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大侠】(1-2)作者∶不详


                                     白眉大侠

作者∶不详
字数:17908
编排:scofield1031
TXT包:   (20.89 KB)   (20.89 KB)
下载次数: 12





                (上)

              北宋仁宗坐汴梁

              君正臣贤民安康

              可恨西夏来入侵

              致使中原遭祸殃

  三月的天气,万物复苏,八百里秦川,绿柳成行,风景如画。这时顺着大道来了一个人。此人长得真是与众不同,身高八尺左右,溜肩膀,两条大仙鹤腿,往脸上看,面如紫羊肝,小眼睛,鹰钩鼻子,菱角嘴。最显眼、最特殊的是长着两条刷白刷白的眼眉!

  大片牙,黑牙根,眼角往下耷拉着,嘴角往上翘着,要不注意看,活像个吊死鬼。此人,头上戴着软底六棱抽口软壮巾,顶梁门倒拉三尖慈姑叶,鬓插青绒球,周身穿青,遍体挂皂,腰扎五福丝鸾板带,左肋下佩带一口金丝大环宝刀,手里拿着一把纸折扇。

  他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秦川的风景,可能走高兴了,居然还唱起了家乡小调。他的家乡是山西省祁县徐家庄,由于他不通音律五音不全,这个味唱出来,不太好听,旁人听了,乐得腰都直不起来。他每过村庄镇店,身后都跟随着一群儿童,一边指一边乐。

  这个白眉毛是谁?他就是白眉大侠山西雁徐良。你别看这人长相难看,可谁知他的父亲就是大五义的三爷穿山鼠徐庆,现在在开封府当官,身为三品护卫之职。自幼受高人传授,学有绝艺在身,高来高去,陆地飞腾,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横跳江河竖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

  又练就各种拳术和掌法,掌中耍一口金丝大环宝刀,真可谓所向无敌。这徐良还有一种绝艺,善打暗器,双手可以发镖,双手可以接镖,白天打箭靶,晚间射香头,使用暗器百发百中,因此江湖上给他送了个美称,称他为三手大将多臂人熊。

  因为徐良扶保四帝仁宗,平贼灭寇,立下战功,四帝仁宗非常高兴,在金殿亲口加封徐良为三品带刀御前护卫,在东京汴梁夸官三日,在开封府效力当差。
  另外,又给徐良假期百日,让他同他父亲一起回山西原籍祭祖。

  一个练武之人,能有今日,可算露了大脸。徐良和父亲徐庆衣锦还乡,到了祁县徐家庄,把县城、府城俱都震动了,当地头面人物,无不列队迎接。就在徐良回到家的这些天,接待亲朋,应接不暇。可是对于这些,徐良从心里往外不高兴。

  他虽文墨粗浅,但没少看书,他知道「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这个道理。有些人,总愿锦上添花,很少雪里送炭。

  徐良心说:数年前我摊上人命,和母亲逃离在外,那时穷得揭不开锅,走遍亲戚家,连一升米也借不出来,而今天都来了,阿谀奉承,尽说拜年话,整个换了两副面孔。徐良对这些事非常反感。但是,人家都来祝贺,也不能过于冷落,只好勉强答对。

  在前来道贺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叫沈仲元,江湖人称「小诸葛」。他可是祁县有名的大财主,徐良见到他是非常的高兴。那位问了为什么呢?原因是徐良想见沈仲元的小女儿叫沈春莲。

  要说着个沈春莲我们要介绍一下,沈春莲人送绰号「娥眉女」,可有能耐,曾向华山九云老尼学武,马上步下,长拳短打,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除了这个,我还可以告诉你,那人样子长得绝了,天仙似的,家里又有钱,长得模样又俊,能耐又大,因此一般人看不上眼,尽管保媒的人有的是,姑娘心里一直惦记着徐良。那位又说了,就徐良长得那模样,您就不懂了,这就叫美女爱英雄。
  沈春莲听说徐良回家了,就闹着要去看他,沈仲元没办法只好带着女儿也前来祝贺。徐良见到沈春莲后不禁大吃一惊,没想到几年不见,沈春莲变得越来越性感和漂亮了,好一个美貌的绝代佳人!

  沈春莲一身白色衣裙,显的高贵典雅,风姿万千,生的是一张小家碧玉的清秀面孔,皮肤雪白光润,身裁修长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一对灵活的大眼睛眨呀眨的,露出无比娇媚。只见徐良呆呆的神情,直盯着沈春莲的端丽面容。少女被看得心如小鹿乱撞,高耸的胸脯随着紧张的呼吸一起一伏。好在没人注意到他们。
  「妹妹一向可好?」

  「好……」少女小声的回答着,徐良一把抓住少女的葱白玉手,沈春莲混身一颤,妩媚地看了一眼徐良小声的说:「好哥哥,叫人看见,可是妹子我好想你呀!那你晚上三更到我的绣楼,我等你……」说后少女抽回自己的手,他们又随便聊了几句。

  徐良送走沈春莲以后就盼着三更,好不容易时辰差不多了,徐良运用轻功来到了沈府。沈仲元家有钱,房子也多,有好几层院子,楼也不少,人家也养了很多看家护院的,但凭徐良的功夫他们哪能发现呢?

  徐良先来到中间的那层院子,在通向后院的时候徐良听到从侧面的一间屋子里传出男女淫荡的欢笑声,慢慢的他贴近到窗前点破窗纸向里看去,看样子是一个下人的房间,屋内很简陋,一张木桌上点着蜡烛,在墙角的一张单人木床上滚动着两个赤身裸体的人。

  徐良见那男的约30岁左右,女的却 很年轻,估计最多16、7岁,那男子正将那位美貌少女压在身下,恣意地攻插着她的嫩穴,蹂躏得她香汗淋淋、喘叫不已。那少女的嫩躯泛红、娇吟喘息声中的句句恳求,以及纤弱胴体的拚命扭顶迎合,葱葱玉指更是飢渴难耐在抓在他背上,可见那少女的享受已经到达极点。
  徐良见那少女无比的快感正冲击着她的身心,让她完全弃去了清纯少女的娇羞柔怯,尽情地奉献自己,热情地享受着那肉欲的快感激情。

  徐良本来是找沈春莲的,但无意中被他发现有人偷情,那春色无边的景色深深的吸引着他的脚步。

  少女性感的小嘴中不停地哼叫着:「好美……啊……好哥哥……我快……我快死了……啊……喔……你好猛哟……哎……好哥哥……你插的妹妹我……我快不行了……哎……」

  少女的喘息声不断传出,虽然嘴上说快不行了,胴体的迎合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反而更是强烈地迎上他的深深攻势,那男人每一下都深深地插着少女体内的最深处。少女胸前的双峰也随着动作上下的起伏着,少女酡红的眉目之间尽是高潮时的甜蜜娇媚,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声后,少女软瘫了下来。

  这时「邦……邦……邦……」随着三声梆响,三更到了,徐良不敢再看了,飞身跃进最后一层院子,很快他就找到了沈春莲的绣楼,姑娘正等得着急,门一开徐良闪身走了进来,沈春莲为了约见徐良,把身边的丫鬟侍女都打发走了。
  徐良一进屋就闻到姑娘的绣房有一股女孩特有的芳香,见绣床上的沈春莲比白天更加的迷人。姑娘显然是刚沐浴过,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身穿着半透明薄薄的丝制长纱,内穿件奶白色的肚兜,裹着她丰满白嫩的胴体,在屋内粗大的红烛映照下,薄纱中少女纤细的藕臂、修长的玉腿简直好像是透明一般。

  细嫩洁白的纤足顽皮的颤动着,肌肤原本就白皙如雪,在烛光下更是明媚,美得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看得徐良心中猛跳。

  在向脸上看,刚刚沐浴过的少女没有化装,面目俏丽如花,娇嫩的香腮微露晕红,正微笑着望着徐良。真正是国色天香的绝代美女啊!徐良心中不禁赞到。
  「来……坐到床上来」,徐良坐到少女的身旁搂住她的肩膀,沈春莲闭上眼睛,身子娇柔无力地偎在徐良的怀中,两人低声的聊着天,从小时候一直聊到将来。徐良说:「好妹妹,我想我现在是三品带刀护卫,等我升到了二品我就迎娶你过门。」少女也激动的点了点头,更加紧紧地抱着徐良。

  徐良低头轻轻地吻着少女性感红润的香唇,少女也吐出香舌回迎着他,两人由浅吻到深吻,两条滑腻的舌头由轻轻的接触到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口中的唾液也在两人的口中相互流动。

  徐良享受着少女芬芳的气息,右手轻轻地抚上了沈春莲雪白的颈后,左手却慢慢地开始解起少女的衣带。沈春莲嫩颊泛红、面泛桃花,娇羞地看着徐良,紧张地等着那令人兴奋的时刻。

  得到少女的鼓励和默许,徐良灵巧的左手解开了沈春莲白色的裙带,那薄薄的丝裙轻轻的脱落,徐良一边轻轻地舔着少女柔软的耳朵,一边隔着她小小的肚兜温柔地揉搓着少女高耸的双峰。少女脸蛋儿一下子涨红了,在徐良的怀中轻微地颤抖着,任凭他搓揉着自己柔软的乳房。

  不一会儿,少女被他揉得已是情思荡漾、浑身发软,小嘴在他耳边不断娇喘着,声音既甜美又柔软,轻声呻吟、媚语淫哼,娇躯软软地靠在徐良的怀里。
  徐良低声地对少女说:「好妹妹,我想看你的乳房。」

  「你好坏。」姑娘娇艳地看了他一眼,娇躯轻摇,手绕到背后轻轻地解开了白色肚兜的绳结,随着小肚兜的落下,她那丰满高挺的双乳弹跳了出来。美丽的双峰既是丰润无瑕,更是高挺浑圆,随着少女紧张的呼吸,那双乳微微地跳动,更是娇媚无比。加上少女肌肤晶莹剔透,雪白的肌肤配上微微深红的乳晕,那浑圆骄挺的粉红色的乳头,显得色泽更是美艳。

  沈春莲面颊晕红如桃花,娇媚地看了他一眼,好像是说你别光傻看呀!
  「好……好看吗?哥哥?」

  「当然……当然好看了。」徐良咽了口口水迅速地脱光了衣服,而少女斜靠在床上,媚眼如丝的看着一丝不挂的徐良。他的粗大的阴茎早已勃起,全身都散发着男人的味道,少女看得只觉口乾舌躁芳心荡漾,媚眼中喷出熊熊的欲火。
  两人柔软的嘴唇又粘在了一起,在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热,产生强烈的兴奋感。当少女的舌头伸入时,被徐良紧紧地吸住,两人的舌头缠绕着,两人的舌头疯狂的互缠。少女的手温柔地揉搓着徐良的阴茎,白皙修长的大腿相互搓动着,少女完全倒在了床上,用白嫩的玉足在徐良的小腹上轻磨着。

  少女白皙修长的大腿一览无余,徐良伸手褪下少女薄如蝉翅的短裤,姑娘那神秘的地带完全的显露在徐良的面前,为了能让他更清晰的看到,少女分开她的两条白嫩的大腿。

  但见她一双尖挺的乳峰完全裸露,全身的肌肤散发出珍珠般的光泽,雪白的粉颈,盈圆的双肩,粉红色的乳头以及乳晕显示出纯洁的颜色,平坦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匀称腹肌轮廓,从圆圆的肚脐向下延伸着一条淡淡的线,直通到处女的三角地带。那里是一丛茂密的原始森林,因为淫水的流出而结成一绺一绺儿,再往下就是那双诱人 的长腿,雪白光洁、又长又直,线条极其优美。
  再看少女的阴部,暗红色的大阴唇,小阴唇颜色更深,光闪闪,亮晶晶,那是肥厚阴唇的遮掩的小阴蒂。鸿沟里肛门处有几根柔软的阴毛,在微微地颤动,阴穴里的嫩肉,还在缓慢地收缩着。

  徐良双手分开少女修长的玉腿,整个脸埋入了草丛地带,舌头在桃源洞口处舔弄起来。他的舌头又长又有力,片刻之间,少女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玉首后仰,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脸上神态娇媚万分,秀眉微蹙,樱桃小嘴里发出荡人心魄的娇吟……她还是第一次尝到口交的滋味,简直舒服到了极点。

  徐良双手轻轻搭在少女翘挺的圆臀上,微一用力就把自己粗大的肉棒搭在少女的阴穴口。沈春莲伸出纤细的小手,抓着大肉棒就向小穴里塞。沈春莲虽然还是处女,但早就有手淫的习惯,她可以把三根手指插入自己的小肉穴,所以大肉棒的进入她丝毫没觉的疼痛,反而觉得被滚烫的肉棒一插畅快无比。徐良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一个既紧又温暖的地方。

  他并不急于抽插,却贪婪地在少女光泽白嫩,凹凸有致的胴体上一寸寸地摩挲,细细地欣赏,他的嘴也移到少女的樱桃小嘴上,用舌头把她的小舌逗出,吸出她的小舌头慢慢品尝,

  沈春莲她左手搂抱住徐良的脖子,热烈地回吻他,使劲吸吮对方的舌头,同时右手伸向徐良的下身,用纤纤玉手握住他的阴囊揉搓起来。徐良则搂紧沈春莲那凝滑的柳腰,将嘴从少女的香唇上移开,沿着她美丽的面庞一路向下吻去,在颀长秀美的脖子狂舔片刻后,继续向下部移动。当他的吻来到少女雪白嫩滑的乳房时,他狂热地含住一颗早就挺起的乳头吮吸起来,同时抓住另一个丰乳,用手指轻柔地爱抚乳头。

  少女被徐良的上下进攻弄得下身水流不停,气喘吁吁,不断发出甜美的呻吟:「哥哥……我……我好舒服……用力……好……不要停……」双手紧紧抱住徐良的头。他见火候已到,伸出大手托起少女光滑白嫩的肥臀,下身开始慢慢地挺动起来。少女忽觉自己小肉穴中的肉棒活了起来,只觉快感连连,兴奋地摆动柳腰,用圆滚的臀部淫荡地迎合着徐良的肉棒。

  徐良粗大的肉棒前后运动着,沈春莲柔软的肉壁缠在上面,随着肉棒的进出翻起或插入,每一次抽插,少女都发出淫荡的娇吟,臀部也更加卖力地摇动着,主动地迎合着徐良的肉棒。徐良的大手用力揉搓着少女白馒头似的乳房和上面的大枣。

  「啊……啊……哦……哦……哦……太美了……太舒服了……好哥哥你的大肉棒太大了,太好了,用力,用力的操我。」

  一阵强烈的身心刺激,震撼着她整个肌肤,她全身颤抖了,春潮泛滥了,似江河的狂澜,似湖海的巨浪,撞击着她的芳心,拍打着她的神经,冲斥着她的血管,撩拨她成熟至极的性感部位,使得自已的下身淫水淋淋。

  徐良连续抽插百余下把少女带到了快乐的极点,徐良感觉少女喘气凝重,玉体微颤,肉穴连同肉壁哆嗦着吸吮着他的肉棒,像小嘴一样吸吮着大肉棒,徐良也控制不住了,一股股的精液喷射向少女肉穴的深处,热热的精液烫得少女花心一开,也泻了身。

  「……啊……哥哥……我好舒服……再用力些……啊……嗯……哦……」
  高潮过后的沈春莲伸出白嫩的两条胳膊紧紧抱住徐良的腰,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到最大限度,阴部紧紧贴着徐良下身,生怕有一丝间隙,下体乌黑发亮的阴毛由于沾满了两人的淫液,变得杂乱无序,紧密地贴在肉穴附近。沈春莲脸色红润,美目紧闭,不断喘息着,嘴角还略带一丝满足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激动的时刻。

  「好哥哥,你真的会娶我吗?」

  「当然,我一定会娶你的,一辈子对你好,刚才我在第二层院子看到一个姑娘和一个30多岁的男子做爱。」

  「哦……我知道了,那是我的丫鬟小碟和副总管侯亮,好哥哥你明天晚上还来好吗?你弄得我太舒服了。」

上一篇:【佚名武侠小说记】(又名【南飞雁】)(全)作者:不详 下一篇:【犬道天狩篇】(12-13)作者:魔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