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作者宣芋

               姐弟

  
字数:6100字

  从月食之日开始,一切就不对劲儿了。

  白天在学校时,玲珑就听同学说晚上要看月食,很少见的月全食,旁边还有什么星星为伴,说是几年才能看一回的那种。玲珑对天文奇观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大家都要看,她也不想免俗。时间是地凌晨两点,晚了些,玲珑坚持不了,所以就提前睡下,并且订了闹锺,希望到时候能起得来。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似的,玲珑把小闹锺放到床头,爬上舒服的小床,进入香甜梦乡。

  半夜两点,闹钻准时响起,刺耳的铃声吵得全家人都醒了,除了玲珑。
  卧室门突然被打开,闪进一个黑影,来到床前,一个巴掌拍到女孩的脸上。
  「你搞这种恶作剧好玩吗?」男孩处于变声期的嗓音略微沙哑。

  玲珑迷糊地掀开一条眼缝,问道:「出什么事了?」「你的闹锺!全家人都被吵醒了!」「哦,两点有月全食,不要忘了看。」女孩说完,翻个身又睡过去。
  男孩坐在床边,气得鼻孔放大,直哼粗气。这个傻大姐!不是要看月全食吗?
  怎么又赖床不起了!他用力地将锺表上的按钮按下去,吵人的噪声总算停止。盯着床上的女孩半天,听呼声她又睡过去了。真是的,想要看月食就快点起床啊,这样一搞,只有她没看到,别的人倒是可以看了。

  男孩起身走到窗边,将粉色的窗帘拉到一边,抬头看到黑色的天空。因为城市光害,现在已经看不到星星了,这会月亮变成一个小牙,剩仅下一点点微光。
  男孩觉得头有些晕,再仰头看,月亮全都消失了。天空上有一块说不出颜色的圆形物体,大概就是被遮挡的月亮。

  头好晕,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男孩摇晃地走到床边,坐上去,身体一倒,睡在女孩的旁边。过了几分锺,月亮又重新出现,撒下洁白的光线,比月食之前明亮许多。

  玲珑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搔着自己的胸口,很热,乳尖好像也痛起来。「呜……」她挣扎地掀开眼皮,看到一个黑色的球在自己面前晃动,「啊!」
  女孩吓得瞪大眼睛,惊道:「我见鬼了?」「是我……啾……」黑色球体发出声音,玲珑才看清,原来是弟弟锦麟的脑袋。可是他在这里干什么?又在做什么?

  胸口传来酥痒的触感,玲珑混沌的大脑渐渐了解到眼前发现的事情:她的弟弟,正在吸着她的乳房!

  「天!锦麟,你在做什么?」「做什么你不知道吗?」男孩嘴里含着乳珠,说话不清晰。将左边的乳房咬得又红又肿,然后移到右边继续侵袭。

  玲珑不住地呻吟,想要起身,却没有力气推开弟弟。十七岁的少女,在体格上就输给十六岁少年一大截,若是动真格的,她绝对不是锦麟的对手。睡衣的扣子全部敞开,大概是未醒之前,就被锦麟拨开了。双乳暴露在外面,轮流地被弟弟吸吮,发出啾啾地声响,淫乱又诱人。

  「停、停手啊……锦麟,你不能这样……啊……」明知道亲生姐弟做这种事情在道德上不被允许,可是锦麟像是发了疯似地压住姐姐,生怕她从身下逃开。
  玲珑还在呼叫:「锦麟,放手,爸爸妈妈会听到的!」男孩将另一只乳房啃咬得乳珠勃起,缩成坚硬的小石粒,这才挑眉对姐姐说:「你只要不大声叫喊,爸爸妈妈就听不到。」家中共有四间卧房,哥哥和父母住在一楼,二楼的两间由玲珑和锦麟住,也就是说,除非声响大得惊人,不然一楼的人不会听到上面的动静。

  玲珑哭笑不得地说:「可就算听不到,你也不能对我这样做啊……别碰那里!
  我是你姐姐!「本打算用威严一点的语气说的,可是弟弟用手伸到睡裤里面,玲珑立刻乱了方寸,哀求道:」别这样,我们不能……啊!「说了也是白说,锦麟不听,动手撕开姐姐的睡裤。月光爬进屋子,修长的两条大腿,被照着莹莹发光,里面还有一条白色的小内裤,真的很小,只够遮盖住耻毛的。虽然是白色的,可是布料太少,分明比丁字裤大不少多少嘛。男孩戏谑道:」原来姐姐喜欢穿这么闷骚的内衣?「」关你什么事!快点回你屋睡觉去!「玲珑懊恼地说。身下传来轻微刺痛的感觉,锦麟居然用手指,从内裤的边缘探入,插到小穴里面。」天啊!

  你想来真的吗?「」你觉得我只是吓唬你吗?我可爱的姐姐?「弟弟俊秀的脸上扯出邪魅的笑容。

  玲珑看了心中一惊,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锦麟已经变成一个拥有攻击性的大男孩了,还不算男人,但也威胁一点都不小。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喜欢我……」玲珑问着,大腿被弟弟抬高,破碎的睡裤完全从腿上剥离,还有内裤也一并除去。女孩身上就只有睡衣的上身还在胳膊上松松垮垮地挂着,娇嫩的酮体在月光下闪出洁白光泽,看了令人食指大动。

  男孩想了想,喃道:「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你吗?」哎?这是搞什么?如果锦麟不喜欢她,那他现在在做什么?

  弟弟困扰地说:「喜欢或者不喜欢,我说不上,但我现在很想上你。」「你混蛋!」玲珑快要气疯了。

  如果真有爱情存在,要她和弟弟来一场禁忌之恋也未尝不可。原谅这个小丫头,她在网上偷看的小说漫画还有动画片太多了,道德观完全扭曲。在玲珑的心中,憧憬的恋情就是要浪漫,要轰动,要感人,还要帅哥!所以锦麟碰她的时候,并不是很讨厌。可这家伙只是为了做而做的话,那玲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滚开!别碰我!不喜欢我的话,才不要和你做!」女孩四肢乱舞,想要把弟弟踢下床去。可是不到一米六的小女生,怎么和近一米八的男生打斗呢?锦麟三五下就把姐姐的手脚全按下去,用身体的重量压得她无法动弹。

  玲珑哀叫道:「不……我喘不过气了。」锦麟说:「压不死你!」他才六十多公斤,又没有完全压在姐姐身上,所以她只不过是闹一闹,并没有大碍。两只大手不闲地在女体上探索,扯着自己才咬过的乳尖,狠狠地往外拉,听到姐姐哀叫:「好疼,不要这样!」「不要哪样?」淘气地用手捏着乳头,旋转地揉搓,「姐姐喜欢用哪种方法调戏你的乳房啊?」「讨厌,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女孩嘴上说不要,其实还蛮喜欢从胸部传来的阵阵刺激,像电波一样,传递到四肢百骸,比泡温泉水还要舒服。

  「这种东西还要学吗?网上有得是资料,看一眼就会了。」男孩先是用食指和么指反复地揉捻乳尖,然后再加上拉扯的动作,幅度不大,但却可以增加刺激。
  玲珑比普通少女更为饱满的乳房被弟弟玩弄得胀大一号,单手几乎握不住了。锦麟低头含住其中一只,语音不清地赞道:「姐姐的胸好大!比我班上的那些女孩强太多了。」玲珑听了气得真想哭,「死小子,你是青春期精力过剩吗?」「本来就是过剩啊,而且今天总觉得不对劲儿,好想发泄一下……」「呜呜……我就成了你的发泄工具吗?」玲珑真的哭起来。不想白白被弟弟占了便宜,可是现在身体又真的很想要他,这样的感情,叫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困扰得惶惶不安。
  只亲吻乳房已经不能满足男孩的欲望了,炙热的嘴唇慢慢下移,沿着身体的曲线,从胸口到腹部,到肚脐那里,舌头在小腹上舔了几下,然后就到了稀疏的耻毛生长的地方。玲珑害怕得抖起来,问道:「锦麟,你是认真的吗?」「当然!」
  如果不想要姐姐,那现在做的这些动作又算什么?十来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该知道的事情全都知道,比如说光着屁股的一对男女要做的那些事情,锦麟说不定比玲珑还要更清楚呢!

  女孩还想问什么,双腿却被弟弟分开,思路被打乱后很难再聚集起来,究竟要不要这样按受弟弟的求爱呢?她到此刻还是没有得出结论。「啊……」有个坚硬的东西抵在私处,一下一下地轻撞着,弄得玲珑的下身好痒。她有点害怕,问道:「你、你再考虑考虑,我们这样是不对的!」锦麟阴笑地问:「姐姐,你从来都不听老师的老,不听家长的话,什么时候又变成乖乖好孩子了?」「可是,我还是觉得没道理啊。你又不喜欢我,我们从来都没有那个意思……今天晚上突然这样……」「考虑那么多干什么,想做就做呗!」锦麟试了几次都没能挺进去,于是将女孩的大腿分得更大,阴茎对准花瓣,慢慢地捅了进去。

  「别别……啊……啊啊啊!」尖利的叫声响彻房间。锦麟同学刺穿了姐姐的处女膜。

  「你还是处女?」小男生略微惊愕。

  玲珑抬手摸泪,抱怨道:「我是不是处有区别么?你想上还不是要上!」
  「说得没错!」弟弟咧嘴阴笑,用力挺到底,全部男根都埋进姐姐的甬道里。
  「啊……」玲珑痛苦地呻吟,初次承受弟弟的分身,真的很辛苦。肉棒在体内停止不动,小穴的肉壁慢慢蠕动,试图将它推挤出去。锦麟感觉到里面像是有无数只小手,在按摩他的分身,舒服得不行。

  男孩叹息道:「早知道这么爽,才不会忍到现在!」玲珑不安地说:「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快点出去啦!」自己被那么巨大的东西戳穿,想想就后怕,居然真的容纳得下。

  「好,我这就出去!」男孩语中透着阴险,扣紧姐姐的腰,猛然将分身撤出去。

  「哦!」粗棒突然离开,小穴内部仿佛出现真空地带,牵动全身的肌肉都不对劲儿了。玲珑很想说:你快点再进来啊!可是这么羞人的话她讲不出口,而且没等她要讲,弟弟的阴茎又顶了进来,中间的时间间隔,绝对不会超过两秒锺。
  「我的天!」玲珑被那股强烈的冲击吓到了。第一次被插入,只觉得很痛,可是小穴慢慢适应粗物撑大的感觉之后,就会体会到,原来那滋味真的不错。女孩子第一次多数不能尝到甜头,然而玲珑在这方面天赋异禀,只被弟弟抽插几次,快感便从阴道里向全身扩散开来。

  「啊……哦……啊……啊……我的天!啊……」女孩随着男孩的节奏呻吟,一声比一声更加娇媚。阴道里层层的嫩肉被弟弟的肉棒碾过,丝丝麻麻的触感引发身体战栗,这样特殊的滋味,以前从未品尝过,竟然如此美妙。

  没有羞涩的拒绝,半推半就地依了弟弟的求爱,而且是在没有任何情感暗示的前提下,这样的姐姐,恐怕世间少有了。玲珑沈浸在性爱的快慰当中,早就把什么伦理道德之类的东西丢到太平洋去。她想得到更多快乐,于是双腿夹住弟弟的腰,使他能更深入地插入自己。每当粗大的龟头顶到玲珑的子宫口时,她就叫得特别欢畅。锦麟也受到鼓舞,越发卖力地侵入姐姐的小穴。

  「呜……呼……姐姐……你的小穴,很紧……啊……」男孩悬在上方,一边抽送,一边说话,汗水从头发中流出来,滴到姐姐的身上。

  「讨厌,干嘛说得那么色情!」女孩伸出手,将流到弟弟眼眼睛边上的汗珠擦去,小嘴撅着,仿佛在等等亲吻。

  锦麟笑道:「因为你本来就很色情!第一次和男人做家,就表现得像身经百战似的。」低头,封住那张粉嫩的小嘴。舌头霸道地在里面搅动,将姐姐的津液全都吸入自己的嘴里,然后也强迫她喝下的他的。反正唾液都混在一起了,吸入的每一口,都有他们共同的产物,就如他们的身体,交缠得难分你我。

  玲珑呜咽几声,伸出胳膊环在弟弟的脖子上,使两人贴得更近。身下的攻击减弱,但是这样亲吻着,拥抱着,交媾着,仿佛心灵也融合在一起。女孩晕滔滔地想:如果永远和弟弟相亲相爱下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吻得太深,以至于呼吸不畅,玲珑在窒息之前,将头扭转,嘴巴得到一丝空隙,便拼命地吸气。肺部得到新鲜氧气,头脑也清醒了点。玲珑问道:「你喜欢我吗?」「喜欢啊。」锦麟马上回答。注意力又集中到下半身去,感觉姐姐的小穴比刚才更紧了些,要多用些力气,才将自己的阴茎抽出来。

  粗硕的男根在阴道里划过,甬道失去肉棒支撑,马上回缩,但是内部还有分泌的淫水,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恢复成没有情交时的状态。玲珑丝丝地呻吟,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就像流经血那样,有许多液体在往外流。可是弟弟的分身没有完全退出去,于是水就堵在穴口那里,只能从肉缝间,慢慢地向外渗透。这感觉,有些压抑,但也十分有趣。体内里蕴借着许多能量,蓄势待发地要冲破身体。
  「呼!真紧!」锦麟将分身撤到小穴溅处,只留顶端在里面。阴道里淫水充沛,温暖着龟头,想要得到更多的熨帖,就得再度将整个根肉棒插进去才行。男孩微笑着抓紧姐姐的大腿,然后用力地挺进去。

  「啊!」无意外地听到姐姐的哀鸣,真是婉转销魂!

  玲珑带着哭腔地说:「你轻一点……会被你捅坏的……」「才不会呢!」男孩在里面享受片刻温存,又怀念运动时的快慰,于是再撤出来,一边说道:「我的宝贝再硬也是肉做的,能把你怎么样?」撤到一半地时候,马上再顶回去。
  「很痛啊……」女孩叫道。

  小穴里的淫水被这样回来地冲刺给挤得无处流淌,只好在体内四散地寻找出口,唯一的道路被阴茎阻碍,于是涨得玲珑肚子都有些鼓起来。抽送还在继续,淫水越泌越多,甬道内润滑通畅,就算窄了些,但是男孩还是可以得到无上快感。
  「姐姐……好舒服……你的小穴……越来越紧了……」男孩的屁股像电动马达一样,飞速地抖动,慢长而深入的插入似乎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于是加快速度,又是一个新的台阶。肉穴内淫水被阴茎带出,发出啧啧声响,溅到床单上,很快湿了大片。

  玲珑没有精力再去注意身下的布单是否干爽舒适,现在她所有的感官全都集中于大腿中间的那条肉缝中。那么快地插入抽出,反反复复,好像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刻。快得让人几乎无法承受,要把小穴都给插得肉破血流……

  「不、不要……不要啊!太快了……」女孩害怕地叫起来,屁股却一翘一翘地,配合着弟弟的动作。男孩挺入时,正好对上姐姐弓起腰,于是屁股和小腹更紧地贴合,发出啪地一声响,就连男根下面的两个肉袋,都要嵌入到女孩的臀肉里了。

  屁股被撞得很疼,可是小穴里得到的快乐,却比那些痛苦要多出好几倍。肉棒真是太妙了!插进阴道里,把所有的敏感点一一擦过,每个冲刺,就是一次奖赏,阴道内的层层肉膜,被触碰到之后,就会将快感传播出去,在五脏六腑、指尖发稍处回荡。

  「不快的话……根本就不够爽啊……」锦麟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头上流下更多的汗水,落到下面,混入姐姐的汗液。明明是冬天,暖气也不是很热,可他们就是觉得身全被火烧了一样,不停地出汗,弄得全身都湿淋淋的。

  身下的水声随着律动而愈发明显,噗噗啪啪,噗噗啪啪,在耳边回响。玲珑听了有些害羞,说道:「你轻一点吧……啊……」「不要!」锦麟不理,仍旧保持强力的冲刺。

  女孩的小穴早就承受不住这么大力地侵袭,从内到外,全部变肿,花瓣充血转成红紫的颜色。内部因为痉挛抽搐,插入慢慢困难。男孩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才能把巨硕的分身给挤进去。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玲珑体内升起阵阵地电流,腹内积累太多的刺激,肚子都要涨开了。淫水汩汩地流出,即使有阴茎堵在出口,强大的内压还是将水喷了出去。「不要了……你不要再来了……啊……啊……啊!」
  锦麟被姐姐的叫声吵着脑袋疼,下身在紧窒的穴道里得到极大快感,同时也几乎到了爆发的边缘。阴茎铮铮地痛,叫嚣着要释放最后的能量。男孩咬牙做了几个挺入的动作,最后将自己深深埋在姐姐的子宫底部。铃口张开的瞬间,精液喷射而出,一股一股,射了好久才渐渐止住。

  「啊……哈……哈……哈……」玲珑微弱地呼气,肚子被热液烫得好舒服。
  两个孩子都是第一次性交,却把所有的过程都做全了,包括体内射精。玲珑都忘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她会不会怀孕?虽然亲生姐弟发生关系是不被普通大众接受的,但是成熟的肉体在交媾之后,怀孕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然而十几岁的孩子,身体趋向成熟,但精神上还幼稚得很。没有意识到严重的后果,只是在享受性爱余韵。品味刚才的过程,真是刺激又快乐!比吃美食,打游戏,出去旅游,或是接受按摩都要痛快千倍万倍!

  锦麟最先恢复过来,分身还埋在姐姐体内不肯出来,微笑地问自下的人:「很不错吧?」「不错什么?」玲珑有气无力地说:「你好重,快点离开!」她突然想到,自己在高潮的时候好像叫得很大声,不会把楼下的父母吵醒吧?
  最好不要啊!不然被发现和弟弟做爱,那多丢人啊!

               【全文完】

上一篇:【高校性感尤物】高校性物性伴侣作者不详 下一篇:【娘子之情】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