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李萍篇】作者枪手

              玩物——李萍篇


字数:1.6万


                第一章

  「越秀,出事了,你男人叫石头砸了。」同村的立柱跑进来向越秀喊道。
  当越秀看到丈夫的时候,丈夫仍在昏迷,医生说她丈夫被石头砸伤了脊柱,可能会瘫痪,她两腿一软就坐倒在医院的地上,那个医生扶起了她,「你没有事吧。」越秀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医生把她扶到一张椅子上,临走不自觉的又看了看她。

  丈夫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一个月里越秀每天都在医院里照顾他。越秀并没有发觉那个医生每次查房在她这里停留的时间都最长。

  一次,越秀在吃家里带的腌萝卜。「你每天就吃这个吗?这样怎么行呢,你的身子会不行的,来,跟我走。」

  医生将她带到食堂,给她买了三两米饭,一碟红烧肉。吃完后的越秀看见医生直直的看着自己,她以为自己的吃相让这个城里的医生吃惊,其实她错了,医生一直在看她的身体,她那成熟的散发着活力的身体。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护士走了过来,「李医生,院长找你。」

  李医生起身同时说道:「我姓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来找我。」说完就和女护士离开了。那个女护士临走还看了看越秀。

     ***    ***    ***    ***

  马上就要出院了,越秀想:「该怎么谢谢李医生呢,自己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人家可是城里的大医生,我们乡下的东西人家怎么看得上。哎,管他呢,心意总要表一表的。」越秀拿着一篮子鸡蛋和大枣向医生办公室走去。
  「请问李医生在哪里办公啊?」

  「李医生啊,他是我们的主任医生,在五楼办公区。」

  「真是城里的大医院啊,好高级的大楼啊,骨科主任办公室,就是这了。」
  越秀刚要推门进去,听见里面有声音,透过门缝往里一看,吓了一跳,房间里一个女人全身赤裸地坐在同样没穿衣服的李医生的身上,不用看越秀就明白他们在干嘛。

  李医生忽地把女人抱起来,放在宽大的办公桌上,他自己站立起来,两手抄起女人的大腿,开始猛烈的撞击。

  越秀虽已经结婚多年,可还是头一次看见人当面操逼,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女人的呻吟声,让越秀觉得脸红心跳。

  「你今天真猛啊,东西也出得好多啊。」

  李医生没答话,把自己的肉棒往女人面前一送。女人笑了笑,张开小口开始舔弄湿嗒嗒的肉棒。

  「噢,好,你的小嘴比你的逼还好。」

  「还不是你调教的。」

  一句话说得李医生哈哈大笑,「能娶到你做老婆老刘真他妈的幸福。」
  「那你娶我好了,我立马和他离婚。」李医生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瞧你那紧张样,我逗你的,老刘对我很好,再说他那里也不你差,我还不想离开他呢。」

  一句话又把李医生说愣了,「我和他你到底爱谁?」

  「怎么了,吃醋啦?」女人撒娇般的靠在他身上,「他跑船一去大半年,我还不等于你老婆嘛。」

  「说得也是,真不敢相信,你生了儿子身材还这么苗条,我认识的人里面大概没人能和你比了。」

  「对了,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什么事情?」

  「明华在用我的内裤手淫,还好几次偷看我洗澡。」

  「明华今年14了,对女人有兴趣很正常,你应该和他谈谈,他现在主要是好奇,你让他了解了也就好了。」

  「谈,怎么谈,我是他妈啊,多尴尬啊。对了,你是不是看上前两天在食堂的那个乡下女人了,我一看就知道她是个小骚货。」

  和一个女人争论这种问题是非常不明智的,所以李建中无奈只能好言好语的哄她,答应明天把钱给她,李萍这才答应。

  两人穿好衣服走出办公室,看见一篮子鸡蛋。「怎么有一篮子鸡蛋,啊,刚才有人在门口,那不都看见了!」

  「怕什么,看见了也不敢说什么。」李医生说。

  越秀此刻坐在病床前,脑海里不断地出现刚才那一幕。「城里人真是开放,大白天的就敢操逼,哦,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就是那天在食堂里的护士,她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越秀毕竟是过来人,稍一提醒,马上就感觉到李医生对自己不同寻常的好。

  「鸡蛋是你送的?」一个男声将正在胡思乱想的越秀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李医生正站在她身后。

  「是,是我送你的,就要出院了,我想谢谢你这两天……」

  李医生打断了她的话,「我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我还真有件事想问问你,你丈夫现在这样,你们今后生活有困难吗?」

  越秀低下头没有吭声,李建中继续道:「这样好了,你接你丈夫回家安顿好之后再来医院找我好了。」

  李建中回到办公室,脑子不断的想着刚才李萍的事情,一个主意在李建中的脑海中形成了。

  李建中拿起电话拨通了李萍的手机,「阿萍,下班了到我办公室来找我。」
  「什么事情啊?」

  「下班了再说吧。」

     ***    ***    ***    ***

  「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兴致陪我买衣服啊。」李萍和李建中两人正手挽着手一起逛着商场。

  「怎么,陪你不好吗,你不要我陪那我走喽。」

  「人家只是觉得吃惊啊,那你今天准备帮我买多少东西啊?」

  「只要你喜欢的,都买。」

  李萍听了高兴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算然已经35岁,但在商场里李萍似乎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虽然已经身为人母,但商场里的各式衣衫穿在李萍身上,仍然显得那么得体。

  回到李萍家,两人刚进房间,李建中就抱起李萍不停的亲吻,并粗暴的去扒她的衣服。

  「你怎么这么急啊,不要啊,明华在家里啊。」

  李建中停止了动作,「这么晚了,他应该睡觉了吧,你去放洗澡水,我去看看。」李建中说完向刘明华的小房间走去。

  房间里一个14岁左右的少年躺在床上,「明华,明华,」李建中轻轻的喊了两声。虽然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借着月光李建中清楚地看到刘明华的眼皮在微微的抖动。带着一丝笑意,李建中离开了房间。

  「你先洗还是我先洗?」看见李建中走进来,李萍问道。

  「我们一起洗好了。」李建中迅速脱光了衣裤,并立即动手脱李萍的衣服。
  李萍不停的捶打着他,这似乎更激发了李建中的欲望。

  李建中冲着淋浴,李萍跪在他的面前,小嘴正含着他的肉棒,正在享受中的李建中忽然看见浴室门口有东西,他明白是刘明华在浴室门口。

  李建中示意李萍转身趴下,李萍顺从的俯身趴下,李建中拿起裤子,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样东西,将一些液体倒在手上,然后向李萍的肉洞口摸去。

  李建中扶起肉棒对准李萍的肉洞口开始运动,渐渐地李萍开始出声了。
  「怎么样,舒服吗?」

  「嗯,好舒服,好舒服啊!」

  「你想叫就叫出来,不用忍着。」

  「不行啊,明华在啊。」

  「他已经睡着了,不用担心。」

  尽管李建中这样说,但是李萍仍然不敢喊太大声。李建中见状便开始放慢节奏,但加大力量,每下都是奋勇的顶到最深处。

  「啊,啊,啊!」李萍终于忍不住了。李建中将她转过来,将双腿架到自己肩膀上。

  「建中,太厉害了,啊,啊!」李萍一发不可收拾的喊叫着。

  「阿萍,刚才舒服吗?」

  「死相,不过,刚才好像真的很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全靠了这个。」李建中拿出刚才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外用情趣药,其实就是高效春药,我刚才在你的小肉洞抹了一点。」
  「你真是坏死了,弄人家。」

  「你不是很爽嘛,叫得那么大声,你不怕明华听见了吗?」

  「你坏死了,你不是说明华睡着了吗,再说你给人家用了这个,这东西真是太厉害了,我刚才…」

  「你刚才怎么,是不是特别地喜欢我操你,哈哈,这东西就是不错,女人抹了她不管是谁都愿意让人操。」这句话李建中故意的提高了话音。

  走出李萍的家,李建中非常满意今天的安排,因为在离开前他已经把另外一瓶情趣液故意留在了刘明华的房间里。


                第二章

  李建中这几天都在仔细观察李萍,但并没有发现李萍有什么异常的变化,对于李萍提出的交欢要求总是加以推搪,他在等,他相信事情一定会按照他预想的方向发展。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李建中去食堂打饭,看见李萍也在,就走了上去。可走近了才发现李萍眼神呆滞,似乎在想心事。李建中没有上去,他打了饭坐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李萍。

  李萍吃饭时仍旧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吃晚饭时李萍也没和同事们一起走,独自一人慢慢的向花园走去。

  几个小护士议论着:「护士长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的魂都象掉了。」
  李建中心想,难道事情真的发生了,他在花园的长椅上找到了李萍。

  「阿萍,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像掉了魂似的。」

  「我,没…没什么。」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吗?」

  李萍沉默了会,「没有什么,我觉得有点不舒服罢了。」

  「要不你早点回去休息,我去帮你请假。」

     ***    ***    ***    ***

  刘明华今天一整天上学都没什么心思,脑中不断地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一切。
  刘明华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李萍也没穿衣服地跨坐在他身上,是的,他们正在做爱。

  刘明华非常满意自己的计划,今天他缠着妈妈要一起睡觉,趁妈妈睡着了,将上次在房间里捡到的那瓶情趣液抹到妈妈的小洞口,然后就假装睡觉时翻身将手碰到了妈妈的肉洞上,并开始轻轻的抚摸。渐渐的妈妈似乎有了动静,刘明华马上停止了动作。

  李萍觉得自己的欲火在不断的升高,她开始用手抚摸自己的肉洞、奶子,可是不行,她需要,需要一个男人,不,确切的说她需要一根肉棒,来狠狠的插她的肉洞。

  「妈妈,你怎么了?」

  李萍吓了一跳,身边的儿子正看着自己,自己刚才的一切都被看见了,「没什么,妈妈有点不舒服,你快睡觉。」

  「妈妈,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着就撩起李萍的睡衣,一口含住奶子吮吸起来,另外一只手则伸向李萍的肉洞。刘明华虽然才14岁,可是他已经看过好多次的A片,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动作有什么用,可是看那些片子里面的女人都似乎很舒服,所以他想应该是这么做的。

  李萍被儿子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想阻止儿子,可是身体的快感反而阻止了自己的行动。「明华,快停下来!」李萍的内心想喊,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进来,快,快进来!」李萍忘情的喊出了声音。

  「妈妈,你说什么?」

  李萍羞红了脸,好在房间里面没有开灯。看见李萍没有说话,刘明华脱下内裤,李萍看见了一根雄壮的男根。刘明华动手去脱李萍的内裤,李萍想阻止,可是不知道怎么内裤竟然被脱下去了。

  毕竟刘明华还小,弄了许久,还是没有进去,李萍的欲火被更进一步的激发了。接着就发生了前面的一幕,李萍开始主导一切。

  李建中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去了李萍家。吃饭的时候李建中越发肯定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    ***    ***    ***

  李建中一边抽插着李萍,一边问道:「阿萍,这几天我很忙,可真是想死我了,你想我吗?」

  「嗯,我想,好想你的。」

  「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告诉我,我来帮你。」
  「没有什么。」

  「真的吗?」猛地李建中将李萍抱起来,一脚把门踢开,门口刘明华正冷冷的站着。

  「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啊!」

  李建中不理她,继续地插着她的肉洞,「他本来就是从你那里出来的,被他看有什么关系,明华,你妈妈现在很舒服,你是不是也想让你妈妈舒服?」
  看见刘明华点点头,「那你还等什么,快脱啊!」

  李建中凑近李萍,「看,你现在不是很舒服嘛,你忘了我们之间不就是因为你丈夫长期不在才发生关系的嘛。」

  李萍趴在床上,儿子刘明华正在身后慢慢的抽插着,身体传来的快感和羞臊让她说不出一句话。

  「明华,做爱不能光图自己舒服,要慢慢的,要让你身下的女人舒服,因为她是你爱的女人,是不是,你爱不爱你妈妈?」

  「我很爱我妈妈,我一定要让我妈妈舒服。」刘明华心里默默地想着。
  第二天早上,当李建中看见李萍的时候,微笑着向她走去,李萍不敢正视他的眼睛,看着李萍娇羞的样子,李建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得意。

  「今天晚上我还想去你家里。」


                第三章

  结束了上午的病房检查,李建中坐在办公室里悠闲地抽着烟。虽然只有不到30岁,但他已经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了,能坐上这个位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表哥,因为他的表哥娶了市委书记的女儿做老婆。

  李建中脑子里又开始想李萍了,自从上次和她儿子一起干了她之后,出乎李建中的预料,李萍之后对和儿子发生关系非常生气,更断然的拒绝了他再次去她家的要求。这和他印象中风骚的李萍有很大的出入。

  「看来自己看人的眼光还很需要提高。」本来李建中想通过这件事情长期奴役李萍的,并在合适的时候在表哥面前秀一下,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

  人在有了一定的权利、金钱之后,似乎总会衍生出一些难以理解的欲望。不过,李建中的这种欲望可是被他的表哥所引发的。

  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电视正在播早间新闻,李建中看着画面中的女主播,良久,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婊子。这时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进来。」推门进来的是人事部的王忠。

  「副院长,这是李护士长的辞职信。」王忠将一封信放在了办公桌上。
  「什么,她要辞职?」这是李建中万万没想到的,看来自己这次的确玩得过火了,李萍想彻底地摆脱自己了。

  「叫李萍到我这里来一下。」李建中对王忠说道。

  「她今天没有来。」

  「连班都不上,看来是下了决心了。」李建中想道,「好吧,这个先放在我这里,我先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李护士长有什么难处。」

  王忠良忙表示同意:「是啊是啊,李护士长为医院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突然辞职,一定有什么事情的,我看应该要了解一下情况。」

  王忠走后,李建中立刻拿起电话,刚拨了几个号码,又放下了电话,李建中怕李萍不接自己的电话,准备亲自去她家里一趟。

  在办公大楼的另一个房间里,王立虎王院长看着李建中驾车离开医院,转身对身后的王忠说道:「李萍怎么会突然要辞职?她和李建中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应该是的,不过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是很清楚了。会不会是李萍的老公知道了她们的关系,不许…」

  「有可能,如果这样就最好了,她老公最好再来医院闹一下,那我这个院长就能做些事情了。为了维护医院的声誉,就算不辞退李副院长,我看他也在这副院长的位子上坐不住了吧。」

  「是的是的,就算他那位表哥也不能有什么话说了。」

  「李建中啊李建中,搞什么样的女人不好,非要在医院里面搞,活该啊。」
  「红颜祸水,这话一点都不假。」王忠附和道。

  「噢,你知道啊,那你和最近来实习的那个小护士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检点一点,出了事情,我这个当叔叔也不好多话啊。」

  「叔叔,我,我觉得她蛮不错的,我…」

  「你昏头啦,一个小护士配进我们王家的门吗?你不知道她父母都是下岗的吗?她是为了钱才和你好的。」

  「不是的,叔叔,她很好,真的。」王忠还想辩解。

  「看来她把你迷得不轻啊,小忠,虽说你是我侄子,可你也知道,我儿子这辈子都是没有希望了,所以我一直把你看作我的儿子,你知道吗?」看王忠点了点头,又道:「你的结婚对象我给物色了一个,是市卫生局局长的女儿,我给你约了今天晚上在中央公园见面,听说刚才国外回来,和你同岁的。」

  李建中的车并没有驶向李萍家里,而是来到刘明华的学校,正巧中午放学,李建中找到正在吃午饭的刘明华。

  「这么说你这一个星期都没有再和你妈妈做过?」

  「是啊,妈妈说我不能和她这样的,这样是做坏事,妈妈还说李叔叔你不是好人。」

  「那你觉得呢,李叔叔是不是好人?」

  「我不知道。」

  「其实你妈妈之所以不让你做是因为如果让别人知道的话,那别人就会笑话她,就像你们班的差生老是被人嘲笑一样。告诉叔叔,你想不想?」

  「当然想啊。」

  「那你就按我说的去做。」

     ***    ***    ***    ***

  吃完晚饭,李萍看见儿子乖乖地去做功课了,心里不禁有些高兴,看来儿子还是很听自己话的,便收拾碗筷去洗。

  洗完刚一转身,就被默默来到身后的刘明华吓了一跳,「明华,你在这里干嘛?」

  「妈妈,我想,我想…」

  意识到儿子想要说什么的李萍忙正色道:「妈妈不是告诉过你这样是不对的吗,你现在应该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没等李萍说完,刘明华抢道:「是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儿子就不可以。」
  「是的,你是妈妈的儿子,所以不可以。」

  出乎李萍意料之外的刘明华默默地转身离开了,「我知道了,妈妈,不过,我真希望我不是你的儿子。」

  清晨,带着睡意的李萍走向厨房去准备早饭,惊讶的发现餐桌上摆放着豆浆和油条。

  「妈妈,我买了豆浆和油条。」刘明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李萍转身看着儿子。「一直都是妈妈照顾我,我知道那是妈妈爱我,我现在也很爱妈妈,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我也该做点事情。」

  吃完早饭的刘明华又主动地洗了碗筷,然后就回房间去看书了。李萍看着儿子,想:「他因为爱我所以要做事情。」虽然有点怪怪的,但儿子好象有些长大了,懂事了。

  「妈妈,晚上我想和你一起看电影,好吗?」李萍看着儿子。「连这个也不可以吗?」失望写满了刘明华的脸。

  「我好像并没有说不可以啊。」李萍说道。看着刘明华高兴的样子,李萍心想:「虽然儿子好像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这件事情,但现在这样也不算很坏,慢慢来吧。」

  整场电影刘明华都依偎在李萍身边,李萍看着儿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不是吗,对于一个女人,一个已经不再年轻的女人,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个男性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她应该可以非常自豪了吧,至少应该感到沾沾自喜吧。可是,当对象是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不由得又变成了一种悲哀。

  心思完全不在电影上的刘明华此刻非常高兴,李建中教给他的方法到目前为止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他开始接着按李建中的嘱咐行动。刘明华把手放在了李萍的膝盖上,他尽可能地让动作显得很自然。等了会见李萍没有反对,刘明华的手开始抚摸起李萍裹着丝袜的小腿。李萍伸手将刘明华的手拿开,这一举动让刘明华非常的害怕,不过好在李建中已经嘱咐过他该如何应对。

  认为李萍在生气的刘明华对李萍小声道:「妈妈,你别生气,我、我不是,只是妈妈的腿好漂亮,摸起来好滑啊。」

  其实李萍并没有生气,她之所以拿开刘明华的手是因为刘明华小心翼翼的动作弄得她非常痒。看见儿子害怕的样子李萍不禁觉得好笑,「你弄得妈妈好痒,你到底还看不看电影啊,快坐好。」

  刘明华听李萍的语气似乎并没有生气,这才放下了心,又将手重新放到了李萍的膝盖上,但直到电影结束,刘明华都始终不敢再摸向李萍的大腿。

  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各自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两个人。那两个人快步赶上他们,一个矮个子的一把夹住刘明华的脖子,李萍惊恐的刚想喊叫,身后传来:「别叫,再叫掐死你儿子!」

  两人被带进了路边的工地,「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不过李萍看似严厉的呵斥对面前的两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效果。

  高个子男人笑道:「放心,我们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只要你陪我们哥俩玩玩而已。」

  「你、你们,不、不要,我要喊人了!」李萍知道对方意图后惊恐的喊道,「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给你们钱。」

  看见李萍害怕的样子,一边夹住刘明华脖子的矮个子笑道:「我哥们想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好不容易逮到今天这个机会,他才不会放过你呢。」

  高个子冲矮个子道:「你他妈的不想,一会你别上。」

  矮个子赔笑道:「算我没说,你快点吧。」

  高个子一把抓住李萍,动手脱她衣服,李萍拼命的挣扎。「别动,衣服弄破了,一会你可就出不去了,嘿嘿,不过你可以打110,叫警察来救你,」
  就在李萍发愣之际,衬衣已经被高个子解开了,剩下的一个胸罩自然也不可能再留在李萍的身上。

  高个子将李萍按倒在地上的草席上,李萍又开始奋力反抗,高个子用两个膝盖压住李萍的两个手,然后不管因疼痛而大喊的李萍,动手去脱李萍的裙子。李萍赤裸的身体终于完全地展现在三个男性面前。

  「不好意思,弄痛你啦,嚯,这娘们下面的毛都剃了,你瞧啊。」高个子对身边的矮个子道。

  矮个子笑道:「我早跟你说了,这是个骚娘们,她还往家里带小白脸呢。」
  「原来是个骚娘们,那你他妈的还装什么正经,老子今天就代你老公好好教训教训你。」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高个子扒光了自己的衣服,两手抄起李萍的两条大腿,往自己的肩上一放,肉棒对准李萍的肉洞,猛地插了进去。不管李萍痛苦的喊叫,高个子欢快的抽动着。

  「对,再大声点,老子就他妈喜欢听女人叫,那帮『鸡』叫得太假了,对,再叫!」

  李萍不再喊叫了,可是渐渐地她不由自主地又开始了,生理反应是很难抵抗的。

  刘明华被矮个子夹着,他不是没有挣扎过,可是力量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
  现在刘明华已经忘记挣扎了,欲望在他心里不断地升起,使他完全忘却了挣扎,就连矮个子已经放开他,他都浑然未觉。两人都津津有味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这真是有趣的画面。

  高个子忽然加快了动作,伸出两只大手狠狠抓住李萍的奶子。随着几下猛烈的抽动,高个子射出了精液。

  「好,真他妈的爽,该你了。」高个子起身向矮个子说道。

  矮个子凑到刘明华耳边:「好好看着我和你妈的表演。」

  矮个子走到李萍面前,看了看,对高个子叫道:「你他妈的,里面都是你的东西,我还怎么玩!」

  高个子往地上一坐,「爱玩不玩,小朋友,你可别乱动,看在你妈的份上,只要你不乱动我就不对你出手,你放明白点。」原来刘明华往前走了两步,高个子以为刘明华要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

  矮个子对李萍一笑,「看你刚才被他弄得半死,我这人心好,你给我吹出来怎么样?」说完见李萍看着自己没有行动,又对李萍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就要对你儿子动手喽。」一句话让李萍身子腾地一下坐直了,两只眼睛怨恨地看着矮个子。

  矮个子并不介意,把自己半软的肉棒往李萍面前一送,李萍犹豫了一下,还是含住了矮个子的肉棒。

  「好好地吹,得让我满意才行,不然,我一样要…」很老套的威胁,但是却非常的管用,李萍认真地吞吐着矮个子的肉棒。

  刘明华吃惊地看着,虽然曾经看见过妈妈给李建中口交,但是透过门缝并没有看清楚,这次就不同了,这么近的距离,一切都那么清晰,原来男人的肉棒还能这么用的。

  矮个子使劲按住李萍的头,将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李萍的嘴里,然后才满意地抽出来。

  一边的高个子也站起来穿上衣服,「完事了,那走了。」说完走了出去。
  矮个子穿上裤子,一扭头看见刘明华高高隆起的裆部,一笑,「小子,你妈给你老爸带了绿帽子,你就代你老爸教训教训她吧。」说完哈哈大笑着往外走。
  不知道是给说中心事还是别的什么,刘明华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朝矮个子扔去,正中脑袋。矮个子啊一声,一摸,见血了,不由得火往上撞,冲回来,抓住刘明华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嘴巴,还不解气,一脚把刘明华踢倒在地,又是踩又是踢。

  李萍抢上来拼命想保护刘明华,矮个子也给了李萍两个耳光,地上的刘明华不知道哪来的劲,「别打我妈妈!」猛地一头撞上矮个子。矮个子被撞倒在地,爬起来就揍刘明华,最后李萍扑在刘明华身上,矮个子这才停手。

  「妈的,找死啊!」

  这时高个子走了回来,「快走了,跟小孩子置什么气!」

  矮个子骂骂咧咧地走了,临走还拿走了李萍的钱包。房间里就剩下李萍和刘明华,李萍一边去穿衣服一边道:「明华,我们快走。」可是却见刘明华并没有动,走过去一看,刘明华昏了过去,这下可把李萍吓坏了,抱起刘明华就往医院跑。

  李建中气呼呼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把人给打成那样,断了三根肋骨啊!」

  「李哥,不是我,我根本没遇上他们。」

  「你说你没有,那是谁,难道真碰上抢劫的了?」

  李建中来到病房,看见李萍守着刘明华,「他不会有事情的,明天做完手术就没事情了,不过,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情?」李萍没有回头,现在什么事情都比不上儿子的伤。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和老刘都是A型血吧?」

  「是的,怎么了?」

  「你儿子是B型血。」李萍的头一下子转了过来,愣愣地看着李建中。「这是验血单。」拿过化验单,李萍一看,愣住了,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刘明华,他不是自己的儿子吗?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已经苏醒的刘明华。

  术后刘明华很快就康复了,这天李萍和刘海强来接他出院。在刘海强去结账的时候,刘明华悠悠地道:「我还能做你们的儿子吗?」看见李萍惊讶的神色,刘明华接着说:「那天你和李叔叔的话我都听见了,妈妈你还没有和爸爸说吧,你们是不是应该去找自己的儿子呢?」两人都沉默了。

  李明华不知道李萍已经去查过了,根本查不到,因为当年出院的时候有七个男孩,已经有四家人找不到了。

  同一时刻,化验室的小杨跑向李建中,「李院长,前两天化验结果有问题,几个化验结果都是B型血不准确,要不要通知下去重新…」

  李建中打断了他的话,「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你要吸取教训,下次不能再犯,知道了吗,化验结果我会通知到的。」

  李萍三人回到家里,刚一坐下,门铃响了,开门一看,是两个陌生的男人,「我们是公安局,想向你们了解一下情况。」

  进了房间,警察拿出一个钱包,对李萍道:「这是你的吧?」

  李萍接过钱包,「是,是我的。」李萍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是我们从两个杀人嫌疑犯身上找到的,他们涉嫌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但他们辨称那天、那天他们是和你在一起。」

  李萍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警察走后,刘海强一把抓住她,「你说,是不是真的,你说,你快说。」

  李萍默默地点了点头,刘海强一巴掌就打了过去。刘明华一下子扑了上去,「不要打妈妈,是那些人不好。」

  刘海强还想动手,但刘明华死命地抱住他,刘海强大吼道:「你给我滚,给我滚!」

  刘明华走过去抱住李萍,「你要赶走妈妈,我和妈妈一起走。」

  刘海强一愣,气呼呼地道:「好,你不走,我走,我要和你离婚,离婚。」
  李萍哭着道:「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为了孩子,不要离婚。」刘海强不理李萍,头也不回地走了。

  「妈妈,爸爸不要你了,我要,我和你在一起。」李萍一把抱住儿子哭了起来。

  被李萍抱着,刘明华也伸手抱住了李萍,感受着李萍柔软的肌肤,闻着李萍身上淡淡的香气,刘明华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李萍的乳房。

  「明华,你干什么?」李萍惊恐地推开刘明华,「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们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因为我们是母子嘛,可是妈妈,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并不是你的儿子了吗?」

  李萍听了呆呆地坐在地上,「是啊,我们不是母子,所以连你也来欺负我,是吗?」

  「不是的,我怎么会欺负妈妈,我是爱妈妈的。李叔叔说过女人是需要男人爱的,现在爸爸不要妈妈了,那就让我来爱妈妈,而且我不是妈妈生的,所以我不就可以爱妈妈了吗,妈妈不是也说过爱我的吗?」

  虽然是很小孩子气的话,但是却让李萍感到很欣慰,不管儿子对自己是不是有欲望,至少在危险的时候他还是那么拼命的保护自己,那些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吧。「那不是男女间的爱,那是妈妈爱护孩子的爱,这并不一样。」李萍说道。
  「我是一个男人,我很爱妈妈,……」

  李萍打断了他的话,「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来说爱,看你能不能让妈妈爱上你。」

  月秀很清楚李建中对自己的企图,所以她没有去医院找他,可是没了收入,家里的钱越来越少了,万般无奈,月秀再次进了城。现在她就站在一幢楼房的面前。带着一丝激动的心情她按响了301室的电铃。

  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女声「谁啊?」

  「大妹,是我,你哥他出事了。」

  不一会儿楼里跑出一个身穿睡衣的女人:「嫂子,我哥出什么事情了?」说完急忙打开铁门。

  月秀走进去:「你哥被矿场的石头砸到了,现在命总算保住了,可是人却瘫痪了。」说完眼泪便不由地流了下来。

  杨大妹是月秀老公杨保德的亲妹妹,将月秀带上楼,等月秀将前前后后都说明白了,杨大妹也哭了。

  「嫂子,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打算?」

  「你知道家里就靠你哥,现在你哥这样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嫂子,你是来借钱的我知道,按说爹妈都不在了,我就一个哥,现在你们这样,我应该照顾你们的,可是嫂子我也有难处啊。前年他又找了个小妖精,听说还是电视台的名人,现在也不常来我这里了,钱我这里实在是没多少。」
  「这可咋办呢,我们可怎么活啊,大妹,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月秀又哭了起来。

  「嫂子,你等等,我想想办法。」杨大妹拿起了电话,「老公啊,我是大妹啊,我哥被石头砸了,现在瘫在床上,我嫂子和几个孩子生活现在也有困难了,你能不能…」

  杨大妹放下电话,对月秀说道「嫂子,放心吧,他答应帮忙了,晚上他来这里,你先坐会,我去买菜。」

  「你儿子小风呢?」月秀关切地问道。

  「他就快放学了,嫂子,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告诉他我还有一哥,主要是…」
  月秀忙道。

  「我都知道,你也不容易,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来找你。」

     ***    ***    ***    ***

  杨大妹走后,月秀一个人没事开始打量起房间,城里人房子就是考究啊,虽说没有自家的大,但那些电器月秀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月秀正在看着面前的大背头,房门被打开了,走进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

  对家里有个陌生人明显没有准备的少年,愣了一下:「你是什么人?我妈妈呢?」

  月秀看着面前的少年忽然显得非常的激动,连忙走上前:「我是…」

  还没说出口,少年就道:「噢,你是我妈请的钟点工吧,那你怎么站着不干活啊,我饿了,给我做点吃的。」

  月秀本想说什么,可猛然想起了当年的约定,便把话咽了下去。

  「你怎么还站着,冰箱里有速冻食品,快点给我弄一点,我饿死了。」说完往房间走去。

  月秀打开冰箱,拿出一盒速冻饺子,烧好了端着往房间走去。

  「你刚从乡下上来吧?」

  月秀支吾地答应着。

  「怪不得了,笨手笨脚的,你先出去擦擦灰,我吃完了叫你来收拾。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怎么还傻站着。」

  月秀往门外走。

  「我妈上哪了?」

  「她去买菜了」说完离开了房间,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过,如果她回头就会看见少年盯着她屁股的双眼。

  「我吃完了,你来把碗拿走」少年在房间里叫喊。

  月秀走进房间,少年背对着她坐在电脑面前。月秀走到他身边,被看到的吓了一跳。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一对赤裸的男女在做爱。而少年则边看着片子一边手淫。

  发现月秀惊讶的表情,少年拿下了耳机:「怎么?害怕了,这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这么小,怎么看这种片子啊?」

  「小,我都念高中了,在国外人家做都做过了。」

  「被你妈妈知道怎么办,你快别看了。」月秀收拾起碗筷想往外走。

  「100块怎么样?」

  月秀回过头「你说什么?」

  少年站起来向月秀走过来,已经勃起的肉棒一抖一抖地刺激着月秀的眼睛:「我给你100块,怎么样?」

  「什么100块?」

  「你还真是土,我说我给你100块和你玩一次。」玉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面前的男孩,分明还是稚气未脱,但是怎么却…

  「怎么了?嫌少,好吧,看你长得不错,我就在多给你100,怎么样?」
  月秀现在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巴掌打去:「畜生。」

  少年被打得一愣,随即恼怒地叫道:「你他妈的敢打我!」扑上去,将月秀按在地上左右开弓打了几个耳光,「你当自己什么人,一个乡巴佬,我看得上你才和你玩,你还敢打我,抽死你!」

  月秀被打得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护住自己的脸,开始手臂上被少年打得啪啪响,可过了会儿少年似乎停止了动作,月秀放开双手,看见少年坐在自己身上正色咪咪地看着自己,低头一看,原来刚才地挣扎把自己的衣服扣子弄开了几个。
  「你奶子还真大啊!」看着藏在小背心下面的一对大奶子,少年说道,「虽然比我妈土了点,不过你还是很不错的。」少年动手撩起小背心,抓住拿对丰满的奶子使劲地揉搓起来。

  「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啊,你,你不要啊!」月秀开始拼命地挣扎,可是身体被少年压住了,只好用手去拉少年的两只手。

  少年脱下了自己的汗衫,拉住她的两只手,用汗衫将她的手扎了以来。扎好了,少年倒不急了,开始动手脱月秀的裤子,尽管月秀拼命地挣扎反抗,但这只是增加了少年的麻烦而已,月秀的裤子还是被脱了下来。

  「嘿嘿,你们乡下人不是穿平脚裤的嘛!」月秀穿的内裤是老公杨保德在城里买的。这条小小的内裤自然难不住少年,少年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剪刀。月秀的小内裤被分成了两片,被分成两片的内裤自然不能再做遮羞之用了。「好啊,不错,你一点都没有小肚子嘛,我的眼光果然不错,虽然你年纪大了点,但你比那些发廊里的好多了。」

  少年站起来开始脱裤子,月秀想站起来,可是手被绑住,很难马上站起来,少年脱下裤子,关上房门。

  「不,不要,小风,我是你妈。」

  「你说什么,你是我什么?」

  月秀这才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连忙说道:「我说我是你妈的朋友,你不可以。」

  月秀本以为这样说可以让杨小风不再做出更荒唐的事情。可是完全出乎月秀的意料,杨小风一笑:「我早就猜到了,我家里从来不清钟点工的,你是我妈乡下的朋友吧,是来向我妈借钱的吧,我妈从来不跟我说她家里的事情,好像是我爸不喜欢,也是,再外面养个女人自然不希望有很多麻烦,你跟我说说我妈家里的事情怎么样,比如说我外婆外公还有舅舅什么的,这些亲戚我应该有吧。」
  「有的,小风你把我放开我都告诉你。」月秀认为自己的危机已经过去,心中舒了口气。

  可是,杨小风一笑:「放开你,事情还没完怎么放开你。」说着扶着肉棒熟练地插进了月秀的肉洞里。

  当月秀意识到自己已被插入的时候,杨小风已经开始抽插了,完全不似18岁少年的生涩,杨小风非常自如地抽动着,没有少年人的狂乱,一下一下地有节奏地运动着自己的腰部。

  「嗯,不算很松,你这个年纪能有这个紧度很不错嘛!你老公不常操你啊,那我就来代劳了,哈哈!」

  月秀突然开始疯狂地扭动身子试图反抗,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你快下来啊!不能啊!我,我是你妈啊!」月秀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话。

  杨小风笑了:「哈哈,你是我妈,好啊,我就喜欢操我妈,妈,儿子操得你爽不爽啊,哈哈!」说这故意用力地顶了几下。杨小风凑道月秀耳边道:「你如果想要我下来,说是我舅妈或者阿姨说不定我还比较相信,你怎么这么笨说是我妈呢?」

  月秀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她知道现在一切都晚了,杨小风根本不会再相信她的话了!老天啊,自己做了什么孽啊!月秀不知道杨小风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只听见杨小风说:「快把衣服穿好,我妈大概就快回来了。」说着从兜里拿出200元放在床上。

  「今天真实舒服,你比那些烂货好多了。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我妈家里的事情吗。」杨笑风拉了一把椅子做再月秀面前。

  月秀看着杨小风,多秀气的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谁敢相信就在刚才这个秀气的少年竟然强奸了自己。月秀穿上衣服打了杨小风一巴掌跑了出去。

     ***    ***    ***    ***

  回到家里,月秀尽量装着没事发生,决不能上丈夫知道啊。杨保德见月秀回来了,急忙问道:「秀,见到咱儿子了吗?现在他咋样?我估摸着一定错不了,在城里嘛,一定错不了,你快跟我说说啊。」

  「他很好,个子高高的,你就放心吧!」

  「嗯,我就知道吗,秀,看来当初咱把自己儿子冒充大妹的儿子还真是对的唉,要是那孩子没丢我也会好好待他的。」

  「他就是再好,也不会把你当爹,把我当妈的。」月秀说道。

  「当爹妈的知道自己孩子好不就行了,我没本事,跟着我一辈子只能呆在这穷地方,现在他能进城我也算对得起他了,啊呀,你有机会再去一次,记得带张他的相片回来,我就能天天看见他了。」

  晚上,月秀始终睡不着,自己当初把儿子送进了城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管是对是错,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对不起一个人的,那就是大妹真正的儿子,一个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少年。看来人不能做亏心事,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今天自己不就遭报应了吗。月秀想着想着,不仅又对大妹生起气来,她怎么把孩子带成那样呢。

     ***    ***    ***    ***

  第二天一早,月秀正在院子里干活,一男一女走了进来。月秀抬头一看正是杨大妹和杨小风。

  「嫂子,昨天实在是小风这小畜生太荒唐了,我都知道了,我狠狠地教训了他。」月秀脑子嗡地一下,难道他对大妹说了昨天的事情,想着看向一边的杨小风。

  杨小风见月秀惊恐的神色,知道她想什么,就说道:「舅妈是在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把你当钟点工,叫你给我做东西吃。」听了这话月秀的心才放下。
  「嫂子,我哥在屋里是吗?我去看看他。」然后转身对杨小风道:「我平时实在太宠你了,你们老师说要你们多参加劳动,今天正好你帮你舅妈好好干活,也算向你舅妈道歉。」

  当杨大妹走进屋里后,两人站在院子里,气氛似乎很尴尬。

  「舅妈,我,你能原谅我吗?」说着一下子跪了下来。

  月秀没料到杨小风会这样:「你快起来,会让你妈看见的。」

  「舅妈,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杨小风仍旧跪着。月秀怕被出来的大妹看见不好说,一急之下就往屋后的杂房跑去。

  杨小风跟了进来。「你跟着我干嘛」月秀看见杨小风跟了进来。

  「我求舅妈原谅我!」说这使劲地打自己的耳光。杨小风使劲还真大,几下脸颊上已经通红了。

  月秀急忙拉住他的手:「你,别打了,你犯傻啊!」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月秀心疼了。

  「舅妈,我昨天对你那样,我想不出还能怎么办了,舅妈,你要不狠狠打我吧。」

  「打你,不该做都已经做了,打你又有什么用?」

  「那舅妈你原谅我了,谢谢舅妈!」杨小风高兴地站了起来,「舅妈,你说吧,要我帮你干什么?」

  「能干什么,我现在快要做饭了,你去帮我生火好了,不过你会嘛?」
  「开玩笑,生火这种小事我杨小风能不会。」说完就往外走。

  月秀也不说话,自己也去洗菜,洗完了拿着走进厨房,一看杨小风,月秀忍不住了,乐得笑了出来,原来杨小风生不来农村的灶,看见电影里要吹的,就学着去吹,结果吹了自己一脸的灰,他又一抹,好,成了大花脸了。

  月秀一边乐一边道:「好了好了,我就说你们这些城里大少爷做不来的,好了,我来吧。」

  杨小风在一边看着月秀生火做饭,忽然道:「舅妈,这个你拿着。」

  月秀一看,杨小风手里拿着500元钱,原本的笑容一下就没有了:「你,你给我这做啥?」

  知道月秀生气的杨小风急忙道:「舅妈,你别误会,我知道舅舅现在躺在床上,你现在需要钱,我现在只有这些钱,我想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帮上一点忙的。」

  月秀上前用手抹去杨小风脸上的黑灰:「小风,你现在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可你昨天怎么就…我看都是大妹不好,你才会……」

  杨小风忽然呛道:「舅妈,不要在我面前说我妈的坏话,妈妈对我很好,这世上妈妈对我是最好的,是那些只要钱的女人让我变成这样的,平常的那些女人我拿出100块她们就同意了,她们能有钱就行了。」

  月秀没想到杨小风这么维护大妹,心里不由得有股酸酸的感觉。冲口而出:「大妹还不是一样为了钱做别人的二奶。」

  月秀不知道这句话触犯了杨小风的禁忌,怒火在杨小风心中急速地升腾,双拳已经握紧了,但是杨小风还是忍住了。

  「舅妈,这也就是你,要是换了别人这么说,我就要打人了,不过你以后也不要再我面这么说了。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带妈妈离开那个老东西的。」
  月秀没想到杨小风会这样,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气氛显得很尴尬,月秀又闷头做饭。良久,杨小风忽然说道:「舅妈,你以后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
  月秀抬起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杨小风又说道:「舅妈也和妈妈的命苦啊,你还这么年轻,可惜我没有能力,等我有了,我带你进城和我们一起过,舅妈好吗?」

  吃过晚饭,大妹和杨小风就走了,月秀还在想着扬小风的话:「等我有了能力,我带你进城和我们一起过。」想着想着月秀不禁笑了出来。想到杨小风说暑假要来这里,心里又开始期盼那天的来临。

     ***    ***    ***    ***

  长途客车上,杨小风看着窗外:「妈,舅舅不会好了吧?」

  没等杨大妹说话,杨小风接着道:「舅妈就这样过下半辈子了吗?」

  「小风你到底想说什么?」

  「妈,如果那一天那个老头子不要你了,你想过怎么办吗?」

  杨大妹沉默了,良久。「妈妈不是还有你吗,再说了,你认为妈妈已经老了吗?」

  杨小风一笑:「不,妈妈,你当然不老,你非常漂亮,如果我不是儿子,我也会被你迷住的。」

  杨大妹笑着打了杨小风一下:「胡说八道!」

  杨小风接着说道:「可是妈妈,舅妈就比你惨多了,她的男人已经再也不能要她了。」

               【全文完】

上一篇:【我娶了妈妈】 下一篇:【被姐姐抓去一起洗澡~ 然后是色色的事~ 】作者presiden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