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揭发材料】

              我的揭发材料

  我叫夏小丽。今年28岁,妹妹夏小英。26岁。浙江温州人,1999年9月我们开始在本市搞布匹批发生意。起初税金一般在每月300元左右。但在今年突然增加到每月1500元。我们多次找辛局长要求降低税金,但他就是不答应。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托人送礼说情。有一天中午,一个中年妇女找我说:“辛局长叫你晚上到他办公去一趟,白天没空。

  还有他叫我下午带你们到医院体检。“我问:”体检什麽?“她说不知道,反正辛局长叫我带你们去。”下午我和妹妹一起到医院按照那个女人的按排进行了阴道和尿液的检查。当天晚上,我到了他的办公室,后来又叫我随他坐车来到很远的一间家属楼。那里已经摆好了酒席。叫我陪他喝酒。我不喝,他不行,非喝不行。并不停的灌我。不一会我就头晕了。坐在沙发上不想动了。这时他坐过来,搂住我亲我的嘴。两只手伸进我胸部乱摸。边说:“你们南方女人皮肤真好,又白又嫩,反正你已经结婚了,你男人又不在这里,我今天叫你好好痛快痛快。”说着解开我的腰带,用手伸进我阴道乱搅,当时我也没有主意了。

  搅了一会,他用嘴嗍了嗍手指头说:“你的屄真香,太过隐了。”接着扒掉我的衣裤和鞋袜,把我抱到床上,叫我上身躺在床上,两腿翘起,干了起来。干了一会,他蹲下去,扮开我的阴道用嘴舔了起来。

  舔了一会又干,干一会又舔,直舔的我麻苏苏的。反复了5。6次,最后他射精了,射完精,他赶紧蹲下用嘴吸舔我阴道里的精液,吸了好大一会,才停下来。

  说:“你的屄真香,分泌液真好吃,太美了,男人吃了精液一会几八还能硬,我要再肏你一次。”大约过了5分钟,他又开始舔我的屁眼,舌头深深地插进我的肛门,一进一出,足舔了20分钟才罢休。

  后来又开始舔我的脚,舔脚心,脚趾头,脚趾缝,还把整个脚趾头嗍在嘴里吸。两只脚都嗍了。再后来,他叫我的头躺在床边,叫我张开嘴,把他的阴茎插到我的嘴里干了起来。他的阴茎又大又白,像一根剥了皮的大粗香焦在我嘴里一进一出,他边干边叫:“痛快死我了,男人的精液女人吃了能美容,长的更年轻,皮肤更美”。干了一会,大量的精液射到我的嘴里,叫我咽了下去。

  直到12点才放我回去。第二天晚上,又打电话叫我妹妹去。我知道去了也是那事,但也没有办法。夜里12点半,我妹妹被送回来后,我问她:“都叫你干什麽了?”她说:“还不是跟你昨晚的事一样,辛局长都跟我说了。不过那个辛局长花样真多,我结婚几年从没有见过,他还叫我喝牛奶,还挺有意思。”我问:“喝什麽牛奶?”她说:“他大白几八里的牛奶。

  “”你喜欢上他了?“她说:”嗯。“我当时也没什麽话说了。到了第三天晚上,他叫我们姐妹一起去。

  我们7点到了他的住处,一进门,就叫我们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叫我们喝茶水,随后,他把我们的鞋袜都脱掉,拿来一个不锈钢盆,往里倒了一盒光明牛奶约有一公斤,先把我妹妹的脚放到牛奶盆里洗,两只脚洗干净后,他用嘴吸舔我妹妹脚上的牛奶。又洗我的脚,后又吸舔我脚上的牛奶后说:“你们的脚真漂亮,又白又嫩,又细又香,你们女人的脚最性感。很多男人都想用嘴嗍女人的脚,喜欢女人脚上的味,你们女人不理解男人为什麽喜欢女人的臭脚,它特使男人上瘾,你们女人的身上啥都是香的。”随后端起盆喝了盆里的牛奶。

  这时才叫我们洗澡。在洗澡的过程中,他用剃须刀刮净了我们的阴毛。随后又用一根细胶管对住我的肛门,往肛门里灌水,说是灌肠,灌满后叫我拉出来,再灌,再拉,灌了7、8次,拉出的水特清了才住手。我妹妹也一样,当时我们不知干什麽用的。洗完澡后,我们要尿尿,他躺在一个长条凳上,脸朝上,先叫我骑在他的头上,把我的阴道对准他张开的大嘴,两手抱着我的胯,叫我往他嘴里尿,喝完我的尿又喝我妹妹的尿。

  随后,叫我们平躺在床上,先爬到我的身上干我,干了一会,又爬到我妹妹的身上干,干的我妹妹直喊痛快,干了大约10分钟,他叫我们都双脚蹬地,爬在床边,他先往我肛门里塞了半截熟香蕉,又用手指头在肛门里搅。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还觉得挺好受。后又在他的阴茎上涂了些香蕉浆,扮开我的屁股把阴茎慢慢地插了进去,特别光滑。肏起我的屁股,刚开始有些疼,干了一会,觉得比在屄里还痛快。不一会我过了瘾。随后他又肏我妹妹的肛门,最后在我妹妹的肛门里射了精。

  他说:“女人来月经不能肏屄时,就肏肛门,男女双方一样能过瘾。”歇了一会,他叫我妹妹又爬在床边,扮开我妹妹的肛门吸舔里面的精液和香蕉。后又吃我肛门里的香蕉。他说:“肛门已是特干净了,看你们姐倆的肛门多漂亮,白嫩,太叫男人上瘾了。”后我们又洗了澡。

  后他平躺在床上,对我说:“刚才你妹妹的后门吃进了我的精液,现该你用嘴该我嗍了。叫我嗍他的大几八,。我嗍了一会,我妹妹说:”姐,你累了,叫我来吧。“我妹又接着用嘴含住他的大阴茎吸了起来。

  这时他叫我把屄对住他的嘴,两手抱住我的屁股又吸舔起我的屄来,不一会,就痛快的他射了精,我妹妹都吸吃了。就这样,这一晚,我们的嘴,阴道,肛门都被他干了。当晚,我们在他那过的夜。第二天一早,我妹妹又主动的用嘴嗍了他的生殖器,吸吃了他精液。我后来才知道,我妹妹吃男人精液上了隐。

  在以后的一的多月里,我们从来再没有洗过脚,他都是用牛奶给我们洗脚,喝我们的洗脚牛奶。每次都要喝我们的尿。有一天他说:“你妹妹每次都吸吃我的牛奶,我都没劲了,明天我叫我的司机来跟你们干,他的几八也很大,也特有劲,我得补一补了。”我问:“怎麽补?”他说:“我用阴阳液补,男女的阴液搅在一起,特有营养,能治男性阳萎,治男性不育症,老年人吃了能延年欲寿。”第二天我们到他那里时,他的司机已在那里了。

  他又二十七、八岁,皮肤比较白,比较胖。他们叫我姐妹俩上身躺在床上,两腿翘起,司机干,辛局长蹲在地上看。

  司机干一会,就把几八拔出来插到辛局长的嘴里,辛局长嗍一会,然后又插到我们的屄里干,反复交替地干,先在我的屄里射了精,辛局长扮开我的阴道吸添里面的精液。后他又把司机的几八嗍硬,又用同样的方法干,又在我妹妹的屄里射了精,辛局长又吸吃我妹屄里的精液。

  吃完后,那个司机又用嘴嗍住辛局长的阴茎,不停地上下运动,吸吃了他的精液。就这样,他们每天都叫我们姐妹俩陪他们俩过夜,每次都是舔我们的阴部,嗍脚,吸他精液。都在一个大床上。

  由于我们都不到30岁,性欲比较强,满足了他们的欲望,弄的他们挺高兴,我们的税金还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上。说老实话,我真不知道男人玩女人还有那麽多的花点子,我们身上的唾液,尿液,阴道分泌液,洗脚水都成了他们吃喝发挥性欲的宝贝。有时辛局长也到我们住的地方过夜,每次都要干我们姐俩两次,他说干我们姐俩比干一个更痛快。


上一篇:性奴美母 下一篇:没有了