,他恣意地翻弄我两片阴唇,还不断发出啧啧赞赏声……

  「不愧是S大首席校花,要是追你的的那些男生看到你现在正张开着腿等我干你,一定气得眼珠都掉出来了,好漂亮的粉红色,才被插过一次,还很粉嫩呢,嘿嘿……等我多玩你几次后,在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他们都又壮屌又大,也很喜欢操大奶娃,唔……听到要被轮奸淫水流个不停啰……」

  在森熟巧的挑逗下,我的身体已开始焦躁,但森粗鄙肮脏的言词让我十分恼怒,虽然只能张大腿任他玩弄,但我还是高傲得别过头去,不正视他,森道也不生气,走出房间,没一会儿,他带了一台DV和一条皮鞭走进来,一阵慌恐袭上心来,不……他不会是想……

  「你这副淫贱样不去拍A片,糟蹋了上天给你的这副大奶,嘿嘿……你不用担心,如果你今天乖乖听我的话,我带子就留着自己欣赏,懂了吗?我待会会问你一些问题,你看的镜头回答,如果答案我不满意,我会怎样你应该猜得到。」
  我含着泪水,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他,我不想吃鞭子,更害怕全校同学都看见我被强奸的模样,「你的奶有多大?」

  「36,36D。」

  「真他妈的贱货,每天穿得那么骚,居然没被拖去轮奸,台湾的治安有进步喔……喜不喜欢被干的感觉?」

  「喜……喜欢……」

  一阵刺痛……森的皮边狠狠地抽在我身上,一道细长的红印烙在我腹部,虽然没有破皮,但很痛,「我……我喜欢……被狂干的滋味……上次在公厕被森操过后……每天……每天都想念他的大鸡巴,还跪着求他再来强奸我。」

  我的泪水一颗颗地沿着我的嫩脸滑下,只能尽量把自己说的淫秽不堪,希望能换取森的一丝同情,别把带子公开。

  「你喜欢怎么被干?」

  「我……我喜欢跪在地上……高高翘起我的……我的贱臀,像只……发……发情的母狗,让森从背后用力的插我……捏着我两只大奶子……」

  森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淫邪地笑了两声,用力掴了我的奶子两掌,然后粗暴地捏它们,「你的奶很大嘛……毕业后想做什么工作?」

  「我……我想当……妓……妓女……因为妓女每天都可以……被不同的人吸奶搞穴……我喜欢……喜欢被凌辱……」

  「你平常穿衣服总爱现出你这两颗,有什么目的?」

  「我……我希望班上同学,知道我的奶子很大,然后……然后……会受不了……一窝蜂地涌上来……轮奸我,被一堆鸡……鸡巴轮……轮流插的感觉一定爽……」
  我淫荡得「告白」,激起了森的欲望,他丢下了DV,扑在我身上,粗糙的大手,野蛮地搓揉我身上每一寸肌肤,森的嘴贴着我的双唇,他的舌头侵略性地在我的樱桃小口里搅动,这是森地一次吻我,这是我的初吻,我在光着身子,被羞辱地绑在床上的情况下,献上了我的初吻。

  纠缠了一会,森又把阵地转移到我的乳头和阴蒂,他蛮横地挑弄我最性感的地带,我已经不是处女了,被森强暴后,我的身体对性的挑弄更是敏感,尤其在刚刚对镜头说出那么多淫荡言词后,羞耻心更是荡然无存,我忘形的呻吟,「再粗鲁一点……捏我的大奶……用力捏……嗯……嗯……好爽……爽死了……求求你……求你插我……我是下贱的妓女……啊……嗯……」

  森起了身,野兽般的眼神盯着我看,同时迅速退去身上的衣物,我等不急了,双腿兴奋急迫地摇晃,希望他快一点攻进,我的淫穴如此渴望他的鸡巴,森低吼了一声,握着我的纤腰,用力一顶,粗黑的巨棒完全末入我的小穴,嘤……就是这种感觉,大鸡巴与阴核和阴道壁的激烈摩擦,被干的滋味如此的销魂。

  森抓着我的纤腰,一前一后地摇动我的身体,我的一双大奶随着身体的摇摆,正活泼地抖动着,森腹部的肌肉一波波地顶着我的臀部,肉与肉的拍打声,「啪答啪答」和着我的叫春声,与床吱吱的摇动声,把原本纯洁的少女闺房,渲染的如此淫荡不堪。

  森兴奋之余,又甩了我两巴掌,「你这欠人干的贱婊,跟鸡没两样,唔……绑着被狂干还叫得爽歪歪,唔……我穆于森怎交到你这种妓女胚子!」

  「嘤……嘤……干爆我……干爆我……我爱死被强暴……」

  森狂猛地抽插我的嫩穴,柔软的大奶,被粗野的把弄,留下了好几个指印,一会儿,森急急忙忙地帮我解开绳子,拉起我的臂膀,把我用力一摔,我整个人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还没爬起来,森就粗野地抓起我的浪臀,猛力一顶,又像干母狗般地抽插,森一手扯着我的长发,一手抓着皮鞭抽我,「叫大声一点!屁股摇大力一点不会啊!白痴大奶贱屄,摇啊!扭啊!」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爽……爽……我是母狗……」不之被干了多久,我瘫痪地趴在床了……实在动不了了……

  森见状猛力扯我的头发,迫使我仰起头来,强迫式地把鸡巴塞到我嘴里,他的鸡巴如此壮硕,顶着我的喉根,非常不舒服,但我完全没力气反抗他,森依着他想要的律动一前一后地推着我的头,一会儿……一股温热的黏液射进我的喉根,森放了我,我无力地摊在床上,森拿着DV拍我,我全身香汗淋漓,身上有几处被柔捏的指印,和一条条细长的红色鞭痕,精液从嘴角流出,虚脱和极度满足的神情,惹得森一阵淫笑,我无力遮掩自己的肉体,任由森一处处细细的拍我的肉体……

  「干他妈的!被操得很爽喔,大奶母狗。想不到自己有这种下场喔?你真的是越干越浪喔!明天再把带子给你,看看自己叫床的骚样,想我的鸡巴的时候可以拿出来REVIEW一下,改天我把几个兄弟介绍给你认识认识……我先回去了,门记的带上,不然又要被强奸了,你今天可是没体力应付了……嘿嘿嘿……」

上一篇:【欢乐人生——让爸妈享受快乐】1-4 作者wangyongq 下一篇:【我干妈妈】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